钟原:《求是》杂志透露六中全会的内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1月30日,中共《求是》杂志发表了习近平六中全会上《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的说明》(以下简称《决议说明》),透露了中共内部围绕新“历史决议”的争斗。

这份《决议说明》应该也出自王沪宁的手笔。《决议说明》称,3月份成立文件起草组,习近平担任组长,王沪宁、赵乐际担任副组长。习近平需要为连任而拉高自己的地位,继续重用江、曾派色彩的人物,却要刻意压低江的地位,也注定了可能遭遇的阻力。

近9年超越前31年的难度大

《决议说明》称,需要全面总结“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的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但要突出十八大后的“新时代这个重点”,对十八大之前仅“进行概述”。《决议说明》还要求重点总结九年来的“原创性思想、变革性实践、突破性进展、标志性成果”。

十八大后的9年,试图超越十八大前的31年,习近平的地位要高于邓、江、胡三人的总和,难度着实不小。

新“历史决议”中,十八大后9年的“新时代”,总计用了62段文字描述,列出了13个分标题;十八大之前31年的“改革开放”,仅有15段。邓、江、胡的评价,各只有1段;谈到“一国两制”时,又提了一次邓。

前31年也称为“伟大成就”和“富起来的伟大飞跃”,但“改革开放”仅被称作关键“一招”,31年只算“赶上了时代”。

十八大后的9年,处处提到习近平,评价为“解决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办成了许多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取得历史性成就、发生历史性变革”,和“强起来的伟大飞跃”。

10月18日,中共政治局开会讨论拟提请十九届六中全会审议的文件,新华社当时报导,“会议强调……以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同志为主要代表……推动革命、建设、改革取得了重大成就、积累了宝贵经验”,“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取得新的重大成就、积累了新的宝贵经验”。

六中全会前,所有人的评价差不多,都没有被拔高,但习阵营随后取得了某些优势。最终,新“历史决议”突出习近平的比重显然很大,调子很高。

即便如此,近9年超越前31年的逻辑还是牵强;于是,新“历史决议”不但区分了业绩评价,还列出了过去的严重问题,更激烈的争斗现端倪。

十八大前31年的严重问题争议

新“历史决议”评价了毛的业绩和错误,但十八大之前31年“改革开放”的内容中,却没有直接指出什么错误。

邓小平最大的污点是“六四”事件,但维持了原来的定性,邓似乎就没有错误了。描述江、胡的段落中,相关问题也没有直接列出。

江的丑事最多,迫害法轮功可谓罪大恶极,迫害法轮功是江的政策重点,但新“历史决议”只字不提法轮功。这表明,习阵营不愿意替江、曾背黑锅,没有像“六四”一样维持前朝定性,没有重复江的污蔑定性之词,也没有表明将来是否可能反转。

2020年5月,赵乐际到地方视察时,曾直接提出要听当地“610办公室”的工作汇报,地方官员们感到不解,赵乐际训斥说,“法轮功还在、事还在呀?工作要抓紧”,“法轮功的问题今后纪委也要管的”。

赵乐际担任新“历史决议”起草班子副组长,是否可能遵循江、曾的授意,提出写入法轮功问题,目前难以证实,但最终只字未提,这恐怕会令江、曾势力更加担忧可能被清算。

江的问题不只是迫害法轮功,他向俄罗斯出卖国土,带头、纵容贪污腐败。习阵营最关注的,应该是江、曾势力一直在中央之外发号施令、左右政局。胡锦涛在位时,江当了10年“太上皇”;习上位后,江、曾仍然试图做“第二中央”。新“历史决议”列出了这一关键问题,但没有放在江的直接评价中,这应该是另一场争斗。

前任的关键问题被挪到后面

《决议说明》称,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工作中也出现过一些问题”。

新“历史决议”中“新时代”的内容,第一个分标题就写到,改革开放后,“党内也存在不少对坚持党的领导认识模糊、行动乏力问题,存在不少落实党的领导弱化、虚化、淡化、边缘化问题,特别是对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执行不力,有的搞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甚至口是心非、擅自行事”。

