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教导小学生仇恨的洗脑教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小学一年级的学生年纪只有六、七岁,是天真无邪的一群;一个正常“教育制度”下的小朋友,在这些年纪应该学什么呢?是否应教育他们仇恨呢?是否应该教导他们要去战争“复仇”呢?这些以往属于“正常人类”常识范围的问题,在今日的香港,已经不再是“常识”。

一间位于屯门的“直资小学”,居然在所谓的“德育、公民及国民教育课”之中,播放南京大屠杀的战争真实片段,令部分小朋友害怕至当众大哭;六、七岁的小朋友,如今不但要学憎恨,还要收看南京大屠杀的电视画面,难怪最近的移民潮,正是有小朋友的家长首当其冲——只怕小朋友在荒谬的香港洗脑教育下,要在学校收看“大屠杀片段”,只怕留下一生的心理阴影。

小一学生连战争是什么,都无法理解;连所谓“国家”的理解,都只限于极抽象的概念,叫小一学生理解什么是“大屠杀”,还是“强奸”吗?当有市民投诉这种荒谬的“教育”,香港教育局的回应,竟指“历史就是历史,不能回避”,而“战争本身就是残酷,必须从历史中学会珍惜和平、尊重生命、宽恕别人、爱护国家”云云,对这种荒谬的回应,不但没有谴责,竟死撑“教师定必发挥专业,给予学生适当指引”──原来有指引,就可以叫六岁童看屠杀影片了,真的令人发指。

根据教育局的说法,叫六岁童收看屠杀影片,如何可以学会教育局所说的“宽恕别人”?例如要宽恕强奸犯,是否应收看强奸影片?要宽恕谋杀犯,是否应该叫小学生去收看谋杀的影片?这种完全违反常识的荒诞行为,正说明香港作为一个“正常社会”的退化速度,已经去到令人震惊的地步;难道今日的中国在打仗吗?84年前的屠杀,有迫切性要6岁童收看学习吗?是否由“嘉定三屠”到“扬州十日”,也要收看影片?

上星期四(12月9日)中国外长王毅,在记者会上声称:“个别国家仍在用过时的冷战思维,看待21世纪的世界”云云;如果连二战后的“冷战”,在今日看来都已经过时,那么84年前二战前的南京大屠杀,又是否“过时”?有没有迫切性要小学生去收看影片?难道中国今日要面对战争吗?难道今日的日本,有能力对中国搞多一次南京大屠杀吗?

就以被“仇视”的日本为例,日本小学的“道德课”,教的是如何辨别是非,以至“自己的事自己做”,而不会成为靠外佣照顾,什么家务都不会做的学童;反之,主流社会经常指责小朋友什么都不会做,比较一下,是谁做成的?当别人的小学生在学习如何自理时,香港的挂羊头卖狗肉,以“德育”为名的洗脑科目,竟然以84年前的影片煽动仇恨,以大屠杀的画面来恐吓小朋友,也难怪家长急急带子女移民,名校的学位也出现空缺要不断招生,原因不说自明,这就一制独大,全方位大陆化的香港。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自由亚洲/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