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观点】美参议院通过拒绝私企疫苗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10日讯】 观众朋友们好,我是横河,欢迎大家来到《横河观点》频道,今天是12月9日,星期四。

今天焦点:美参议院通过拒绝私企疫苗令,纽约高院暂阻市长疫苗令,三个联邦疫苗令的法庭现状;多国跟进美外交制裁北京冬奥,谁还在观望。

美参院通过拒绝私企疫苗令,纽约最高法院暂阻白思豪疫苗令,多个疫苗令在立法、法庭和州层面受阻;新民调美国人如何看待疫苗宗教豁免;FDA需要75年才能处理完疫苗数据;多国加入外交抵制北京冬奥,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奥运去政治化和外交抵制无用论是怎么回事?

美参院法案阻私企疫苗令 多个疫苗令在巡回上诉法庭受阻
昨天,参议院以52:48拒绝了拜登对私企的疫苗强制令,两名民主党参议员加入了共和党的行列。这是根据一个叫做“国会审查法案”,有助于参议院少数党通过法律反对某个行政令。

不过和任何法案一样,还需要众议院的通过,而众院非常不可能通过,这就给了拜登否决的权力。实际上,拜登已经表示将会否决。这个方案也许无法阻止强制令,但显示美国社会仍然有强大的力量试图在疫情的特定情况下维护个人自由。

正如来自犹他州的参议员Mike Lee所说,强制令是违宪、非法和道德上站不住脚的。同时,强制疫苗继续在多个法院受阻:纽约最高法院的一名法官暂时阻止了白思豪的疫苗强制令,等待定于12月14日的听证。

这是针对10月份白思豪行政令的诉讼,那项行政令要求所有市政府雇员强制接种,违者将停薪。那项行政令遇到了极大的阻力,警察和消防员工会警告说会造成人手短缺而完不成任务。

不过本周一,白思豪又发布了一个行政令,要求纽约市所有私营企业员工都强制接种疫苗,生效日期是12月27日。估计也会遭到法律挑战。

联邦层面,三个疫苗强制令,有两个在全国范围被法庭搁置,一个在三个州的范围被搁置。

我把这方面情况归纳介绍一下:1)美国职业安全和健康管理局关于100人以上大企业紧急临时标准(ETS)的强制接种和定期测试令,这个现在在第六巡回上诉法庭,接种令在全国范围被暂时禁止执行,巡回法庭很可能在12月10日以后,及原定的接种令截止日期,才会裁决这个案子;2)联邦卫生健康工作人员接种令,目前在全国范围被禁止执行;3)联邦政府承包商接种令,目前在3个州被禁止执行。

前景:如果第一个接种令,即百人以上企业接种令被法庭否决,职业安全和健康管理局不太可能继续发出类似的命令,但这个裁决也不会影响到另两个行政令。

这里我们看到一个现象,就是多个法庭在强制疫苗令上相当一致!我个人觉得这是个个人自由和权利的问题。权力属谁?

第三个抵抗来自各州立法和行政令,禁止在本州实行强制接种令。领先的是佛州和德州。

新民调:1/10美国人以宗教理由拒疫苗 过半支持宗教豁免
拒绝疫苗的理由各有不同,比例最大的可能是宗教信仰。据今天发布的民调结果,十分之一的美国人说他们的宗教信仰不允许他们接种疫苗。这个比例比我预计的要高,这里有些区别,从宗教角度拒绝的人,多数认为违反了他们个人的宗教信仰而不是宗教教义。

不过重要的是,同一个调查表明,有58%的美国人认为,就COVID-19疫苗而言,应该有宗教豁免。有意思的是,几乎同样比例的美国人(59%)认为太多的人利用宗教豁免了,而60%受调查者认为并没有充分的宗教理由拒绝COVID-19疫苗。

FDA要求75年处理108天就批准的疫苗数据

我个人的观点,COVID-19疫苗有没有效果,从现在看来应该是有的,尤其是针对原始病毒,因为就是针对那个设计的,但有几个问题:

1)随着病毒的变异,疫苗的针对性有效性也在下降,如对德尔塔变种效果就差,对Omicron很可能就更差,而对应措施就是不断增加加强针;

2)突破性感染显然比以往的各种其它疫苗都要高很多,这在各种不同的设计原理的疫苗都是一样的,很可能是由病毒的特点造成的,这使得强制接种缺少令人信服的理由;

