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大陆逃美医生:我看到的中国医疗怪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06日讯】在中共统治下,大陆医疗界怪象频出。从高干的医疗特权,不断恶化的医患矛盾,到医疗人员科研论文造假频出,国产疫苗问题,以及非人道的防疫管理。一位从中国大陆出逃到美国的外科医生骆成(化名),为我们讲述他看到的故事。

来自中国的外科医生骆成,11月下旬接受了大纪元新唐人的联合专访。他说,共产党一直在各行各业,有意制造人与人互相斗的局面。例如,中共对医疗保障投入非常低,而且大部分用于中共官员的医保。近二十年时间,各地专门为特权阶层兴建大量的高干或干保大楼,让他们享受免费的医疗服务,而普通百姓却无法入内接受诊疗服务。

原大陆外科医生骆成:“然后用很昂贵的抗肿瘤药物、国外进口的,也是免费的。所以说,它以全世界倒数几个国家这种对医疗的投入,却要用在全世界近1/5人口的医疗保障上面。”

为了填补巨大的医疗保障金缺口,中共不仅让公立医院自负盈亏,同时极度压榨医护人员的合法薪资待遇。骆成表示,中国医护人员的平均薪资水平,只有国外同行的1/6到1/8。面对经济压力,医生开始收受红包和回扣。

骆成:“老百姓会认为,我看不起病,我花了这么多钱反而还治不好,还使我生命失去了,所有这种痛苦的来源是,源自于医生收红包,或者医生收回扣这事情。他们没有意识到是政府才导致他们这样的事情。所以它是巧妙的利用这个点,使患者和医生之间相互斗。”

从2006年到2016年,大陆各地法院受理的医疗纠纷案件数量多了一倍。

2019年,官方统计的医患纠纷案件高达18112件。

骆成表示,确实也有一些业界败类,为了拿回扣,开巨额药物给患者、安排过度治疗。这些人不仅不用受惩,反而还变本加厉。这就是大陆医疗界的逆淘汰怪象。

此外,医疗人员年终考核、晋升职称的评判标准,不是专业能力,而是在什么期刊、发表了多少科研论文等。托人做实验、写文章,诈骗科研基金,医院和政府一起谋私利,这都是大陆医疗界公开的秘密。这导致论文造假层出不穷。

骆成:“医生作为文章的第一参与者,他完全没有做过这个实验,但是有些医疗公司会帮你做。一篇文章价格是根据你发表的SCI影响因子大小来确定。比如说像5分,5分至10分算是比较高的,他们可能会收5万到10万人民币。”

骆成说,以“科研为纲”来统管医疗系统,只会造成像“大跃进”大炼钢铁式的浪费。中国的科研论文数据大多不能采信。国际同行即便花费大量精力查出论文造假,却丝毫不影响造假者在大陆的名誉地位,而这和政府机构不作为、默许造假有关。

另外,谈到肆虐全球的中共病毒疫情,骆成说,中国所有的问题都在于信息不公开。

骆成:“比如说,零号病人,到底是谁?具体信息是怎么样?完全不知道。外界还是一片迷。这东西会导致谣言四起,比如说,这个说可能是实验室泄露的,也有可能是军方背景放毒的。第二个看法是,它在疫情期间对于防疫措施、管理是很没有人性的,因为它不考虑普通人民的生活需求,就强制隔离,然后隔离费用还得你自己付。”

骆成在大陆互联网看到许多接种国产疫苗后,罹患“白血病”的案例。而当局则竭力掩盖。

骆成:“中国疫苗,首先它质量有问题。中国其它疫苗出来之后,类似问题非常非常多,这些网上大家都能查到。但是为什么这么短期之内研发出来的疫苗还要强迫这么多民众去打?打完之后这种并发症或者是不良反应,它从来没有明确公布。”

骆成表示,大陆医疗界的种种乱象,本质上是体制和政治环境的问题。正常人一旦被卷入中共炮制的社会泥流,很难全身而退。

编辑/王子琦 采访/徐绣惠 后制/王明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