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红楼涉众多高官 神秘“师爷”传外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15日讯】赵富强案又称上海小红楼涉黑案,在2019年5月案发,2020年9月底宣判,经过2020年12月30日上海高院终审维持原判。但知情人对大纪元披露更多内幕,显示案件本身远未了结。

江苏泰兴人赵富强,1990年代来到上海杨浦区做裁缝,2000年前后开起了美发店,做的却是组织卖淫的勾当。之后赵富强干起商铺租赁的“二房东”,从多家国有企业低价获取大量出租房源,凭借套路租赁的暴力胁迫和欺诈手段完成早期资本积累,2004年成立上海誉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2014年赵富强租下了属于杨浦国资委,位于许昌路632号一栋7层的楼房。此建筑距离杨浦区政府、杨浦区妇女联合会约200米,部分外立面上贴着红色墙砖,坊间称其为“小红楼”。

赵富强组建了以吃请、性贿赂为主的“公关部”,在小红楼等地安排大量女性对中共党政官员和国企管理层进行性贿赂。此后,坊间流传赵富强在杨浦“没有搞不定的”。

仅2012年至2019年6月间,赵富强的房屋租赁业务遍布全市,涉及1300余处,获利共计9.7亿余元。被抓前他再度转型经营的“汇吃汇喝美食城”分布在上海的三个区。

小红楼案性贿赂关键人被放过

赵富强涉黑案,于2020年9月上海二中院一审判决,赵富强被判死缓并限制减刑。还有37人分别被判处2年6个月到20年有期徒刑,包括赵富强的多名前妻或与赵富强育有子女的女性,及这些女性的亲友。

公开报导显示,赵富强案牵扯出至少13名中共党政机关和国企官员。杨浦区委政法委原书记卢焱、杨浦法院原院长任涌飞分别获刑17年和7年6个月,平凉路派出所原所长胡程浩和副所长孙震东,分别获刑4年和1年6个月,平凉工商所原所长吴剑磊和江浦工商所原副所长冯伯平分别获刑5年6个月和7年;杨浦商贸的梁超、李斌、朱建平分别获刑8年、10年6个月和7年,卫百辛的王爱庆获刑7年6个月,另有上海五环大厦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和上海黄浦公共租赁住房运营有限公司的三名国企工作人员获刑。

财新网年初的报导《上海“小红楼”黑势力覆灭始末》中提到,法院判决书显示,2012年至案发,赵富强控制了杨浦多家国有企业出租房源共计72处,其中大多数来自上海杨浦商贸(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杨浦商贸”)。

杨浦商贸为杨浦区国资委全资子公司,注册资本2.5亿元,从事商业资产开发、建设、管理、经营。

据财新网,卷入赵富强的性贿赂名单,除了被判刑的卢焱、梁超、李斌、朱建平、吴剑磊,还有杨浦商贸董事长刘蔚杨和杨浦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总经理杨仁杰等人。

上海知情人对大纪元表示,已经被判刑的梁超是杨浦商贸原来的总经理,朱建平和李斌是副总。但原来的董事长刘蔚杨,是案件关键人物。他目前还逍遥法外。

知情人说,刘蔚杨最后只是中共党内处理,被“双开”(开除党籍和公职),原因是搞钱权交易、钱色交易。

杨浦区政府网站公开信息显示,2011年,刘蔚杨由杨浦商业管理公司董事长,升任杨浦商贸集团董事长。李斌同期任杨浦商贸公司副总经理。

知情人:赵富强将妻子情妇输送给刘蔚杨

赵富强欺骗、利诱、强奸女性,先后对五名女性共计实施13次奸淫,逼迫陪侍官员,甚至有两人取卵过度丧失生育能力,多人精神不正常。

其中,1989年出生的林某,与赵富强在网路直播间认识,两人结婚又离婚,其间林某受赵富强哄骗剪断了输卵管,参与了性贿赂陪侍,跟随赵富强,被指控“诈骗罪、寻衅滋事罪、组织卖淫罪”,被判刑14年6个月。

知情人对大纪元说:“这个女的叫林霄(音),她的原名叫林绍辉,是山东栖霞人。后来她嫁给了赵富强,再改名林霄。”

知情人说,林霄被赵富强输送给刘蔚杨,搞钱色交易。还有一位是易祥物业的法人王宏,也是赵富强的情妇之一。

“刘蔚杨接受性贿赂,然后给了赵富强大量低价的国有房源,这肯定是构成受贿的。因为刘蔚杨手下的总经理和两名副总经理都因这个事情被判刑。”

知情人说,我们在杨浦都知道这个小红楼事件还没有处理干净,因为杨浦商贸的董事长,他不可能没有参与的。他的小三、这个情妇是赵富强的前妻,是赵富强黑社会组织里的一个骨干成员。

