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线王愉贺:小红楼涉多名高官 神秘师爷外逃 上海大红楼隐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15日讯】日前,上海“小红楼”案件重上热搜。案件中,女性被使用暴力手段强迫为中共官员提供性服务。日前,有知情人披露更多内幕,显示案件本身远未了结,有更大的官没爆出来。我们连线记者王愉贺,请她介绍。

上海小红楼涉黑案,又称赵富强案。在2019年5月案发,2020年9月底宣判,2020年底上海高院终审维持原判。

上海小红楼在今年12月初重上热搜,是因为当年主审的法官刚刚在11月落马。但案件上微博热搜话题,但很快被撤下。

法院在判决书中认定,赵富强欺骗、利诱、强奸女性,先后对5名女性共计实施13次奸淫,逼迫陪侍官员,甚至有两人取卵过度丧失生育能力,在通过当众侮辱、肆意殴打、限制自由等手法控制女性下,多人精神被害得不正常。

但是,被赵富强逼迫卖淫的多名女性,也被判刑8年半至20年不等,连她们的亲友也被判刑。

此前大陆微博上网友留言表示:“上海小红楼事件气得我眼泪都出来了。”“今日我若冷眼旁观,他日祸临己身,则无人为我摇旗呐喊!”

“小红楼”一案中还提到,一名女留学生应聘进入“小红楼”后,几次逃出去报警,都被警方直接送到赵富强手里。

大陆前公安董广平:“没有这个公检法撑腰,它很多事情就会出问题。必须有公检法撑腰。中共的官员跟官员之间它都是互相勾结的,互相交换利益的。”

赵富强案被揭发,是源自两封举报信,其中一封来自被赵富强绑架在法律意义上的“妻子”许安,和她母亲张蕾。

“小红楼”案发后,有37人名中共党政机关和国企官员被捕,引发上海杨浦区政法系统“地震”。

大陆前公安董广平:“赵富强只是一个傀儡,只是一个台面人物,他指挥不了警察,他后台的那个人,才能指挥警察。姓赵的搞了那么长时间,赚的钱哪去了,他要收买警察,收买当官的,为他的后台去谋取好处。”

日前有上海知情人向《大纪元时报》披露更多内幕,有更大的官没爆出来。

据财新网,赵富强控制了杨浦多家国有企业出租房源,大多数来自上海杨浦商贸(集团)有限公司。赵富强的性贿赂名单中,已经被判刑的梁超是杨浦商贸原来的总经理,朱建平和李斌是副总。知情人对大纪元表示,原来的董事长刘蔚杨,是案件关键人物。他目前还逍遥法外。

刘蔚杨最后只是中共党内处理,被“双开”(开除党籍和公职),原因是搞钱权交易、钱色交易。但知情人说,刘蔚杨到现在在杨浦还是很有势力,他们是没有被清理掉的黑势力。

赵富强案报导中还有一位神秘“师爷”,帮赵富强攫财,逐步获取国企房源和动迁清场项目的关键人物。知情人透露,他是杨浦商贸的一个法务顾问,“叫李尹衣(音),赵富强是李尹衣律师引进(给杨浦商贸)的,在赵富强被捕的第二天,李就逃到海外去了”。

这名李姓律师,在财新网报导中成了未曝光姓名的“李某”,还曾获杨浦区优秀律师、上海市司法行政系统先进个人等表彰。现在,所有的大陆媒体报导都没有提及这位李姓律师的真实姓名和去向。

赵富强小红楼能在上海存在数年,害人无数,引起巨大震动。但知情人士表示,赵富强这种“小红楼”在上海很多,还有很多是“大红楼”。

有网民痛心表示,赵富强小红楼在上海官面中只属于小虾米级别,违法生意要想做大做强,就一定要寻求保护伞,赵富强出事,无非就是他的保护伞不够硬而已。

新唐人记者王愉贺、宇薇综合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