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曝光中共残酷与荒谬的最佳时刻

(大纪元专栏作家Benedict Rogers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10日讯】上周,中国共产党(CCP)开始谈论民主了。事实上,其国务院发表了一篇论文,宣称自己是“全过程民主国家”。

有没有搞错?这个说法在道德上是冷酷的,且带有侮辱性,在智力上是荒谬的。

如果不是我的朋友在香港的监狱里或在新疆的集中营里受苦受难,如果不是中国基督教牧师因信仰而入狱,法轮功学员被折磨和强摘器官,藏传佛教徒被解体和镇压,或者公民社会活动家和公民记者因揭露中共政权的失败和腐败真相而被追捕,我会大笑,因为这就像一个笑话。

但是,想到世界上最冷酷、最残忍、最虚伪、最邪恶、最具压制性的极权主义政权之一的政策所带来的后果,我没法儿笑。因为这个笑话是病态的。

首先,让我们审视北京关于民主的荒谬说法,并回答一些问题。

中国是否有自由、公平、多党竞争的选举?没有。

是否有真实、独立的民意调查?没有。

人们是否能够自由表达意见,而不必担心被捕、酷刑和失踪?不能。

是否存在一个独立的司法机构,假定疑犯在被证明有罪之前是无罪的,然后公平审判,没有人凌驾于法律之上?不存在。

是否有独立的媒体,可以不经受审查而自由报导和表达意见?没有。

有没有一个自由的公民社会,在其中活动家可以追究政府的责任?没有。

是否存在广泛、系统化的和残酷的酷刑?存在。

有没有奴隶劳动,性暴力和可怕的古拉格式的监狱营地?存在。

宗教礼拜场所是否被国家大规模摧毁或亵渎?是的。

人们是否仅仅因为表达意见,或透露一些政权感到不舒服的事实或指控,而失踪或最终入狱?是的。

只要看看中国网球明星彭帅的案例就很清楚了。在指控一位位高权重的中共领导人对她进行性虐待后,彭帅失踪了。彭女士没有能追究施虐者的责任,而是被迫撤回指控,并被迫在安排好的视频中公开露面——与她的教练共进晚餐,在球场上与国际奥委会(IOC)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会面。

每个人都很清楚,这些表演既不自由也不自然。不幸的是,正如彼得‧达林(Peter Dahlin)正确描述的那样,巴赫是犯罪的帮凶,不管其有意或无意。这些安排好了的表演并不能说明彭帅是自由的。我们决不能停止发问“彭帅在哪里”和要求“释放彭帅”。

彭帅和张高丽的资料照。(Paul Crock and Alexander Zemlianichenko/AFP via Getty Images)

再看看香港,它的自由眼睁睁地被撕裂了。该市现在面临12月19日举行的一场新的所谓选举。这次选举侮辱了“选举”这个词,应该改为“选择”,选择其傀儡、僵尸、橡皮图章立法机构。

自1997年主权移交以来,北京在香港部分民主的立法机构中一直拥有固有的多数席位。但两年前,亲民主阵营在区议会选举中的胜利吓坏了习近平,以至于亲北京的立法会议员去年决定取消和驱逐整个民主派议员阵营的资格,并引入了新的选举制度,将香港的立法会变成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地方性分支。

换句话说,这个系统完全被操控了,以至于真正的投票一钱不值。12月19日的选举结果已经预先确定。唯一未知的结果是中共及其党羽获得90%、95%,还是99.9%的多数票。

更糟糕的是,有迹象表明,根据北京于2020年7月1日实施的荒谬、模糊而又严厉的《国家安全法》,投空白票可能被视为犯罪。因此,香港人不能投票给反对派候选人,如果他们破坏选票,将面临入狱的风险。

我通常不会告诉人们远离投票箱,但这次我同意我的朋友罗冠聪(Nathan Law)的观点,他敦促香港人待在家里。他是对的。为什么要冒险使一个没有任何可信度的过程合法化。如果你以错误的方式投票,你甚至可能入狱。有时间去投票,还不如去看一场电影得了。

本周晚些时候,一个由起诉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Slobodan Milosevic)的英国大律师杰弗里‧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担任主席的独立法庭(independent tribunal)将判决中共对维吾尔人犯下的暴行是否构成种族灭绝。这是一项我们都热切期待的判决,因为它将是第一个准司法意见。

来自世界各地的立法议员,包括加拿大、荷兰、比利时、捷克共和国、英国和美国,前任和现任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和安东尼‧布林肯(Anthony Blinken),都已经宣布这是种族灭绝。但对一些人来说,争论的焦点是没有法院这样宣布。问题在于,在现行制度下,任何国际法院都不能这样做,因此需要一个独立的人民法庭。

让我们拭目以待他们会做出什么样的结论。由精通国际法且起诉过米洛舍维奇的检察官所主导的审理,这样的智慧应该得到认真对待。

2018年12月8日,独立中国法庭庭长杰弗里‧尼斯爵士在伦敦举行的中共强行摘取器官一案的公开听证会的第一天。(Justin Palmer/大纪元)

最后,还有北京冬奥会的问题。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冬奥会就要开幕了。

就我个人看来,国际奥委会允许奥运会让中共举办是可耻的。过去两年来香港民主的瓦解,几年来活摘器官的报导,对维吾尔人进行种族灭绝的指控日益增多,对西藏数十年的镇压,对基督徒的持续和加剧的迫害,对媒体、律师、持不同政见者和公民社会的镇压,以及公众人物的失踪,都应该促使奥委会决定将奥运会转移给另一个主办方。律师高智晟的失踪、中国出生的瑞典国民桂民海在泰国被绑架、女演员赵薇和亿万富翁马云等等,本应让国际社会停下来思考。

在国际奥委会没有在最后一刻爆发勇气的情况下,很明显,自由民主世界的任何代表都不应该以任何形式参加奥运会,政府代表、王室成员(无论多么年轻)、外交官(无论职位多么低微)统统不应该参加。

但没有政府代表参加只是最低限度的抵制。任何消费者、任何观众都不应该参与这些种族灭绝游戏。粉丝应该抵制企业赞助商。媒体应该借此机会谈论主办奥运会的中国政权的罪行,而不是,至少不仅仅是,谈论体育本身。我们必须确保我们屏幕上的画面不被雪上运动所粉饰,而是展现被东道主政权的暴行制造的血腥污点。

在今后几个月里,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如果我们相信自由和人权,那么我们就不能把北京的宣传和谎言、香港的虚假选举或荒谬的冬季奥运会视为既成事实。事实上,这场战斗才刚刚开始。

向世界揭露中共残酷和荒谬的真相,此其时也(carpe diem time)。

作者简介:

本尼迪克特‧罗杰斯(Benedict Rogers)是一位人权活动家和作家。他是香港观察(Hong Kong Watch)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国际人权组织CSW的东亚高级分析师,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Conservative Party Human Rights Commission)的联合创始人和副主席。他还担任议会间联盟(Inter-Parliamentary Alliance on China),结束中国移植虐待国际联盟(the International Coalition to End 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和制止维吾尔族种族灭绝运动(the Stop Uyghur Genocide Campaign)等组织的的咨询小组成员。

原文 Let’s Expose the Cruelty and Absurdity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