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终盘点】习近平的七只“灰犀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09日讯】中共政治局12月6日开会强调明年经济工作“稳字当头”。会议又说要扩大内需,求“六稳、六保”,要稳定宏观经济盘,保中共二十大的稳定。但能保得住吗?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7月,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出“六稳”。2020年4月,又提出“六保”。所谓“六稳、六保”,分别指: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保基层运转任务。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对大纪元分析说,今年是转折的一年,中共面临着全面危机。他认为当局重申经济“六稳”“六保”,“就是害怕经济陷入混乱、动乱,这是它的最大担忧”。

近期有关习近平当局“养了”很多灰犀牛的说法,在主流媒体广为流传。灰犀牛本是金融术语,指显而易见却被视而不见、最终造成重大危机的事件。

大纪元记者盘点2021年的经济状况,至少可见七只经济类灰犀牛。

一、房企债务危机

中国几十年来的楼市虚假繁荣,据估计全国所有公寓中20%至25%空置,各地出现许多鬼城鬼楼。进入2021年,持续爆发的债务危机,使这一行业大难临头。

2021年初最早是华夏幸福发布债务违约公告,其总公司及下属子公司发生债务逾期,涉及本息金额共52.55亿元。华夏幸福董事长王文学在2月1日的债务协调会上表示,华夏幸福今年到期债务将达上千亿元(人民币,下同),以公司现有账面资金将无力偿债。到11月30日,华夏幸福公告称,该公司的违约债务本息合计达1013.04亿元。

今年9月,负债累累的中国房地产公司恒大集团爆雷,正式宣告了中国房地产业全面危机的到来。恒大违约风险超过3,000亿美元。

恒大集团2021年12月3日未能履行一笔2.6亿美元私募债后,中共当局随即派工作组进驻。图为恒大深圳总部大楼。(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恒大集团12月3日未能履行一笔2.6亿美元私募债后,中共当局随即派工作组进驻。

官方声称恒大的危机是个案,但台湾财经专家黄世聪对大纪元表示,这个表态是为防止可能进一步恶化局面所做的一个表达。“其实这并不是个案,除了恒大之外,包括像曾宝宝的花样年、佳兆业一大堆,可能都会陆陆续续发生问题,其实这个是有点欲盖弥彰的(说法)。”

除了恒大,花样年、佳兆业、绿地控股、阳光城、富力地产、鑫苑置业、当代置业,中国奥园、阳光100接连出事,阳光100拖欠12月5日到期的1.79亿美元债务和利息。

佳兆业12月3日宣布7日到期的6.5%优先票据的交换要约及同意征求失效,意味着其寻求更多偿债时间的尝试失败。这笔票据未偿还的本金总额为4亿美元。12月8日,该公司宣布暂停在港交所的交易,“等待公司发布包含内部信息的公告”。

天钧政经研究员任重道早前对大纪元表示,“它(房地产)的债务如果越来越大,就会影响到金融系统,那对于金融系统来说,一旦发生了金融危机,肯定会导致整个经济崩溃。”

而几个月来,随着开发商越来越难弄到现金偿还飙升的债务,中国房地产行业一直让全球股市处于紧张状态。

今年10月中旬起,国际知名的三大信贷评级机构惠誉(Fitch)、标准普尔(S&P)和穆迪(Moody’s),以财务危机为由,多次调降中国奥园、佳兆业集团、花样年、绿地控股、阳光城、富力地产等中国房企的评级。这使得房企境外融资市场大门几乎关闭。

国内的融资对一般的民企,特别是风险高的房企,更是难乎其难。中共官方2020年8月设置的“三道红线”成了房企融资路上的“拦路虎”,正是引发这次危机的导火索。

所谓“三道红线”,是将负债率作为房地产企业划定的融资限制,即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大于70%,净负债率大于100%,现金短债比小于1倍。根据“越线”的数量,房地产企业被分为“红橙黄绿”四档,以决定其融资时有息负债年增速的上限。

二、“清零防疫”冲击内需,外资撤离

以控制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蔓延为由,中共当局一直采用严厉的“清零”政策,一旦发现确诊病例,就劳师动众地封锁、全员检测、集中隔离。

