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反击中共虚假宣传的绝佳方式

(大纪元专栏作家Stu Cvrk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15日讯】中国共产党的宣传活动资金充足,协调性强。现在,国际社会应该从意想不到的方面进行一些有协调性的反击。

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和其他人开始意识到,中共正在对美国和世界发动高度协调的宣传运动。

这场运动是多管齐下的,包括中共领导人的声明,中国“战狼”外交官在世界各国首都的言论,以及中共官方媒体无休止的老调重弹。后者经常玩的一个把戏是引用不知名的西方人,包括学者、记者、左翼智库成员、前亲华政府官员、政客,甚至北京的工资单上的人,从而强化中共媒体的虚假宣传,并令其在表面上看起来更可信。

中共正在进行的宣传活动的例子包括:

• 中共不是SARS-CoV-2病毒的来源。
• 中共严格的封锁措施击败了病毒——这是世界的典范。
• 中共的领导层是仁慈的——用中共的话来说,他们在打造一个“共同的未来”。
• 美国是一个失败的国家(在各个方面)。
• 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
• 中美在道德上是等同的。
• 中共代表未来;美国代表过去。

中共的宣传机器是一个资金充足的巨型机器,在散播这些言论方面不遗余力。它从来不会跑题。显然,它相信阿道夫‧希特勒的宣传部长约瑟夫‧戈培尔(Josef Goebbels)的格言:

“当你撒的谎足够大,并且不断重复,人民最终会相信。只有当政权可以让人民不必面对谎言所带来的政治、经济以及或军事后果(译注:危险、风险、困苦)时,这个谎言才能维系。由此,政权倾其权力压制异见就变得极其重要,因为真相是谎言的死敌,进一步而言,真相便是这个政府的最大敌人。”

2019年6月21日,北京一家中文报纸的头版。(Wang Zhao/AFP via Getty Images)

如何反击中共的谎言 用真相压倒中共的宣传?

对于世界上的民主国家来说,这是一个困难的任务,因为民主国家的本质就是容忍不同意见(甚至是大胆的谎言),其整个政治光谱中众多不同的声音。要使各个政府做出协调一致的反应,几乎不可能,何况各政治阶层争论不休,特别一些政府本来就亲中共。

当美国作为“自由世界的领袖”(冷战时期的老话),其政府的一些成员被指勾结中共时,这更是加倍的困难。

这似乎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有一种方法可以驱散中共制造的迷雾,那就是利用文化偶像来传达真相。众所周知,西方文化由左翼主导:好莱坞、学术界、音乐界、体育名人到传统媒体都是如此。这些人主导着社交媒体和常规媒体的讨论,他们拥有数百万粉丝,特别是在年轻一代中,由此对各文化议题影响巨大。

也就是说,在昔日中间偏左的文化偶像中,越来越多的人正在打破中共和左翼的论调,在个人良知(以及其它显而易见的事情)问题上发声。

像所有共产党分子和形形色色的左派一样,中国共产党人对以各种形式披露的真相非常敏感。这包括幽默、戏仿、嘲讽、反语,以及直接揭露该政权公然的虚伪。最近几周,一些名人和体育界人士展示了他们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以下是一些例子。

关于COVID-19疫情防控,中共向世界传递的讯息是封锁加疫苗政策,但是对于使用各种可用且廉价的抗病毒药物进行早期治疗的有效性,中共却一字不提。一年八个月来,西方媒体和政治精英一直附和中共这种宣传。

乔‧罗根(Joe Rogan)

乔‧罗根是老牌演员、喜剧明星、付费观看的终极格斗冠军赛(Ultimate Fighting Championship,即UFC数字赛)评论员,还是在Instagram等社交媒体拥有数百万粉丝的播客(podcaster)。罗根未接种COVID-19疫苗或加强剂,尽管他早在8月份就感染了病毒。

在9月份康复后的第一期播客节目中,他宣布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我们在第一时间启动了各种疗法:各种药物。单克隆抗体(Monoclonal antibodies)、伊维菌素(ivermectin)、阿奇霉素(Z-pak)、泼尼松(prednisone)——所有的疗法。”

而罗根没有止步于此,他一直在对抗美国主流媒体,这些媒体谴责他服用“马用驱虫药”,与他们和中共的说法背道而驰。

福克斯新闻报导说,“罗根在‘乔•罗根体验’(The Joe Rogan Experience)节目中,就CNN对伊维菌素的报导盘问了CNN首席医学记者桑杰•古普塔(Sanjay Gupta),迫使古普塔承认他的同事不应该做出那样的报导。”

随着罗根在伊维菌素上打破了媒体封锁,也许他的许多追随者后来都了解到媒体的“马药软膏”说法纯粹是无稽之谈,因为自1987年以来,世界各地已经施用了超过37亿剂人剂量的伊维菌素,发生的不良反应寥寥无几。

罗根是早期治疗COVID感染者有效性的又一个例子。

亚伦•罗杰斯(Aaron Rodgers)

