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美国儿童面临的洗脑教育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John Mac Ghlionn撰文/信宇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16日讯】在中美两个大国之间的紧张局势达到历史最高点之际,很有必要思考以下两个问题:这两个国家正在培养什么类型的儿童?哪国学生将更有能力应对未来的挑战?

众所周知,中共把持的教育标新立异,与众不同,这种教育重虚构,轻事实,年仅7岁的孩子就要学习把国家领导人称为“习爷爷”的教科书。事实上,从小学到大学,各个年龄阶段的学生接触到的教科书充斥着宣扬习近平思想的论调。

而在美国,正在发生一种另外一个类型的灌输式教育,影响波及从小学到大学的各个阶段教育层面。这就是“批判性种族理论”(Critical Race Theory,简称CRT),旨在侵蚀儿童的善良与纯真,这是一种新马克思主义哲学,《华尔街日报》的描述恰如其分:“对平等机会、优良品德和客观公正统统拒绝。”

面对中共洗脑和在美国的洗脑,人们不禁发问,哪种类型的灌输更加糟糕?毫无疑问,两者都是面目可憎令人厌恶的。毕竟,今天的孩子就是明天的主人。

行文至此,必须首先郑重说明:本文并不是对中共和美国的直接比较。一个国家是由极权主义政权统治管理,而另一个国家不是。在美国,人们显然更加自由。而在中共治下,自由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普通民众受到严密监视,不同声音受到快速打压。

本文拟对中美两国内存在的不同危险思想及其产生的影响进行比较探讨。外界早已对发生在中国境内的种种事情见怪不怪习以为常,因为中国的对外宣传受到国家机器的严密控制。然而,在美国全国范围内最近推动针对儿童的教育灌输,既令人震惊又令人痛惜。

也许有人会指责我小题大作耸人听闻,那么请大家思考一个问题:什么是灌输?灌输无外乎就是教导一个人或团体不加批判地接受一套思想的过程。教育就其本源而言,就应强调批判性思维。然而,在灌输的过程中,就连参与批判性思维的愿望就被指责为不合时宜了。在这个环境下,孩子们只需要服从指令,对任何怀疑性思想摁下无限期的暂停按钮。

在中国,“习近平思想”早在2017年就成为中共党章的一个核心组成部分。显然,受毛泽东时代领袖崇拜的启发,习近平正试图培养新一代的忠实追随者。

根据中共国家教材委员会规定,从小学到大学的每一本教材都应该“反映中共和党国的意志,并直接指导人才培养的方向和质量”,特别是在小学阶段,“应培养学生对党、国家和社会主义的热爱和正确认知”。

而在美国,毫无疑问,灌输式教育也正在对年轻人的成长产生有害影响。

今年4月,田纳西州一位对时事忧心忡忡的母亲警告其他家长关注CRT运动带来的多重危险。有一天,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妇女称其7岁女儿从学校回家,告诉家人她为自己的白人身份而感到“羞耻”。然后女儿问她的母亲,为什么这么多人讨厌她,只是由于她拥有白色的皮肤。这个小女孩心烦意乱,“情绪低落”,说自己再也不想上学了。

而在加州橙县(Orange County),学生家长们亦对CRT运动产生了激烈的意见分歧。他们还就学校课堂是否应该设立一个名为“民族研究”的科目争论不休。今年早些时候,加州更是创造了历史,成为全美第一个将“民族研究”课程作为高中毕业必修课的州。

对于普通民众而言,民族研究涉及种族和民族、性事和性别等方面的研究。甚至可能的话,民族研究似乎是涵盖范围比CRT更广泛的课题,可以借机将性别意识形态强加至基于种族的各方对话。当前,越来越多的争议性话题被强制带到美国课堂,教育离其最初的目标已渐行渐远。CRT运动不是通过敬畏感和发现力来团结孩子,而是试图制造分裂,变相否认客观真理。

2021年6月12日,弗吉尼亚州利斯堡的劳登郡政府大楼门前,民众在反对学校教授“关键种族理论”(CRT)的集会上高举标语。(Andrew Caballero-Reynolds/AFP via Getty Images)

英国著名哲学家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Ludwig Wittgenstein, 1889-1951)曾经说过:“一个新名词就是一颗在肥沃的思想土壤里播下的新鲜种子。”那么,一大堆新名词涌现了,意味着什么?一种全新的语言定义了数百万思想摇摆不定的人群看待世界的方式,那又意味着什么?

目前看来,若要描述各种性别认同需要一批新名词,需要编纂一部新词典来收录这些新词,加州的孩子们又有一大批新知识要学习了。

放眼未来,发生在中美两国课堂不同类型的思想灌输将对学生产生严重的影响,这个影响涵盖心理、精神、情感和经济等各个层面。

CRT运动在创立之初就旨在制造更大的群体分裂,将民众分成“压迫者和被压迫者”以及“特权者和弱势者”等各个群体。美国已经分裂了;一些作者更发文警告称,整个国家可能正在走向一场新型内战。美国学校里发生的事情只是在煽动仇恨和分裂。

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共的灌输系统旨在统一民众思想。这个系统是否成功仍然有待观察。

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树曾经写过这样一段话:“孩子们的心灵是可塑的,然而一旦成型,就很难令他们回到原来的样子了。”

那么孩子们的思想呢?当然,他们的思想也是可塑的。但是,当一个孩子从小学入学到高中毕业,经过整整十年的无休止思想灌输,这种内心损害已经难以修复,甚至无计可施了。

在中国,通过让所有学生同唱一首赞歌(事实的确如此),中国共产党正试图打造一支更有凝聚力的部队。而在美国,许多学生则怀着对他们自己、对生长于斯的国家的深仇大恨,进行着一场“自我鞭挞”。

作者简介:

约翰‧麦克‧格里昂(John Mac Ghlionn)是一名研究员和散文作家,其作品发表在《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悉尼先驱晨报》(Sydney Morning Herald)、《新闻周刊》(Newsweek)、《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美国观察家》(The Spectator US)等国际知名媒体。他还是一位社会心理学专家,对社会功能障碍和媒体操纵等领域有着浓厚的研究兴趣。

原文:Brainwashing America’s Children: The Dangers of CRT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立场。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