但在染疫数字变得“漂亮”的同时,该政策直接阻碍了中国自身的经济发展。“清零”政策代表的是经济成本上升,一再进行旅行限制、封锁,将对服务业、家庭消费等第一线消费者带来严重冲击,导致信心疲软。

据CNBC报导,德银(Commerzbank)资深新兴市场经济学家Hao Zhou上月受访时说,如果中国持续坚持清零策略,中国内需将承受压力,但没有任何迹象显示中国会在短期内松绑或放宽该政策,所以在接下来的几个季度,他认为中国经济基本上将持续放缓。

中共统计局公布的GDP(国内生产总值)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同比增长18.3%,第二季度7.9%,第三季度仅增长4.9%。

2021年前三季度,中国非金融企业在岸违约率上升19%,达到155亿美元;而离岸违约率上升28%,至78亿美元。

11月以来,中共总理李克强在多个座谈会上承认,中国内外环境中不稳定因素增多,经济面临新的下行压力。

李克强声称,要“顶住经济下行压力要在改革开放上下功夫,吸引外资,融入和稳固国际产业链供应链”。

然而,疫情“清零政策”早已引发外资的进一步撤离。

上海美国商会会长季恺文(Ker Gibbs)11月18日在脸书上发文证实,很多外侨正在离开中国,“我是他们中的一员”。他说与疫情有关的旅行限制是部分原因。

香港欧洲商务协会10月6日表示,多家欧洲公司正在考虑撤出香港,原因是香港在防疫政策上使用的是中共的“清零”战略,而这令许多公司举步维艰。

在国际货运方面,为了将病毒拒之门外,中国继续禁止外国船只更换船员,对回国的中国海员要求进行长达七周的强制隔离。即使是在其它地方更换船员的船只也必须等待两周才能获准进入中国港口。

国际航运商会秘书长盖伊‧普拉滕(Guy Platten)告诉彭博社,“对船舶运营的任何限制都会对供应链产生累积影响。”

Pinpoint Asset Management首席经济学家张志伟8月份在一份报告中写道,清零政策的“代价是中国将保持孤立”。

三、失业恶化

当局从以反垄断的名义打击科技巨头、整顿小额贷款行业,到打击娱乐业,再到教培业“双减”禁令,引发民营企业倒闭和裁员潮。加上房地产机构爆雷、跨境电商规模被压缩,已经导致至少一千万人失去生计。

以房地产行业为例,大陆《时代周报》曾统计,截至今年9月初,大陆至少有274家房地产公司宣布破产,大约平均每天倒闭一家。而今年来传出裁员的房企也高达十多家,涉及绿地、恒大、苏宁置业、花样年、阳光城等等。

字节跳动在10月19日确认,公司最多裁员70%的消息属实,大陆媒体估计,这意味着可能有近7万人面临失业

近日年关将至,中国网路巨头裁员消息接踵而来,除了腾讯、字节跳动外,短影音平台快手也传出将要裁员30%。

因为原材料上涨,以及拉闸限电等原因,很多中小型制造企业也都陷入困境,甚至破产。这也带来更多人失业。

10月20日,中共发改委就业司司长哈增友在新闻发布会上声称,中国9月份的城镇调查失业率均值为4.9%,同比下降了0.5个百分点,环比下降0.2个百分点,是2019年以来的新低。这个数字引发质疑。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10月31日对大纪元表示:“目前经济太差了。(中共)没有办法就虚构这种中国经济发展假新闻吸引投资。”

他说中共失业率这些数据容易造假,都没有什么真正的参考价值,加上数据不计非城镇户籍人口,农民工不算在内。

旅美经济学者李恒青对大纪元说:“农民工在中国没有一个详细的统计。就是国家统计局掌握了也不公布。外界估计农民工的人数应该在一点五亿到两点五亿之间。”

在去年12月,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曾公开表示,中共国家统计局公布的调查失业率数据维持在6%上下,指的是城镇户籍人口,而失业的主要人群是那些非城镇户籍人口。在去年6月末,该研究院一项六千多人的调查数据显示,中国的失业率高达15%,另有5%处于半失业状态。以大陆近8亿就业人口来计算,当时就有上亿人失业。