“如果是刚刚被赵富强骗进来的小妹的话。那还情有可原,她根本就不知道这些事情。但赵富强前妻林霄跟刘蔚杨陪睡了十几年,一直到刘退休,还是保持着不正当的关系。”

知情人认为,赵富强案漏了一个最关键的人物就是刘蔚杨,“肯定是有钱权交易,钱色交易的,他利用手中的权力去把国有资产低价给了赵富强。”

已被判七年的杨浦商贸副总李斌,现在离婚了,知情人说,李斌的妻子也是赵富强给安排的。“这个女的先是跟过赵富强,然后赵富强把她给李斌了。”

知情人说,有人多次向杨浦区纪委实名举报刘蔚杨的问题。整整反映了两年,但区纪委根本不答复,根本不调查。区纪委书记接待时还说,“你实名举报人是有危险的。你随便告到哪里,最后都是我查。”

小红楼的色情“机关”

小红楼是一个不对外营业的会所。

知情人说:“小红楼我只知道二楼是吃饭的。一般是官员过去吃饭,有这些女的陪侍,然后有官员会提出要上洗手间。他(赵富强)会说二楼的坏了,或者怎么不好用。让这些女的陪他们上三楼,楼上就是他们搞不正当关系的地方。”

上图为上海市中心赵富强的小红楼,下图为楼里面的奢华装置。(大纪元合成)

知情者说,这些女人确实一开始大部分都是被强迫的。没有一个女人会自愿的去切断输卵管。后来没有办法,跟赵富强生了孩子,又没有技能,又没有经济来源,年纪也上去了,就认了,只能任他摆布了。特别是跟赵富强有了小孩的。

“那个留美回来的女孩子陈倩情况不一样,毕竟是见过世面的,她知道收集这些证据,然后去跟什么部门反映。别的这些女孩子大部分就是农村过来的,十几岁的时候就被赵富强所控制了。她没有这样的反抗能力和智慧。所以我们确实觉得对这些女孩子判得太重了,真的是不公平。这个白嫖者刘蔚杨却逍遥法外,被嫖者判了十四年六个月,这个量刑太重,对贪官是能轻则轻,能不判则不判。”

陈倩就是陆媒报导中,那个去报警和举报赵富强的女孩子。知情人说,陈倩也不是真名字。

“赵富强判死缓。像他性质这么恶劣的,为什么不判死刑啊?”知情者说。

传外逃的神秘“师爷”

知情人提到赵富强案中的神秘“师爷”。

“再有一个人就是杨浦商贸的一个法务顾问,有些报导当中提到是什么师爷”,知情人说,“他叫李尹衣(音),赵富强是李尹衣律师引进(给杨浦商贸)的,在赵富强被捕的第二天,李就逃到海外去了。那么杨浦商贸后来的法务怎么办呢?就把一个跟李很好的搭档找来,继续做杨浦商贸的法务。”

“那不是太离谱了,这样既能够为李尹衣通风报信,又能够继续让这些国有资产流失给他们原来的二房东,原来的这些户头。”知情者说。

大纪元记者发现,这个李姓律师,在财新网报导中成了未曝光姓名的“李某”,报导指他是帮赵富强攫财,逐步获取国企房源和动迁清场项目的关键人物。李某是上海某律师事务所创办人,曾获杨浦区优秀律师、上海市司法行政系统先进个人等表彰。

李某本身还是杨浦商贸的法律顾问,正是他为赵富强牵线结交了杨浦商贸一大帮管理层。包括时任杨浦商贸总经理梁超、副总经理李斌,杨浦商贸资产公司副总经理朱建平。

但2019年一审宣判,上海高院维持原判,就等于结案了。所有的大陆媒体报导都没有提及这位李姓律师的真实姓名和去向。

小红楼案涉及众多高官

知情人说,刘蔚杨到现在在杨浦还是很有势力,他们是没有被清理掉的黑势力。

还有一些高官没有扯出来。知情人说:“因为小红楼,它最疯狂的是从2009年到2019年,就在区政府的斜对面。(官员)不可能会不知道,不可能不涉及到这些官员的。”

知情人说,还可能涉及的官员,“就是我们杨浦上去那个上海副市长陈寅,不是到香港(中旅)公司去了吗?主要是2009年到2019年期间,这些(官员)应该都有涉及到。包括法院的前任院长孙腾香(音),这个我是知道的,因为孙腾香是跟外逃的那个李尹衣确实是关系很好的。”

已被判刑的目前最高级别的官员卢焱,是江苏金坛人,他本是上海市东海中医医院一名检验员,从杨浦区卫生局办公室秘书起步,2009年起进入杨浦区政府,落马前是杨浦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目前传出多名早年曾在杨浦区任职的上海高官或与案件相关。包括10月调走的上海市委常委、市府常务副市长陈寅,上海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市机关党工委书记诸葛宇杰,上海市政协副主席金兴明等人。

