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报告: 政法委书记密集落马 中共官场最高危职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14日讯】中共目前已有十多个省区党委完成换届,其中,广西政法委书记去向不明。近期,中共有多个省市政法委书记相继落马、换人或不知去向。这些出事的政法委书记几乎都曾主力迫害过法轮功,这一官职显然已成中共官场上最高危职位

中共广西党委于11月29日换届,现年55岁的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省级行政区)的党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曾欣,意外没有获得常委提名。在此前的11月24日,中共广西第十二次党代会主席团常务委员会公布的成员名单中也没有曾欣的名字。

曾欣曾在中共公安部任职24年,2012年由公安部十二局局长转岗地方,历任湖北省省长助理、省公安厅长、省政法委委员,2020年6月出任广西党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总部设在北京的亲共海外中文媒体多维网在12月5日的一篇文章中称,曾欣据称已经缺席10月中旬以来的多次重要活动,11月初更传出投案的消息。

文章称,曾欣被传出事,被怀疑与已落马的几名政法系统高级官员有关,包括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前中共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傅政华、上海原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龚道安、重庆市原副市长兼公安局长邓恢林等。如今曾欣下落不明,当局既未宣布调查,也未说明是否另有任用,“恐怕凶多吉少”。

多地政法委书记近期被换或落马

12月4日,中共官方媒体消息显示,江西省委常委张鸿星已任省委政法委书记。张鸿星长期在江西工作,曾任江西省上饶县委书记,南昌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抚州市市长等职,今年6月才升任副省长。

此前担任江西省委政法委书记的尹建业,已于11月卸任省委常委职务。中共官方未公布其去向。

12月4日,据《河北日报》消息,赵革已任河北省委政法委书记。赵革曾长期在黑龙江省任职,2019年年底调任河北省,去年8月任衡水市委书记。

原任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董仚生在近日河北省委领导班子换届中卸任省委常委。12月3日的报导显示,其已任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党组副书记。

12月2日,中共内蒙古自治区政法委发布消息称,丁绣峰已成内蒙古党委政法委书记,原担任此职务的林少春现任内蒙古人大常委会党组副书记。

江苏省委于11月27日完成换届,此前担任天津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的邓修明接替费高云出任江苏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中共十八大后,由省级纪委书记转任省级政法委书记的人事安排实为罕见。

邓修明一上任就强调要彻底肃清原江苏省政法委书记、公安厅长王立科流毒影响,并称以“零容忍”态度对待。

今年3月才上任陕西省副省长的魏建锋已于11月跨省调任湖南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湖南省政法委书记此前由李殿勋担任,其现已担任常务副省长职务。

魏建锋长期在陕西工作,2019年4月任渭南市委书记,今年3月任陕西省副省长,至此次跨省履新。其在近日召开的工作会议上声称,要“全面彻底肃清流毒影响”。

中共官媒的消息显示,张韬已在11月任中共山西省太原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张韬此前担任朔州市委常委、市政府副市长、党组副书记。原任太原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的李新春已任山西省纪委副书记、省监察委员会副主任。

12月2日,中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公布消息称,河南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甘荣坤被开除党籍和公职(简称“双开”),并移送审查起诉。

今年6月1日,甘荣坤在河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任上落马,成为中共政法系统教育整顿中首名落马的在任省级政法委书记。

甘荣坤曾任职海关系统和湖北、黑龙江、河南。在黑龙江省和河南省政法委书记任内,甘荣坤对两省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判刑、绑架等案件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因此被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追查。

落马四个月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原副司令员、政法委书记杨福林被开除党籍并移送审查起诉。12月2日,中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站公布了上述消息。

杨福林于2021年7月29日被查,从而成为2021年被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通报的第18名落马中管干部。2017年4月,59岁的杨福林被免职。

中管干部即在中共中组部备案的干部,其任免权在中共中央,中组部在任命上有建议权,一般中管干部为副部级以上。

明慧网12月5日发布的消息显示,杨福林在2013年7月至2017年4月任新疆自治区中共常委、政法委书记期间执行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政策,直接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新疆各地的法轮功学员被判刑、判多少年,层层上报,最终都报到新疆兵团政法委,由政法委审完后再通知当地法院判刑,各地法院实际都听兵团政法委的指令。

一周前名字还登上当地党报的龚建华于今年11月29日落马。当天,中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发布消息称,中共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龚建华主动投案,正接受中纪委审查调查。

