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中共拖垮WTO 现在转向内循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16日讯】今年是中国加入世贸组织20年,在这20年里,中国不但超过美国,成了世界第一大贸易国,而且,还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不仅如此,现在的中国,还成了美国在21世纪面临的最大的战略竞争对手。可以说,中共在2001年的入世,彻底改变了世界贸易体系和全球地缘战略格局。

有评论说,中国入世20年,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没有预料到中国能够作为一个非市场经济体,在世贸的框架下,发展到今天如此庞大的规模,而且,中共的不守规则,还把一个WTO给拖垮了,美国现在甚至要寻求建立新的贸易协定来捍卫经济利益。那我们今天就来关注一下,中共政府入世这20年,都干了些什么事。

中国入世20年 给世界带来了什么?

2001年12月11日,中国正式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WTO),这是冷战之后,对世界影响最重大的地缘政治事件之一。早在1979年,中美正式建交的同一年,中美两国就在北京签署了中美贸易关系协定,并从1980年2月开始,相互给予最惠国待遇,不过,美国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要每年由总统提出,再由国会审议后延期。而且在八九年的天安门事件之后,1995年,美国总统克林顿仍然延长了中国最惠国待遇,并且将最惠国待遇和人权问题脱钩。克林顿在第二个任期内,也就是2000年的10月,还签署了对华永久正常贸易关系法案,从而结束了对中国的年度审查程序,助推中共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WTO)。

这个法案的通过,对于美国和世界的影响之大都远超预期。过去,美国总统对中国的年度审查,在约束和平衡中国贸易政策方面,提供了制衡机制,并且美国也是抱着一个想法,就是在推动中国经济发展的同时,能够帮助中国走向市场自由化和政治民主化。而且,由于这个年度审查的存在,也让美国企业在进入中国投资时比较迟疑,但是,克林顿政府放弃了这个关键工具,而且美国逐步放弃了贸易和人权挂钩的原则,可以说,这种放弃导致了灾难性的后果。

随后在第二年,就是2001年的12月11日,中国在正式加入世贸组织后,占世界经济的比重,从2001年的4%一路攀升,到2020年已经增加到了17.4%,成为了“世界工厂”。根据中共官方数据,中国的GDP排名,在2006年挤下英国,2007年超过德国,2010年再超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与此同时,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也在迅速扩大。从BBC报导中的这张图片可以看出,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在2018年时达到了4,190亿美元,是2001年时贸易逆差的5倍。

不仅如此,来自中国的竞争,重创了美国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和就业。经济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的经济学家罗伯特·斯科特(Robert Scott),早在2000年就预测,中国加入世贸会给美国带来严重的工作流失,斯科特说,中国入世导致了美国贸易赤字的剧增,到2018年,来自中国的进口商品,导致美国流失了370万个工作岗位。

但是,最根本的问题,并不在于贸易逆差大小,而是中共并没有遵守入世承诺。

2015年时,美国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TIF)发表了一个报告,题目是《虚假承诺:中国(共)的入世承诺与实践之间的巨大差距》,报告通过逐条比对,发现在限制市场准入、限制技术或是知识产权转让领域,以及在对国有企业(SOE)和出口行业的补贴等规定上,中共完全没有遵守入世承诺和成员资格要求。

比如,为了刺激出口,中共实行出口退税政策。一些企业为了赚取退税,以低于成本价出口商品,导致中国货在国外卖得比在国内还便宜。此外,中共政府实行的产业补贴、低息贷款等政策,都违反了WTO原则。美国贸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曾经在今年的《各国贸易壁垒评估报告》中强调,加入世贸近二十年来,中国始终没有提供一份完整的中央政府补贴通报。

中共承诺,在15年的过渡期期间,会逐步开放金融服务、信息网络、影视文化、农产品等,但在2016年底,过渡期满之后,这四个市场仍然都是关闭的。

另外,中共在入世时还承诺,逐步取消市场准入限制,开放外资进入,允许独资、合资或全资拥有子公司。但是,在中国允许外资进入的领域,外国企业却被迫按照中共政府的规定进行技术转让。此外,中共还盗窃其它国家的知识产权,包括销售假冒商品和盗版软件,以及窃取企业机密。非牟利机构美国国家亚洲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Asian Research),曾在2017年的一份报告中估计,盗窃知识产权给美国造成的经济损失,每年可高达6,000亿美元,其中最大的损失来自中国。

这也就是为什么,在2018年中美贸易谈判中,美方除了要求减少贸易逆差之外,还要求中方将进口关税降到对等的水平,并且要给予美国投资者公平和非歧视的市场准入,以及终止国有企业补贴和其它政府支持,停止盗窃知识产权,停止强制转让技术等等。

自由贸易的基础是:自由开放的市场、自由竞争的企业,以及鼓励竞争的市场机制。而WTO的9项基本原则,也可归纳为“非歧视性原则”、“公平贸易原则”和“透明度原则”三大类别。但是中共在享有WTO好处的同时,却在不断的破坏WTO的基本原则,通过操纵汇率、政府补贴以及盗窃知识产权等一系列不公平和不道德的手段刺激出口,对全球自由贸易体系构成了前所未有的威胁。