对于中共2018年起提“稳就业”,到从2020年又加提“保基本民生”,谢田认为,这说明“稳就业”没有成功;因经济基础动摇,所以还要提保基本民生,“就是保证你基本上能够活下去”。

李恒青说,将近两亿农民工现在都回乡了,没有职业了;而一千多万大学本科毕业生也将进入失业大军,是现在北京最头疼的事。

根据中共国家金融与发展机构数据,今年中国20~24岁受过高等教育者的失业率一直高于20%。

学者程晓农早前在接受希望之声采访时表示,许多大学生来自农村的或者是中小城市,回到了家乡成了“啃老族”。“他们现在都是家庭的负担。他们自认为算是有文化的,所以不能再去当农民工,也不肯下地种田,吃父母的、靠父母养、同时一肚子火气,然后火气就变成天天在社交媒体上或翻墙看海外消息,骂共产党。因为完全没有出路。”

四、能源危机增加经济中断的风险

今年8月份中共官方开始运动式“减碳”,多地出台限产限电等政策。但一个月之后,煤炭短缺和一些地方断电随之而来。电荒波及全国二十多个省市,严重影响企业运营和民众生活。社交媒体上满是电力短缺引起的各种状况……

在中国以工业为主的经济中,约56%为煤炭供能。

之后当局又下令针对煤炭保供,要确保安全之下全力增产增供,重点保障发电供热用煤需要。中共国家发改委10月12日下发一份通知,允许电价上涨20%。随后中国大陆迎来了涨价潮,柴油价格一路攀升,中国多地加油站还限量加油,导致加油站大排长龙。

不仅是能源、化工等原物料在上涨,食用油、蔬菜、鸡蛋价格都在上涨,甚至连猪肉价格都在抬升。

中国经济遇上停电危机,海外观察者归纳各种说法和原因,除了官方媒体宣示的是环保节能,另一个广为流传的原因,是中澳关系龃龉,中国停止澳洲煤矿(占中国进口量28%)进口。也有观点说,中国拉闸限电是为供电涨价造势铺垫。还有说法指限电是中共进入战时状态,备台海、南海或中美开战,等等。

但不管何种原因,中国多地限电受到了全球关注,多家西方机构当时据此下调了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长预期。

中国新一轮拉闸限电,波及多个省份,多个工厂被限制生产甚至关闭,严重地影响民生。(Fred Dufour/AFP via Getty Images)

五、中企内外受压,海外融资遇阻

12月2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敲定了实施一个新法律的最终计划,要求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的中国公司,必须披露其是否为一个政府实体所有或控制,并提供其审计检查的证据。

在美上市的中概股12月3日暴跌,总市值一夜蒸发1,083亿美元。

同天,中国网路约车巨头滴滴出行宣布,将从美国退市,转到香港上市。短短几个小时之内,该公司的股价从16%的涨幅,翻转到12%的跌幅。

滴滴出行今年6月突然在纽交所上市,随后遭到北京一系列打击。11月26日曾传出,中共网信办以数据安全为由,要求滴滴出行制定从纽约证交所摘牌的计划,并报请政府批准。

彭博社指出,滴滴迫于中共压力退市引发的股价暴跌,让中概股自2月的高点以来,累计损失已超过了1万亿美元。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对大纪元表示,中企到海外融资现在是内外受压。一边是美国、欧盟对中共科技投资,都存有戒心,另一边是中共要求中企必须遵从党的法律,否则即便已经在境外上市,也必须为不服从付出惨痛代价。

他说,中企目前在美国融资受阻,未来基本会扎堆在香港上市。而香港那边,跨国公司都在撤出,其实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已经有所动摇,这些未来都会对中企融资产生负面影响。另一个可预见情况是,中共在西方发达国家的海外投资也会减少,实际上中国经济会在一定程度上被排斥在世界顶级经济圈之外,对中国经济的长远发展相当不利。

