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冤狱 原清华大学助教海外诉说遭遇

人权日 三位旅澳中国精英控诉中共暴行(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16日讯】六个警察拿六根电棍电击俞平近一个小时,他的皮肤上布满了水泡、血泡。他当时是北京清华大学的博士生。

在派出所,警察用带棱角的方木棍不断猛击孟军的小腿和膝盖,使他的腿部严重受伤。北京清华大学助教孟军当年因寄发邮件传递真相被判十年。

五个犯人把刘占胜的头朝下倒拎起来,塞进水桶里。他奋力把水桶弄翻,他们又弄来一桶水,再弄翻,再弄来一桶水,使他几乎窒息。刘占胜毕业于上海东华大学。

当年,这三位中国高校的高材生,因为修炼法轮功被中共冤判,遭受惨烈的酷刑。他们现旅居澳洲,在国际人权日之际,接受大纪元采访,讲述自己的遭遇,并呼吁国际社会制止中共迫害。

接上文:遭中共酷刑折磨 原清华博士讲述经历

上世纪70年代出生的孟军在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读完硕士后,留校任助教。1996年经本校一位同学的推荐,参加了在校内举办的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班。

他说,“师父的讲法博大精深、振聋发聩,令我折服。”因而走入法轮功修炼。

他说,修炼后他的变化很大。他学会了在矛盾中找自己的问题,不再因为生活和学习中的小事而埋怨他人。以前患有的过敏性鼻炎、慢性胃炎等疾病都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

他还饶有兴趣地告诉记者,他目睹过一件神奇事。1998年的一天,他去北京中关村大操场上参加千人的集体炼功。过程中,一位约50岁的女学员飞了起来,停留在空中1米高,约10秒钟后落地。当时她周围的很多人都看到了。“亲眼见到修炼中的神迹”。

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孟军说,他看了电视上的那些宣传,觉得“太离谱了,简直是在耍流氓,完全是用造谣和诽谤来打压一群好人”。

他看到很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很严重,就觉得此时如果不站出来说话,“于情于理都过不去”。

孟军走上了天安门为法轮功和平请愿,散发真相资料,曾两次被非法关押,遭清华大学强行解职。

他告诉记者,时任“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头子李岚清亲自跑到清华大学坐镇,“因为清华大学里炼法轮功的人多,影响比较大。这让邪恶者咬牙切齿”。

当时孟军到网吧给大量民众发邮件,传递法轮功真相。他将真相发给很多高校和一些门户网站的电子邮件用户。

后来那个网吧被警察盯上,他和同伴去那儿时,看到警察在那里转。此后那个网吧被封了。

2000年12月,孟军在街上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时被警察非法抓捕;2001年12月13日,被北京市中级法院冤判十年,其中一条所谓的“罪名”是“使用互联网传播法轮功资料”。

在谈到自己遭受的酷刑折磨时,孟军举例说,在派出所里警察曾用带棱角的方木棍暴打他,导致他腿部严重受伤,在其后的近两个月里行走艰难。他身上、背上被打得大片青紫,连医生和护士看到其伤势后也惊讶地发出啧啧声。

他说,文革结束时他才三四岁,对中共的整人等邪恶根本没有认知,后来也没去想中共的邪恶,而当灾难降临到自己头上后,他才确确实实切身体会到中共的邪恶程度。

2002年,他被劫入北京市前进监狱。那时监狱采取的主要迫害方式是不让人睡觉,长时间反复播放洗脑造假、诬蔑法轮功的片子,以此摧毁人的精神,逼迫人放弃修炼。此外,监狱强迫人做奴工,制作手工产品,从中牟利。

他听说,在他进监狱前,有位法轮功学员是北京一个县的老师,他因不“转化”(放弃修炼法轮功)并喊“法轮大法好”,被狱警用八根电棍电击。那位学员在一段时间里精神失常。在狱中,他见到过这位学员,他的脸被打成青紫色。

2010,孟军熬过了十年冤狱,出狱了。回家后,他又被警察安排的邻居监视

2012年,他逃离了中国,去了澳洲。

“我离开了这个我所深爱的、生我养我的,但却被邪党占领统治、没有自由的土地。”他说。

来到澳洲后,孟军在法轮功学员组织的各种反迫害的活动中,向人们诉说他在中国遭受的迫害经历。

(待续)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