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大连卫健委强制基层诊所装摄像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10日讯】近日大陆卫健委下令当地所有的基层医疗机构签署承诺书安装摄像头,否则机构关停。律师等认为,卫健委只是地方政府下的行政部门,无权做出这样指令,这不是为疫情而是对民众实施更严格监控。

大纪元获悉大连卫健委12月3日发的一份内部红头文件《关于进一步规范近期医疗机构就诊秩序的通知》,内容包括门急诊秩序管理、住院秩序管理、医疗机构工作人员管理、基层医疗机构就诊秩序管理四部分。

就基层医疗机构就诊秩序管理部分,其中提到大连市全域低风险后,乡镇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站)、门诊部、诊所等就基层医疗机构就诊秩序要严格管理。对未落实管理规范和要求的,严禁开业。

其中一个具体的严格管理内容就是,要求各地区督导乡镇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站)、门诊部、诊所等所有基层医疗机构,安装监控摄像头,不配合的机构一律关停。

当地基层医疗机构工作人员李先生8日向大纪元介绍,“目前大连中山区都已经安装完成,其它区域才刚开始,没有规定截止日期,装完为止。要求在医疗机构入口处必须要有监控,监控诊所内人员出入情况。”

他还介绍,在疫情期间,大连市卫健委强行关闭所有的口腔诊所,没有给出任何文件支持,也没有任何的补助。疫情过去后又要求所有诊所必须签订承诺书才给开诊,不签的话就强制不允许开诊。

大连卫健委下发的红头文件。(知情者提供)
大连卫健委发红头内部文件要求基层医疗机构安装监控摄像头,否则关停机构。(知情者提供)
大连卫健委发红头内部文件要求基层医疗机构安装监控摄像头,否则关停机构。(知情者提供)

法学博士:大陆卫健委扩权违法

尽管卫健委要求安装摄像头的理由是监控防疫措施及行为是否进行,但北京的律师、法学博士张先生向大纪元表示,大连卫健委的文件和配套的承诺书,很明显是随心所欲地给自己扩权。

他解释,像大连这样强制要求卫生机构签承诺书,这不是针对个别的医疗机构,而是针对大连所有的基层医疗机构,“所以说这个承诺书和文件,实际上是普遍适用的,对事不对人的,它是地方性的一个法律了。但大连卫健委作为政府的一个行政机构,它是没有资格制定这样一个普遍性法律的”。

“根据中国的《传染病防治法》和国务院的《突发卫生公共事件应急条例》,如果针对新冠病毒患者防疫所必须的,应该由国家的卫健委或国务院来制定具体的法规,并在全国推行。”他说。

“不能由地方的,特别是省辖市这一级的、没有立法权的行政部门擅自扩权、擅自制定这种具有法律性质的措施。这是公然践踏宪法、违法宪法。”

李先生也介绍,目前除大连外,辽宁省其它地方并没有听说同样做法。

他还认为,大连的这种行为已经完全侵犯《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信息保护法》,但是作为地方百姓无处发声。

律师:官方目的是实施对人的监控

大连卫健委提供的承诺书中最后有两点说明,包括“监控系统:本机构要求协助相关部门安装监控摄像系统;本机构及从业人员严格依法执业,一经违反上述规定,愿意承担停止、取缔等处罚”。

大连卫健委要求基层医疗机构签署承诺书,安装监控摄像头,否则关停机构。(知情者提供)

张博士表示,这哪里是什么自愿的、愿意承担?这分明是大连卫健委强加给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和医护人员的强制性的责任。“你承诺不承诺都必须承诺,你不承诺就要关停、取缔,完全是强迫问题。你即便是打着疫情防控的需要,也不应该这样强制”。

而北京的黄律师则向大纪元介绍,“他们这么做事肯定违反法律,但官方的目的就是要实现对人的监控,而不是对疫情。”并强调,“根据《传染病防治法》,疫区才能经上级政府批准实施管控。”

张博士认为,其实中共的天网工程这十年来随意地安装、随意采集公民的任何其它的个人信息,无限扩大了强权思维。“毫无疑问,大连卫健委无限加码、扩大管控范围做法,这是中共权力必须这样表现出极左的姿态,这样才能投上所好。宁左勿右可能说中共权力的官场上、中共官元们根深蒂固的劣行”。

市民:北京几年前就强制安装摄像头

北京市民郑先生向大纪元表示,大连的做法跟我们前几年差不多,不安装就停业整顿。“其实这些和疫情一点关系没有,就是借鸡下蛋,你不听话就以防疫不当来个大帽子把人抓起来!”

他进一步介绍,“北京之前就强制餐厅把厨房灶台、加工车间等全部安装监控,不想叫人家知道的,地方政府又想看却看不到的地方,都叫安上。并且还要接个电视在大厅,连着市场管理局,都是一样的。”

“主要出入口路段您看监控旁边都有个盒子写着天网工程的,都是公安自己安装,其余的都是社区、街道自己安装然后连上网给公安一个链接。”他说。

“而我们村所有进出口都安装了高清的监控,终端不在村里,是直接连到公安局。”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