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对比中国和日本人口老龄问题

中共难以解决人口老龄化危机 (大纪元专栏作家Antonio Graceffo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08日讯】为了摆脱老龄化危机,中国需要增加年轻工人的数量,或者提高现有工人的教育程度和劳动生产率。而每项政策都将非常昂贵,并且可能需要几十年才能得到回报。

面对人口老龄化劳动力减少的问题,2016年中共废除了独生子女政策。然而,预期的婴儿出生潮从未实现。

在中国,抚养和教育一个孩子的成本太高了,无法鼓励年轻夫妇生一个以上的孩子。在上海,一套二手两居室公寓的价格可能超过150万美元,而当地平均月薪仅为1,700美元,最低工资为374美元。由于生活成本与住房的比例,如果没有父母和祖父母的支持,大多数已婚夫妇无法生存,完全排除了生育两个或两个以上孩子的可能性。

2020年,中国只有1200万婴儿出生,这是自1978年以来最低的出生率。作为回应,中共宣布将允许夫妇生三个孩子。预计这项政策在遏制老龄化危机方面将与之前的二胎政策同样无效。

中国大部分的经济增长是劳动力从农村转移到城市的结果。快速的城市化推动了GDP,因为每个离开农村的人都在工厂工作,他们对GDP的贡献翻了一番。然而,现在,64%的中国人口已经城市化,所以,农民工进城所带来的GDP将不再有巨大的飞跃。

2007年2月8日,中国上海,中国农民工抵达上海站登上火车,然后返回家乡过中国新年。(Mark Ralston/AFP via Getty Images)
看看日本,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中共无法解决其人口老龄化问题。

日本和中国在经济阶梯上向上移动时都有类似的经历。他们都有快速的经济发展,不断膨胀的债务和飙升的房地产行业。当两国经济大幅放缓时,两国都意识到自己正面临老龄化危机。日本政府采取了几个措施来缓解危机。到目前为止,中共似乎没有计划。

当日本人口老龄化开始时,政府开始提供免费的医疗保健和教育,而中共没有推出类似的计划。日本采取的另一项政策是建立国家养老金计划,所有工作的人都必须向其缴纳一定的金额。

基尼系数是衡量一个国家内部贫富差距的指标。数字越高,差距越大。中国的基尼系数为46.5,而日本仅为29.9。据估计,约占人口40%的6亿中国人,每月收入约为1000元人民币(约合156美元)。然而,中国的人均GDP约为每年10,500美元,即每月875美元。这表明,一半人口的收入明显高于另一半。

日本的城市和小城镇为愿意生第三个孩子的家庭提供了激励措施,从现金支付到幼儿园的免费名额,免费汽车,有时还有住房。北京不久之前才刚刚废除独生子女政策,所以不太可能愿意采取类似措施。因此,去年日本的生育率略高于中国,每名妇女生育1.369个孩子,而中国仅为1.3个。

2017年5月,广西地区双旺镇的主要街道上一块“独生子女”政策广告牌上写着“少生优生,幸福一生”。(Goh Chai Hin/AFP via Getty Images)
日本目前的退休年龄是65岁,但政府正计划将其提高到70岁。几十年来,中国的退休年龄一直是女性55岁,男性60岁。目前尚不清楚中共是否会提高这个年龄限制。

日本的劳动力在人口下降的高峰期,一年内损失了多达一百万人。除了战争之外,没有哪个国家因为任何原因而如此极端地丧失劳动力。然而,中国和日本之间的一个显着区别是,虽然日本是G7国家中GDP增长率最低的国家,但其人均GDP增长速度最高。这意味着日本能够以更少的工人维持更高的GDP增长。

每小时工作所产生的GDP是衡量各国工人生产率的指标。在日本,每小时工作对GDP的贡献为41.90美元。在中国,每小时工作对GDP的贡献约为15美元。中国工人的劳动生产率不仅低于日本,而且还在下降。中国劳动生产率从2010年到2011年大幅下降,在2018之前保持相对平稳。从那时起,它又一直呈下降趋势。

提高工人生产率的一种方法是教育。受过良好教育的工人可以从事价值链上游更高值的工作,为GDP做出更多贡献。通过提高教育程度,日本、韩国、新加坡、台湾和香港能够向价值链上游移动,变得富有,然后保持财富,尽管其劳动力数量正在萎缩。然而,中国的起步点远低于这些国家,尤其是日本。在中国,成年人的平均受教育年限为7.8年,而在日本为12.8年。

联合国的人类发展指数(HDI)是用来衡量不同国家的人民及其能力,在非经济方面,考察包括长寿和健康的生活,一般知识和生活水平等因素。人类发展指数与一个国家的财富和工人生产率高度相关。2020年,日本的人类发展指数为0.919,而中国仅为0.761。

经济人口统计矩阵根据年龄和财富人口统计对国家进行分类。日本被归类为“富且老”,中国被列为“穷且老”。这两个国家都在老龄化,但日本的人均GDP每年超过40,802美元,而在中国,这一数字仅为10,243美元。

中国的老龄化危机将使其很难摆脱其经济下行趋势。日本用来应对人口老龄化和保持GDP的大多数措施都是昂贵的,而且需要时间。与1989年日本经济达到顶峰时相比,中国绝大多数人口明显更穷,受教育程度更低。

中共只有70年的管理国家经验和大约40年的市场经济经验,它是否能提出其它更发达国家(如日本)所没有的解决方案,我们将拭目以待。

(点击这里可看第一部分

作者简介:

安东尼奥‧格雷斯福(Antonio Graceffo)博士在亚洲居住了二十多年。他毕业于上海体育学院,拥有上海交通大学的中国MBA学位。安东尼奥是一名经济学教授和中国经济分析师,为各种国际媒体撰稿。他的一些中国著作包括《超越一带一路:中国的全球经济扩张》(Beyond the Belt and Road: China’s Global Economic Expansion)和《中国经济简明课程》(A Short Course on the Chinese Economy)。

原文“Worse Than Japan: China Unable to Deal With Aging Crisis”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