龚建华曾任江西省南昌市政法委书记。明慧网12月2日发布的消息显示,龚建华曾积极组织、指使、操纵公检法相关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对发生在南昌市的数十位法轮功学员的被绑架、关押、酷刑折磨、被迫害致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中共“政法委书记”成高危职业

中共中纪委国家监委驻司法部纪检监察组在今年9月1日发文称,今年前7月,中共政法系统(含原任)厅局级及以上领导干部被查处的人数超过100人,同比显着上升。

文章称,从所属单位看,涉案者既有党委政法委、公安、检察院、法院、司法行政机关的领导干部,也有公安刑侦、法院执行、监狱管理等业务部门负责人。其中,公安系统占比近四成,党委政法委机关占比超两成。从职务身份看,“一把手”占比近六成。

今年落马的中共政法委书记包括江苏省委政法委原书记、公安厅厅长王立科;黑龙江省政法委原副书记何健民;河南省政法委原副书记、司法厅厅长王文海;黑龙江省委政法委原副书记沃岭生;广东省委政法委原专职副书记陈文敏;安徽省委政法委原常务副书记许刚获刑13年6个月;江西省九江市政法委原书记叶国兵被“双开”;山东省威海市政法委原书记刘茂德被“双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政法委原书记李鹤被查;吉林省四平市政法委原书记田野被查;吉林省农安县政法委原书记张凯楠被查。

据明慧网今年4月6日的一篇报导说,截至今年1月,共计有47名“省部级”(又称“中管”)政法系落马高官出现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恶人榜”上,以大陆31个省区(港澳略)统计,省均1.5个“省部级”政法高官落马。

这其中级别最高的政法官员是正国级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原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此外还包括国际刑警组织前主席,中共公安部前党委委员、副部长孟宏伟;中共公安部原副部长、国保局局长孙力军等。

而这些落马的政法委高官几乎都曾亲自组织、指挥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监控、绑架、关押、劳教、判刑、洗脑、酷刑等灭绝人性的迫害。

乔石主张政法委应当务虚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是中共在1980年后正式设立的,主管党内的情报、治安、警卫、劳教、司法、检察等系统的负责机构,其负责人是政法委书记。虽然是统管公检法,但只是在政策层面做指导,不介入司法正常程序和具体个案。

在中共人大前委员长乔石支持下,1988年,时任中共总书记赵紫阳以“机构改革,党政分开”的名义撤销中央政法委,成立中央政法领导小组,职能大为削弱。小组不设副职领导人,也不设专门的办事机构,由乔石继续兼任该小组组长。

1989年六四事件后,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上台。出于怕有人给六四事件翻案的恐惧,江泽民于1990年3月又恢复设立中央政法委员会,各级党委政法委员会也进一步加强。

1991年2月,中共中央、省、地、县级均成立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下设办公室,与中央政法委员会合署办公。

乔石从1985年至1992年任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他对政法委的主张一直是“务虚”:具体的司法不能干预,抓大的面上东西。乔石在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该机构的办公室都没有独立门面,设在公安部内,只有很少的专职人员编制。

1992年,乔石建议任建新接替自己的政法委书记一职。1992到1997年间,任建新以中共最高法院院长身份兼任中央政法委书记。任建新没有像乔石那样进入政治局常委会,连中央政治局委员也不是,仅被安排为中央书记处书记。这段期间,中央政法委在中共党内的组织规格相对较低。

江泽民时期政法委权力恶性膨胀

乔石和江泽民一直是政治对手,在政法委问题上的分歧尤其明显。

江泽民对政法委的理念就是“务实”、利用政法委扩权、抓权,因为他尝过甜头。

1986年,江泽民任上海市委书记,时任上海政法委书记的石祝三为其亲信。为了让石祝三扩权,江泽民打破中央关于政法委的权力规限,让石具体插手所谓社会影响重大案例。

江泽民上台后又把这一套抓权的经验带到北京,并利用中共总书记之权全国推广,多次下令加强政法委的权力,完全改变了乔石“务虚”的做法。因而,中共各级政法委可插手具体案例,权势立时炙手可热。

1991年,中共成立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该委员会下设办公室,与中央政法委机关合署办公。

1994年,中央政法委员会的职权扩大到七项,其中包括“研究和讨论有争议的重大疑难案件”、“组织推动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等。1995年,中央政法会的职权扩大到十项。与此同时,地方政法委也跟着扩权。