3)这次疫苗的开发时间太短,用的又是全新的mRNA疫苗技术,都使得副作用没有得到足够的评估,FDA批准只是在法律上划了一条线,在科学上是没有这条线的,FDA应该是在科学基础上做决定,FDA的决定本身不是科学证据。

最后,哈佛对68国的研究表明,没有证据证明疫情的流行和疫苗接种的相关性。

疫苗的疑惑:来自南非的初步临床数据显示,辉瑞对Omicron保护低41倍。BioNTech宣布三针疫苗可以防Omicron,而辉瑞首席执行官则表示,人们需要接种第四针COVID-19疫苗的时间可能比预期更早。

现在疫苗的概念似乎完全改变了,如果需要第三针第四针地继续打下去,还算是疫苗吗?现在的问题是疫苗效果,甚至抗疫情的政策都完全由疫苗制造商说了算。这很成问题。

另一个非常不合理的事情是,法庭要求FDA提供辉瑞和莫纳德疫苗的数据,FDA要求75年后,比原来的55年又增加了20年,说是按照每天处理500页的速度。这不合常理,如果FDA没有足够的时间处理数据,怎么会在1百天就批准使用了?

如果需要75年处理,那就应该75年以后把数据都处理完了才批准。以前疫苗需要十年时间批准也许还是有道理的。

外交抵制跟进,法国反对,体育政治化和全面抵制
关于外交抵制北京冬奥,前天节目做完后到今天,有了不少进展,一方面是多个国家,包括英、澳、加、新,立陶宛,加上科索沃,一共7国,即五眼联盟加立陶宛、科索沃,都宣布了不同程度的抵制或不参加,欧洲其它国家还在观望,但预计多少会有抵制的实际行动,无论用什么借口。

法国比较特殊,昨天法国教育与体育部长接受采访时明确说法国不会外交抵制北京冬奥,但法国外交部长勒德里昂今天表示,此问题必须在欧洲联盟统一立场层面最后决定。而今天总统马克龙则说,外交抵制作用不大,要抵制就全面抵制。同时提到不要将奥运政治化。

我不认为他的全面抵制是真的。法国不跟进也许有自己的理由,毕竟五眼联盟中的三个澳美英刚搞了个核潜艇协议,废了和法国的合同,而且法国是2024年夏季奥运的主办国,不希望自己举办时被抵制,立场有点微妙。这可能有点像我上次讲的1980年西方抵制莫斯科奥运后,1984年社会主义阵营抵制洛杉矶奥运。

我现在想谈马克龙提到的两个问题,一个是体育政治化的问题,教育部长布朗盖接受访问时说:“必须谨慎处理体育和政治之间的关系。”并说应该保护体育免受政治干预。

反对体育政治化也是中共的理由,其实对中共,利用国际赛事如奥运,各国政要出席开幕式,形成万国来朝的景象,从来都是强化其统治合法性的政治行为,实际上,各国领导人如果不是体育迷,大可不必参加任何奥运开幕式,对任何举办国,邀请外国政要多少都有点政治化的味道,其实让运动员自己去比赛就行了。

当然一般国家没有那么严重,但在中国,绝对是政治,而且是重中之重的政治。所以说,外交抵制反而是奥运去政治化的行为。

另一个是外交抵制还是全面抵制。这里有个可行性的问题,实际上外交抵制可行性最高,而且具有很强烈的象征意义,对别的国家可能不那么重要,但对中共非常重要,形象面子。

全面抵制,至少在目前几乎不可行。而对全面抵制,我觉得比较可行的是改变比赛地点,即从北京改变到其它国家。当然国际奥委会不会做出这个决定,但那确实是个对运动员伤害最小的方案。我个人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的偏向性。只是比较客观地分析各种可能性和可行性。

今天谈了两件事。全面介绍目前美国疫苗强制接种的行政命令和面临的抵制,抵制来自三个层面:立法、各级法庭和各州政府。另一个是外交抵制北京冬奥的现况和前景。

如果喜欢我的节目,请别忘记点赞、订阅和转发。关于现在正在召开的民主峰会,我做了一个专题节目,还是正常在周六晚上美东时间9点油管播出,播完后放到优乐客会员网站上,会员网站上除了我的节目,还有很多其它的节目,欢迎大家去看看,也感谢订阅了会员频道和长期支持的观众朋友。好,感谢大家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横河观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