最新消息是,中国社交媒体巨头微博,周三(12月8日)在香港上市,上市首日即破发,收盘下跌7.18%。这为中概股公司“退美回港”投下更多阴影。

在中美双重监管压力下,曾经是国际市场“香饽饽”的中概股估值已在不断下降。

六、政治冲击下民企涉险、台企撤退

占中国经济比重超过六成、创造就业超八成的民营经济,在当局强监管下正备受打击,且由于政治因素影响,前景难测。

今年4月,阿里巴巴遭罚182亿人民币,创下中国反垄断罚款迄今为止的纪录。其它民企也陆续不同程度受重罚。

数据显示,阿里巴巴及京东集团公布的第3季财报显示,阿里巴巴净利润人民币285.2亿元,年减39%;京东则是由盈转亏,单季亏损人民币28亿元。

中国政治的风向往往从官方“引导”或默许下的舆论开始。在11月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出炉了所谓第三份历史决议之后,最近毛左人物司马南突然对联想当年的国企改制问题发难。

此前于今年8月,当局高调提出“共同富裕”,要搞“三次分配”。随后毛左写手李光满在自媒体发的文章,于8月29日被各大党媒网站集体转发。文章声称中共“正在进行一场深刻的变革”,点名蚂蚁、滴滴等等是大买办资本集团,走向了“社会主义的对立面”,称要对其进行清理、整治。

中共在11月18日成立了国家反垄断局,当然不是针对本身就是垄断者的央企和国企。多种迹象显示,中共当局正在酝酿进一步打击民营巨头。

另一方面,台商在大陆的环境也变紧张。

上个月,台湾远东集团在大陆投资的企业遭中共罚款近5亿元人民币。北京当局声称,不允许支持“台独”和破坏两岸关系的人在大陆赚钱。11月30日,远东集团董事长徐旭东赶紧在社交媒体上表态反对台独,支持所谓九二共识、一中原则,希望维持现状。

12月7日,两岸企业家峰会在江苏南京举行,中共全国政协主席汪洋在贺信中声称,要台商“与台独分裂势力划清界线”。

台湾华人民主书院协会理事长曾建元对大纪元表示,投资中国存在高度政治风险,中国缺乏维持公平正义的法治,外企投资更要小心。

台湾财讯传媒董事长谢金河11月23日透过脸书发文指出,中共打压台商这情势,会更加速台商回台投资,台湾也会因为台商回流投资而壮大。

台湾台中科技大学财金系兼任教师、资深评论员许维智12月5日对大纪元透露,在广东东莞樟木头镇、珠三角沿岸、深圳中山顺德等台商聚落地,很多工业区都已关门,台商已“全部都跑光了”。

许维智引述台湾金管会资料,2011年,台湾对外投资总额180亿美金,其中对大陆投资143.8亿,占比将近79.5%;但到2020年,台湾对外投资总额177亿美金,其中对大陆投资降到59.06亿,占比仅33.3%。数据显示,这十年来台商投资占比已迅速消退,砍了超过一半以上。

七、老龄化或将给中国经济严重一击

2021年5月,第七次中国人口普查的官方数据显示,中国60岁及以上人口为26,402万人,占18.70%,相比十年前上升5.44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中国统计年鉴2021》中披露,2020年全国人口出生率为8.52‰,首次跌破10‰,而同期人口自然增长率仅为1.45‰。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9月撰文表示,从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来看,中国老龄化程度预计仍将进一步加深。从经济总量角度来看,对经济增长,老龄化可能降低劳动力供给、降低劳动生产率,并挤出投资,带动潜在经济增速下降。

大陆老龄化正在快速加剧。(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大纪元专栏作家安东尼奥‧格拉塞福(Antonio Graceffo)近日撰文认为,在遭受债务危机、房地产泡沫和增长缓慢的困扰之后,对陷入困境的中国经济来说,人口老龄化危机可能是最后一击。

文章认为,日本、新加坡、韩国、香港和台湾都面临并正在面临人口老龄化和劳动力减少的问题。但这些国家都能够通过提高工人的教育和生产力,向价值链上游移动,从而在人口结构变化中幸存下来。中国由于收入不平等严重、城乡差距和人均GDP低,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中共也无法做出如此根本性的改变。即使改变,其结果也需要几十年才能产生积极影响。文章指出,中共无法等待几十年,它的经济现在接近危机。

12月2日,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教授李稻葵在一个论坛上表示,中国经济一个重大问题是内需不足。他警告说,中国经济未来若干年的运行、发展,可能是改革开放以来最困难的一个时期。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