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和聪:中共“数据石油”之战 正在拉开帷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中国总人口下降、传统人口红利消褪之时,互联网用户人口红利才刚刚开始,2021年上半年中国互联网用户达到10亿人,是网络红利的重要拐点,然而,在这一刻,北京政府挥动铁拳打掉了互联网大佬的梦想。

11月14日,《数据安全条例(征求意见版)》颁布,互联网公司“无感”采集及使用个人信息宣告结束,“无感”就是指消费者不知情的状况下,被APP搜集个人信息。

11月20日,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工业互联网”大会上称,数据正在成为关键生产要素,将构建政府监管与行业自律相结合的新模式。

中共正式宣布,数据等同于土地、石油,不允许平台公司“圈地为王”。

有一个时间点要注意,《数据安全条例》目前为“征求意见版”,而在数日之后,也就是12月13日,将会去掉“征求意见版”,成为正式执行条例。

就在这个时间段,与《数据安全条例》同时成立的还有“反垄断局”,目标明确就是要对互联网公司的数据问题予以核查。

这时,中国互联网平台腾讯、阿里、字节跳动等万亿市值的公司,无不战战兢兢,他们已经失去了“命运之锚”,开始在惶恐不安中等待着更为动荡的明天——裁员的信息已经遍及所有的互联网巨头,无论是腾讯,还是阿里、字节,都有整个建制部门被裁撤。

对数据安全最为激烈的一个动作是,中共网信办建议滴滴打车从美国退市,回到香港挂牌。

消息传出之后,滴滴股价掉22%,而自6月底上市以来市值总计下跌了52%,约蒸发掉420亿美元的市值。

其实,在11月14日,《数据安全条例(征求意见版)》出台,与截至12月13日停止征求意见,推出正式版的《数据安全条例》,是一个留给科技公司作出反应、自行调整的缓冲期。

与滴滴打车从美国退市不相上下的消息是,工信部“点名”腾讯:停更所有APP。

这几乎相当于互联网企业的八级地震,来自中国大陆的媒体报道称,“没有谁能大而不倒! 腾讯被工信部点名, 所有APP全部停更”。

腾讯方面回应表示,他们正在积极配合监管部门进行正常的合规检测。

《华尔街日报》11月25日援引知情人士的话说,中国移动、中国建设银行和中石油等至少9家国营企业,以安全为由限制其员工使用腾讯旗下的微信工作群组。

报导指,此举是因为中共政府加强了对互联网巨头的审查,包括腾讯以及腾讯的数据收集做法。

也就是说,在12月13日,《数据安全条例》停止“征求意见”的一天,也是各大互联网公司开始真正戴上“数据镣铐”的一天。

中共一边挥舞大棒,一边征求意见,又有哪个互联网公司会提出意见呢?

“谁控制了数据,谁就掌握了主动权”

这样的变化,早在八年前就有了伏笔。

据《华尔街日报》6月12日的报导,习近平在2012年上任后不久就首次访问了腾讯公司。在参观腾讯应急协调指挥中心时,马化腾和陈一丹介绍腾讯分析网民使用习惯和网络信息传播规律,以及如何应对各种突发事件,习近平旋即提问说:“互联网在社会管理方面,我们怎么去适应它?”

“我看到你们做的工作都是很重要的,比如在这样的海量信息中,你们是占有了最充分的数据,然后你们可以做出最客观、精准的分析。”习近平说。“这个说明广大人民群众的一种趋态。这方面提供对政府的建议是很有价值的。”

八年后,《华尔街日报》报导说,根据中共官方文件和对参与政策制定者的采访,中共政府现在要求腾讯、阿里巴巴集团和TikTok所有者字节跳动有限公司等大型科技公司开放他们从社交媒体、电子商务和其它业务中收集的数据。

参与中共政策制定的人士告诉《华尔街日报》,这些举措背后是领导人越来越意识到,应将私营部门积累的数据视为国家资产,然后根据国家的需要进行挖掘或限制。

所谓国家需求可以包括,管理金融风险、追踪病毒爆发、支持国家经济优先事项或对罪犯和政治对手进行监视。

八年前,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看到科技公司的潜力;八年后,中共已经明确要求这些科技公司必须交出数据宝库。

《华尔街日报》称,习近平越来越倾向于主张加强数字控制。他将大数据列为中国经济的另一个基本要素,与土地、劳动力和资本并列。

据熟悉内部讨论的人士称,习近平在私会上说:“谁控制了数据,谁就掌握了主动权”。

跨国公司数据的本地化

所以,并不是在今年的《数字安全法》《个人数据信息保护法》,以及《数据安全条例》出台之时,北京政府才对数字开始掌控。而是早在2012年之后,就对于国际跨国公司,开始了数据的拦截与控制:

2014年,微软公有云落地中国,由国内企业世纪互联运营,数据本地化,与海外数据切割。

此后,亚马逊云数据同样中国本地化,由中国企业光环新网运营。

2017年,苹果公司在贵州建立数据中心,由中国企业“云上贵州”运营。

今年10月下旬,特斯拉宣布已经完成了中国数据中心的建设,并承诺数据本地化,但是特斯拉还没有同意把数据交给中国第三方公司完成,因为自动汽车与其他数据不同,是一个即时运算工程,其他第三方很难完成这样的运算。