还涉及到前任杨浦区委书记陈安杰和前任杨浦区委书记李跃旗(现任浙江台州市委书记),现任杨浦区委书记谢坚钢,还有前后两任的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原局长,以及曾经出入过小红楼的其他各级官员。

其中,陈寅是江苏江宁人,2010年4月任杨浦区委书记,一直到2014年12月调任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后来任上海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副市长、常务副市长。2021年10月31日,陈寅调任香港中旅董事长。

另外,财新网报导,2017年,赵富强注资上海万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获得上海法治天地频道《平安上海》栏目运营权。

《平安上海》栏目,就是现任政治局常委韩正,当年在上海的“政绩项目”——所谓“平安上海”的一部分。韩正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亲信。

暗黑的杨浦套路租赁圈子

知情人说,杨浦有个暗黑的“套路租”圈子,二房东和公检法、国有大房东形成一股黑势力。

赵富强在杨浦法院有许多租赁纠纷,他是二房东,靠转租房子来发家,有大概二三十个诉讼。但赵的胜诉率非常高。

“所有诉讼案,他可以调卷宗,在杨浦法院的诉讼95%都是他胜诉的。”知情人说,除了因为赵富强搞套路租所采取的手段都是看似合法,但实际上是非法的,还因为他势力大。

赵富强发迹主要是他被捕前的近十年,2009年到2019年。法院与他勾结的,不仅是现在已经被批捕的任涌飞院长,还有前任的院长。

“这个是法院这块,那公安这块也不用说了。所有的报警,最后都是回到赵富强手上。”

除了法院和公安两部分,还有杨浦商贸,杨浦商贸就是国有资产的大房东。赵富强是二房东,大房东给了赵富强很多非常低价的国有资产。

赵富强只是在杨浦玩套路租的其中一个。上海知情人爆料说,有一名套路租的举报人,是杨浦本地人,通过另一个二房东租了杨浦商贸的房子开了一家养老院,有七千五百个平方。

这个养老院在松花江路,离小红楼不远。

养老院的二房东跟赵富强也有合作关系。知情人说,杨浦区国资委下面的房子基本上都是给了二房东的,但不是赵富强一个人,还有其他的二房东。“他们可以说都是一个圈子的,这股势力是非常强大的”。

财新网年初的报导说,判决书显示,2004年起,赵富强逐步介入商铺租赁,通过欺诈手段垄断房源,使用暴力、“软暴力”等方式解决租赁纠纷。

据大陆媒体介绍,套路租的特点,是“高收低租”“长收短付”。

知情人披露,前述开养老院的杨浦人,其二房东租来的房子,原来杨浦商贸的董事长刘蔚杨给的价格也非常低,一个平方一天三毛钱,合同签了二十年。

这个养老院二房东在租期到之前,并不通知不再续租。但到期收完租金以后,二房东突然让黑社会一帮人拉横幅封堵养老院的大门,要收回房子,让老人尽快搬走。

最后住在养老院的老人联名写了封信给杨浦区的区委书记。同时,二房东却向法院起诉了,起诉的理由就是房子合同到期,不再租给养老院,还要收双倍的使用费。

结果可能就是低价处理物品,让二房东赚一笔转让费。知情人说,这个养老院的二房东,和赵富强做法类似,“就是以合法的外衣达到非法的目的。”

知情人说:“赵富强也是租期到了,租给下家,如果你要续租的话,他就直接问现在经营户收转让费,一个铺面收十万块钱的转让费,就是你自己转让给自己了。那么他再收房租,你继续经营。而养老院这个二房东,他不是向同一个人收转让费了,因为数额又大,有点没有办法操作。他是要转给别人,区别就在这地方。其它的都是一样的。”

养老院的举报人也曾向各个部门,有向中央巡视组反映过这种套路租的问题。但没什么作用。这个案子目前在诉讼中,还没有到法院判决。

知情人说,在赵富强案发后,杨浦纪检委给杨浦商贸发过一个函,让他们清理整个二房东。就是对到期的二房东不再续租了。

但是,知情人说,像养老院这个房子租赁合同有二十年的,如果杨浦商贸跟二房东终止合同的话,赔偿是天价,这个赔偿是非常不合理的。就是不管什么时候跟二房东终止合同,杨浦商贸都得要赔他六千万。

“这当中也是一个利益输送”,知情人说,“刘蔚杨手下的总经理、副总经理哪里来的这么大的权力呢?他们签合同,虽然合同上没有董事长签字,但是不可能不经过董事长。”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云涛)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