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人权日 纽约华人想念冤狱中的老母亲

施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13日讯】2021年12月10日中午,高红梅拉着一个蓝色的条幅,站在纽约市曼哈顿42街上的中共领馆街对面。她一动不动地望着前方,心中想着她的母亲。

再过两天,就是高红梅的妈妈生日了,这将是她妈妈在长春女子监狱度过的第二个生日。高红梅受访时说,她想知道妈妈近况如何?她的温柔的母亲,一个远近闻名的好人,都76岁高龄了却被关在监狱里面,这是什么世道?

一年前,高红梅的妈妈胡玉兰在吉林市北头小区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监控拍到,街道人员把她举报给派出所,共产党就给这位年逾古稀的老妇人判了5年监禁。罪名是“破坏法律实施罪”。

“一个老太太怎么破坏法律实施了?”高红梅问,“我给监狱打过电话找妈妈,他们也不让她接听。”

国内亲人每月需要等监狱的电话才能去见妈妈一次。

“家里人说妈妈挺好的,我也不知道她真的好不好”,高红梅说,她很担心妈妈,“监狱在让我妈妈放弃信仰。”

高红梅的担心是有根据的。根据明慧网报导,长春女子监狱是一个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只要是新关进去的学员都要被逼迫放弃信仰,而强迫“转化”的手段是令人发指的。

“做好人的信仰怎么能放弃?让好人转化成坏人吗?”高红梅说,“我妈妈对我说过,法轮功救了她,师父是她的恩人。”

高红梅说,妈妈一直是个贤妻良母,工作上也是单位的“先进工作者”。在她和亲朋好友眼里,妈妈是个大好人。可是这样好的妈妈,学了法轮功之后却对女儿说:“我和李老师讲的‘真、善、忍’标准还差的太远了。”

这句话一直刻在高红梅的脑海中。她当时想,连这么好的妈妈都说“还差得远”,那这个法得多高多好啊?所以在1999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在亲朋好友开始反对妈妈炼功的时候,高红梅一直支持妈妈修炼。

“我妈妈炼功后最大的变化就是变得开心了。原来我爸爸是大男子主义,经常欺负我妈妈,我妈妈就总对他有怨气。修炼后她不抑郁了,精神上开朗快乐起来。”

高红梅说,每遇到别人劝说妈妈放弃修炼时,她总问别人一句话:“我问所有人:你说我妈妈好不好吧?他们说:‘好’。我又问:那我妈妈这么好的人都说离‘真、善、忍’差得很远,那你说这个功法是好还是坏?这时他们就无话可说了。”

2001年中国新年,中央电视台播放了一部影片,片中几个人在天安门广场上自焚,中共对全国人民一口咬定自焚的人是法轮功学员。很多人上当受骗,信以为真,可当时还没修炼的高红梅一眼就看出了破绽。

“我看见警察晃悠着那个灭火毯的时候,我就想:好奇怪啊——这是一个突发事件,你拍下来的镜头应该是扑火的样子吧?那个叫刘思影的小孩气管切开了还能唱歌?自焚的人疼得应该站着,那个人怎么安静地坐在地上?头发、雪碧瓶都完好无损?天安门那么大,你去拿灭火器,飞毛腿也不能这么快啊⋯⋯我就对我妈妈说:妈,这肯定是假的,你们被诬陷了。”

有一天妈妈给家人留了一封信,就独自去天安门为法轮功上访去了。几天之后,高红梅和家人在央视的《焦点访谈》节目上见到了身穿蓝色衣服的妈妈,她正被警察抓上警车。

后来的许多年中,妈妈一直试图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

“我妈妈说法轮功是让人做好人的,是被冤枉的,很多人不知道真相,他们发资料就是要去告诉人们法轮功的真相。”

高红梅说,在过去的二十年间,胡玉兰四次被抓,曾被劳教过一年。

“2018年我妈妈被抓之后,我爸爸很担心她,有一次中暑跌倒把腿摔坏了,但是身边却没人照顾他⋯⋯我爸爸2019年去世了。”高红梅说,父亲去世后,妈妈很难过,家里人要带妈妈出门旅游散心,但却被警察阻止,“一下火车就拦住了,说我妈妈不能离开吉林⋯⋯”

胡玉兰一直生活在中共警察的监视之下。去年5月,她在小区散发真相资料时,又被无处不在的监控摄像头拍下,警察把她逮捕并抄了她家;8月份她被判5年冤狱。

从那时到现在,高红梅已经一年多没有听到妈妈的声音了。她后悔怎么没早点接妈妈出国,可是她确实努力过,但妈妈的护照办不下来。

“警察对妈妈说:原因很简单,你自己清楚,因为你信仰法轮功。”高红梅说,“现在他们把我妈妈的退休金也停了⋯⋯”

高红梅摘下了口罩,用纸巾拭了拭眼角。

“我妈妈都那么大岁数了,她在里面可怎么过啊,唉,我现在也是有心无力⋯⋯”

高红梅说着,吸了一下鼻子,站到横幅边,请记者拍照。

条幅上写着:“立即释放法轮功学员胡玉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