亚伦•罗杰斯(Aaron Rodgers)是绿湾包装工队(Green Bay Packers)橄榄球队的四分卫,前联盟最有价值球员(MVP),超级碗MVP,可以说是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NFL)中最好的四分卫之一。他是NFL的一名大牌球员,NFL经常借他的名气吸引更多的球迷。

NFL对所有球队都有严格的疫苗规则,这与北京的COVID-19的态度完全一致。

但是,罗杰斯不仅没有接种疫苗,而且还选择用包括伊维菌素在内的治疗药物治疗轻度COVID-19感染,甚至与乔•罗根讨论过这样做。这让像迈克•弗洛里奥(Mike Florio)这样的体育评论员感到恐惧。

埃内斯•坎特•弗雷德姆(Enes Kanter Freedom)

三十年来,美国国家篮球协会(NBA)一直在向中共卑躬屈膝,以便在中国扩大NBA的影响(当然,在这个过程中,NBA通过涉及媒体版权、流媒体、商品销售等的数十亿美元的合作伙伴关系,赚了一大笔钱)。

中共不喜欢批评。2019年,休斯顿火箭队(Houston Rockets)总经理达里尔•莫雷(Daryl Morey)表达了对香港民主抗议者的支持,中共大为光火。后来,火箭队球星詹姆斯•哈登(James Harden)为此向中共公开道歉。

2021年10月,波士顿凯尔特人队(Boston Celtics)的明星中锋埃内斯•坎特(Enes Kanter)批评中共对中国少数民族的不当对待,特别是在东突厥斯坦(新疆)。他还批评制鞋商耐克(Nike)一直“对中国的不公正现象保持沉默”,并穿着印有“现代奴隶制造”和“不再有借口”字样的特制球鞋,以示抗议。

坎特来自土耳其,于11月29日成为美国公民,同时将他的姓氏改为“自由”(Freedom)。他能被复制几千个出来吗?

名人反对取消文化

中共公开宣扬“多样性”。华东新闻社(East China News Service)声称,多样性是世界的内在特征,同时私下资助和支持美国的“黑人命也是命”(BLM)运动,以破坏美国社会和整个国家。

创立BLM的三位左翼活动家——艾丽西亚•加尔萨(Alicia Garza)、帕特里斯•库勒斯(Patrisse Cullors)和奥帕尔•托梅蒂(Opal Tometi)——“都为‘自由之路社会主义’组织的前线团体工作……(该组织)是受中国独裁者毛泽东启发的新共产主义运动的徒子徒孙。”智库资本研究中心(Capital Research Center)称。这不是巧合,因为该组织也与中国进步协会(Chinese Progressive Association)有联系,而这个协会与北京有密切的联系。

一些名人正在大声疾呼,反对BLM推广的“多样性”和相关的取消文化。其中一位是摇滚乐队皇后乐队(Queen)的首席吉他手布莱恩•梅(Brian May)。据《千禧年后》(the Post Millennial)报导,梅宣称“在如今深受‘觉醒’文化影响的世界里,不可能产生皇后乐队”。

其他反对取消文化的名人包括亚历克•鲍德温(Alec Baldwin)、约翰尼•德普(Johnny Depp)、JK罗琳(JK Rowling)、吉纳•卡拉诺(Gina Carano)、罗斯•麦高恩(Rose McGowan)和马修•麦康纳(Matthew McConaughey)。

也许这些名人和其他人正在影响民意调查的结果,这些民调显示,正如《纽约邮报》(the New York Post)所指出的那样,过去一年里,公众对BLM和取消文化的支持率显着下降。

2016年10月16日,中国选手彭帅在天津网球公开赛上与美国选手艾莉森•里斯克(Alison Riske)的单打决赛获胜后,与奖杯留念。(STR/AFP via Getty Images)

最后,通过中国文化偶像来反击中共的宣传也有奇效。上个月,中国网球冠军彭帅指控遭到前副总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张高丽性侵犯。从那以后,中共删除了所有提及彭帅的文章,并审查了任何关于她指控的讨论。

彭帅事件引起了世界各地对中共政权的愤怒。女子网球协会(the Women’s Tennis Association, WTA)和其他人正在向中共施加压力。由于北京对待这位网球明星的方式,WTA上周宣布暂停中国大陆和香港的所有比赛。

通过彭帅事件,中共的审查制度、迫害和个人自由的缺乏正在暴露在全世界面前。

结论

对抗中共庞大的宣传机器是困难的,但不是不可能的。西方文化偶像正日益成为突破共产主义谎言的领导者。反宣传是威慑中共的一个因素,因为反击中共的谎言会让人们了解真相,并赋予西方领导人采取外交和具体行动来阻止中共侵略的能力。

西方名人拥有数以百万计的粉丝和追随者,他们增强了对中共行为的批评,并有助于打破中共的虚假宣传。我们需要更多这样的言行!

作者简介:

斯图•克夫克(Stu Cvrk)在美国海军服役30年后退休,担任过各种现役和预备役,在中东和西太平洋拥有丰富的作战经验。通过作为海洋学家和系统分析员的教育和经验,Stu毕业于美国海军学院,在那里他接受了经典的自由教育,这是他政治评论的关键基础。

原文 Countering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Propaganda 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