事实上,从一开始,中共就没有遵守WTO规则的诚意,是以渗透和造假骗取了美国的最惠国待遇。前美国国防部官员、“中国通”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在2018年7月出席国会听证时披露,一位中国大陆外逃者证实,中共在1995年到2000年期间,通过系统性造假,欺骗美国国会通过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的审议,为中国加入世贸铺平道路。一方面,中共在和美国的频频接触中,不断释放假的宣传信息,让美国认为中共会遵守WTO的规则,中共还研究美国政治上的错误路线,并利用美国政界的内部分歧进行渗透和操作。

一些西方政治家和理论家曾经期望,中国的经济发展会引发政治民主化。比如,克林顿就曾经说过,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中国会变得更自由。但事实大家也都看到了,中共箝制互联网上的言论自由,并且利用互联网和人脸识别等高科技手段,对民众实行严密监控,变本加厉地迫害不同政见人士,并且强制在中国的外国企业帮助中共实施监控或者打压自由。

如今,世界各国都意识到了,中共是全球贸易规则的破坏者,因为中共政府主导的模式,和市场完全不相容,和法治理念完全对立,跟WTO的原则完全背道而驰。但是WTO的争端解决机制,却对中共无可奈何。美国几乎赢得了所有的对中国提起的WTO诉讼,但是,却没有什么实际的价值,因为中共根本没有改变,依然是我行我素。所以,川普政府才会绕开WTO,引用301条款的授权来捍卫美国的经济利益。

WTO亟需立法变革,但在目前,WTO组织内部陷入僵局。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出现了众多其它区域性贸易协定。比如《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简称CPTPP,以及《美墨加协定》,还有各经济体之间的双边自贸协定等等。这些区域贸易协定和双边自贸协定涵盖的议题,往往比WTO更广,开放水平也更高。所以,一些专家认为,这些区域贸易协定,是未来全球贸易发展的方向。

目前,中共参与并主导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就是RCEP,并且在9月份时宣布正式申请加入CPTPP。不过,日本、澳洲等成员国,都在质疑中国的现行体制,是否符合这项协定的高标准。

我们看到,世界各国必须从中国入世中吸取一个教训,那就是,以为让中共加入一个全球性的自由贸易体系,就能够改变中共的想法和做法,是不切实际的。因为中共的政治体制决定了,它有自己的一套政治制度、意识形态和经济模式,根本不可能在中共党的核心利益上做出让步。

改革开发至今 中共走向穷途末路

不过,时至今日,美欧等西方国家也开始认清现实了,中美贸易战也早就蔓延到科技、金融、政治,甚至意识形态和国家安全的层面。中共面对的国际环境正在迅速恶化,而且随着中国政治不确定性的增加,监管措施的不断加强,环保门槛的逐渐提高,中国的营商环境也正在进一步恶化,有大批外企选择了撤离中国。

如今,“中国制造”的低成本优势正在逐渐失去,“世界工厂”的地位已经不稳,各国开始将供应链迁回本国、或者是转到印度和东南亚等地区。而且,中共过去依靠强制技术转让和盗窃知识产权,以极低成本获得高新技术的“漏洞”,也在被美国和其它国家慢慢堵塞。

虽然中共领导人提出要进行经济转型,转向以内循环为主的经济模式。但是,“内循环”真的行得通吗?

网上有一篇评论文章说的非常犀利,我们这里也分享一下,这篇文章的作者说,没有西方的资本、技术、市场、管理和营运方式,没有美国主导的国际金融贸易规则和机制,没有和谐安定的国际安全环境,所谓“中国崛起”、“中国奇迹”,统统都是镜中花、水中月。您还真以为是党的领导、制度自信和人民勤劳勇敢带来的吗?所以,谁信“内循环”,谁就是傻子!除非有人要关起门来过“苦日子”、“穷日子”。

文章还质问说,现在,改革变成了“改回旧时代去”,开放变成了向非洲开放、对落后开放。但是,没有货币购买力的非洲,怎么可能成为中国的贸易伙伴呢?顶多是扶贫对象。历史必将证明,中国这一波“弃白纳黑”、“弃高就低”必将失败,“内循环”是行不通的,“外循环”也必须是“西循环”而非“黑循环”。

当年,中国进行经济改革和加入WTO,是为了获得更大的经济增长,利用来巩固其执政的合法性,目的是实现更大的政治野心。但是,一个更自由的市场,虽然能鼓励竞争,但是在西方放弃了贸易与人权挂钩的原则之后,中共就像脱了缰的野马,在全球疯狂扩张,而现在,二十年后的美国也不得不反思自己酿成的苦果,不过,中共同样也在品尝自己造成的恶果,在二十年不择手段地急速扩张后,提振中国经济的动能几乎全部失灵,没有出路的中共,正在走向全面倒退的回头路上。

财商经济研究所
策划:宇文铭
撰文:李松筠
编辑:蔚然、宇文铭
剪辑:曲歌
监制:文静
订阅财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