值得关注的一个时间点:2022年的3月1日

除了12月13日正式完成《数据安全条例》的出台,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时间点是2022年的3月1日,据中国大陆《每日经济新闻》11月29日报导,“明年3月1日起,微信、支付宝个人收款码不能用于经营收款”近日冲上热搜,在各大社交平台刷屏。

一家支付公司负责人说,“看从事的是否是商业活动,比如做一个煎饼摊,把收款码贴在旁边去收款,这样的商业活动就不能用个人收款码去收款。类似具有频繁交易特征的商业活动,都需要在支付宝、微信等支付机构申请商户码,用商户码去进行收款。”

与此同时,大型国有银行正在悄然推广数字人民币。据路透社报导,国有银行为消费者提供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之外的支付方式。“人们会意识到数字人民币支付非常方便,再也不用依赖支付宝或微信支付了。”一位参与此次上海数字人民币应用试点的银行管理人士称。

在3月1日之前,最大的事儿是2月4日,在中国举办的冬奥会。

看一看在冬奥会,中共准备了什么“新科技”:

北京赛区:数字人民币北京冬奥试点场景建设已进入冲刺阶段,实现了交通出行、餐饮住宿、购物消费、旅游观光、医疗卫生、通信服务、票务娱乐等七大类场景全覆盖。

张家口赛区:冬奥安保红线内支付场景也已基本全覆盖。其中,已建成场馆的5 个支付场景100%落地;未建成场馆的14 个支付场景已100%签约,其余30 多个在建场景已完成商户100%对接。

与此同时,数字人民币的实际行动,已经在一些地区落地。

海南省政府网站11月23 日公布,海南金融业“十四五”规划:全岛全域开展数字人民币试点。到2025 年初步建立与高水平自由贸易港相适应的金融体系。

11 月22 日,深圳市前海管理局发布关于印发《深圳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支持金融业发展专项资金管理暂行办法》。前海将每年1000万支持数字人民币应用和推广,对运营机构需要信息化系统改造且在前海合作区率先成功试点跨境应用场景的,给予运营机构50 万元奖励。对运营机构在前海合作区拓展数字人民币消费场景,为前海合作区商户、门店开通数字人民币支付功能的,每开通并激活一家商户、门店的,给予1000元奖励。

中共开始大撒币,大举推动“数字货币”的运用,曾经在初期靠补贴,烧热钱吸引消费者的微信、支付宝,对于中共用同样的办法,用补贴、烧钱导流民众开始使用“数字人民币”,也只有“敢怒不敢言”的份儿了。

“数字人民币”只是数据垄断的一环

2021年以来,中共接连出台《数字安全法》《个人数据信息保护法》,以及《数据安全条例》,在掀起对于互联网公司的连番打击之后,开始暴露出对于主导“数据”霸权的野心。

前重庆市长,在中国经济会议非常活跃的黄奇帆曾经表示,“人民银行对于DCEP的研究已经有五六年,已趋于成熟。中国人民银行很可能是全球第一个推出数字货币的央行。”

我们在以前《希望之声》的报导中曾经讲过,中共数字货币利用“区块链”技术,我们再简单地回顾一下:

分析一下中共数字货币的特点,就会发现,它并不是基于真正的区块链技术,而是借区块链概念,兜售中共独裁理念的私货。

首先,它违背了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特征,2019年8月,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谈到,尽管加密货币的自然属性是“去中心化”,但中共数字货币将坚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也就是要保证央行(中共)对货币的控制。这就是说中共的数字货币无论在发行方面还是监管方面,中共都将坚持“中心化”。

其次,它违背了数字货币交易双方是“匿名”的特征。中共数字货币为了坚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必须确保能追溯查询到每一笔交易的交易双方、交易对价、交易时间等信息,这些交易要素至少对中共都是绝对可见的、实名的;另外,它违背比特币“总量恒定“的特征,中共数字货币目的是替代现有的货币体系架构,一旦运行起来,势必像一台停不下来的造币机器,中共的目标并不仅仅是在国内推行,而是想取代美元结算体系进而推广至全球、全世界。

所以中共区块链战略的背后居心,是借用“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技术概念,加强对区块链应用的金融及货币领域、对物流及电子认证领域,对普通民众,对流通信息,乃至对全社会各节点的严密控制。而所有的社会节点,都与货币结算有着密切的关联,经济社会、货币交易,联系着社会的方方面面,中共抢占数字货币背后,是在抢占互联网时代的“数字石油”资源。

中共运用国家资本,采用巨额补贴,发行区块链数字货币,觊觎国际金融秩序,是值得国际社会警惕的动向。

美国排名第一的科技智库,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TIF)表示,中国是全球对数据跨境流动限制最多的国家,而政府正在利用这类限制进行信息控制和政治压迫。

智库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TIF)周一(7月19日)公布发出的一份报告说,中国有29项数据本地化政策,是对跨境数据流动限制最多的国家。“数据本地化通过将信息置于政府控制之下,使政府能够识别和威胁个人,从而影响隐私、数据保护和言论自由,从而实现政治压迫。”

报告中写道。“数字专制政府认为,对数据中心的实际访问是监视和政治控制的一个重要手段。”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原文链接:中共“数据石油”之战 正在拉开帷幕

(转自希望之声/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