这应该是习近平掌权9年来最头疼的,实际是前任的问题,却没能放进对前任掌权者的评价中。前两任掌权者都还健在,他们应该不会接受类似的负面评价,相关内容被挪到了后面,放入习近平整党的业绩中,强调“加强和维护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保证全党服从中央”。

这应该是习近平过去9年最专注的头号问题,却无法写入前任的评价中。

《决议说明》称,“9月6日,根据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决议征求意见稿下发党内一定范围征求意见,包括征求党内部分老同志意见”;各方面“提出许多好的意见和建议”;文件起草组“能吸收的尽量吸收”;“经反复研究推敲,对决议稿作出547处修改”。

前任的关键问题不能直接提出,只能被后移,责任也就变得模糊了。这些问题到底算邓、江、胡哪一个人的问题,还是普遍存在这样的问题,字面上难以分辨。

毛死后,邓复出并搞掉了毛指定的中共最高领导人华国锋,邓没有服从“和维护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邓掌权后,先后操纵胡耀邦、赵紫阳和江泽民三任总书记,“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形同虚设。

邓小平死后,江泽民也效仿,架空了胡锦涛10年,还试图驾驭习近平。过去9年,习近平一直在“加强和维护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摆脱江、曾的搅局,至今没有彻底如愿,两派的争斗继续反映在新“历史决议”的起草中。

更多严重问题的争议

新“历史决议”中“新时代”内容的第二个分标题写到,改革开放后,“由于一度出现管党不力、治党不严问题,有些党员、干部政治信仰出现严重危机,一些地方和部门选人用人风气不正,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盛行,特权思想和特权现象较为普遍存在。特别是搞任人唯亲、排斥异己的有之,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的有之,搞匿名诬告、制造谣言的有之,搞收买人心、拉动选票的有之,搞封官许愿、弹冠相庆的有之,搞自行其是、阳奉阴违的有之,搞尾大不掉、妄议中央的也有之,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相互交织,贪腐程度触目惊心”。

如此之多的严重问题,当然也都是前朝遗留的,同样没有放入对前任的评价当中。

新“历史决议”写到,十八大以来,“经过坚决斗争”,“打虎”、“拍蝇”、“猎狐”,“消除了党、国家、军队内部存在的严重隐患”。

反腐运动确实打掉了不少贪官,大多也是靠迫害老百姓向上爬的酷吏,江、曾派的人马居多,特别是那些对现任当权者存在威胁的官员,自然得罪了不少人,也不断产生了反弹。

中共各级官员当然清楚,这一系列动作都是权力的争夺,习阵营要在各个关键位置都摆上认为可靠的人,同时又对很多人都怀疑。新“历史决议”写到,十八大以来,“坚持五湖四海、任人唯贤”,“坚持不唯票、不唯分、不唯生产总值、不唯年龄,不搞‘海推’、‘海选’”。

这些提法应该并非所有人都认可。《决议说明》称,“在决议稿起草过程中,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召开3次会议、中央政治局召开2次会议进行审议”。

这表明,中共政治局内部的意见也难于统一,不得不反复讨论,过去数月的政治局会议或政治局常委会议,中共党媒一再回避报导,应该讨论得很激烈,无法对外公开。

《决议说明》最后称,“大家要贯彻落实党中央要求”,“共同把这次全会开好、把决议稿修改好”。

习近平应该在会议一开始就做了说明,但会议结束5天后,中共才公布了新“历史决议”。中共内部的争斗一直都没有停止过,甚至会后可能还在争论、争夺。

新“历史决议”似乎为习近平连任做好了舆论准备,但内斗却从未间断。中共不伦不类的新“历史决议”表明,所谓的“站起来了”、“富起来了”、“强起来了”,指的都是历次掌权的中共官员,说的根本不是中国老百姓。

中国内外危机频现,中共各派还在忙于争权夺利,至今只能靠谎言治国;这也预示着,中共政权即将在疯狂的内斗中走向尽头。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