这之后,政法委与司法人员狼狈为奸,“靠法吃法”,有恃无恐。“司法黑社会”遍布全中国。

1997年中共十五大,第一次独立主持中共高层换届工作的江泽民安排亲信罗干以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身份接替任建新的政法委书记职务。罗干一干就是十年,并且借此爬上政治局常委之位。

罗干自此以政治局常委身份专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整个机构水涨船高,成为和中央书记处、中纪委平起平坐的正国级机构。

中共政法委权力恶性膨胀,罗干、周永康将政法委操控成为架空时任中共总书记胡锦涛的一个“务实”的“独立王国”,完全改变了政法委的性质。

第二个权力中央

1999年,江泽民开始镇压法轮功。由于中国当时有上亿人修炼法轮功,为调集全国所有资源来镇压,1999年6月10日,江泽民从中央到各省市都成立了类似纳粹盖世太保的特务机构——610办公室。

该机构类似文革中的中央文革小组,是中共为对付紧急状态成立的临时秘密最高权力机构,能根据需要调动军队、武警、公安、外交、财政、电讯、教育等等部门资源和人力,并有权要求政府其它部门服从610办公室为镇压法轮功作的安排和调度。

中共中央到地方的政法委书记一般都同时兼任当地“610”办公室负责人,这样一来,中央分管政法委的政治局常委的实权比其他常委都大。而江泽民派系为了避免在迫害后遭到清算,最大的举动就是紧抓“政法委书记”位置不放。

政法委对中共在财政、军事和外交上三位一体的控制。“610”办公室的一切都由江泽民躲在背后操控,并由政法委作为执行机构。

继罗干之后,周永康掌控中共政法系统十余年,在政法系统党羽遍布。

周永康于2002年11月在中共十六届一中全会上就任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并出任中共政法委副书记。

2007年,江泽民因恐惧曾庆红退下后在迫害法轮功问题上遭到清算,因而拚命将周永康塞进中共十七大政治局常委行列,其目的要不断扩大政法委权力,并扩充武警部队,保证政法委书记由迫害法轮功欠下血债的(俗称“血债帮”)人物担任。

自此,政法委的权力走向顶峰。周永康的实际权力超过当时执政的胡锦涛、温家宝,形成了中共“第二权力中央”。

江泽民上台后,中共政法委权力恶性膨胀。继罗干之后,周永康掌控中共政法系统十余年,形成了中共“第二权力中央”。(大纪元合成图)

胡锦涛担任中共总书记的十年,是中央政法委权力和权限恶性膨胀的十年。身为中共总书记的胡锦涛,虽然身兼中央军委主席有直接调动和指挥军队的权力,但如果想指挥公检法,却因为中间隔着一个身兼政法委书记的政治局常委而受限于所谓的“党内分工”。

中共现领导人习近平在2012年上台后,成立了中共“国家安全委员会”和“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这两个高层权力机构,正式改变了江泽民为架空胡锦涛而设的常委分权制的高层权力结构,江派的第二权力中央被解体。

政法委“维稳”经费曾超军费

据明慧网报导,江泽民在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动用等同于全中国国民生产总值的四分之一的资源加强对法轮功进行迫害。

江泽民以国家政策的形式,不断加大力度拨款给直接执行迫害的政法系统,而这些经费被大量直接用于迫害法轮功。

中共迫害法轮功耗费了中国天文数字般的财力物力。政法委主控的“维稳”费用一再创下新高,甚至超过军队的军费。

自2011年起连续3年,中共的“维稳”费用超过军费。2013年公共财政关于公共安全执行费用预期为7,691亿元人民币(约合1211亿美元),军费为7,406亿元(约合1166亿美元);2012年“维稳”费用为7,018亿元(约合1105亿美元),军费6,703亿元(约合1055亿美元)。

追查国际在2012年7月12日发布的报告显示,江泽民集团动用全国的人力、财力、物力迫害法轮功,造成了巨大的经济“黑洞”。这包括巨额国家资源投入公检法机构用于在全国各地组建并维持各级610办公室、扩建和新建派出所、看守所、“洗脑班”、监狱等、投入专项经费等直接用于镇压,与此同时重赏迫害者。

现旅居美国的中国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在2012年4月27日曾通过视频向外界揭露当地政法委的“维稳”腐败。他表示,花在他身上的“维稳”经费2008年是3000万元人民币(约合472万美元),2011年已超过6000万元(约合945万美元),还不包括到北京、到上层贿赂官员的钱。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