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报导屠杀 大纪元记者尼日利亚被捕

(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报导/原泉翻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16日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他(卢卡•宾尼亚特)一直在报导大屠杀的真相。没有人(因大屠杀)被起诉。”道格拉斯‧伯顿说。

道格拉斯‧伯顿谈到《大纪元时报》记者卢卡•宾尼亚特被捕和尼日利亚基督教徒被大规模杀戮。

一周前,《大纪元时报》记者卢卡•宾尼亚特(Luka Binniyat)在尼日利亚被捕,此前,他报导了一起38人被屠杀的事件。根据《网络犯罪法》,他被指控犯有网络跟踪罪,专家称,这一法规常被用来压制言论自由

伯顿说,“他们在一个无权给予他现金保释的法庭上起诉宾尼亚特,所以现在他被关在卡杜纳的监狱,那是个非常可怕的地方。”

今天,我们采访了《大纪元时报》非洲分部的编辑道格拉斯•伯顿(Douglas Burton),以了解尼日利亚当地发生的事情。

“因为太多人被杀,那里看上去像一片坟场。你如果退后一步来全面看整个事件,这是一场针对基督徒的战争。”

杨杰凯: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杨杰凯(Jan Jakielek)。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

杨杰凯:道格•伯顿,欢迎来到《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伯顿:我很高兴能来,杨。

《大纪元时报》记者尼日利亚被捕

杨杰凯:道格,我们现在有一个相当困难的情况,一名《大纪元时报》记者在尼日利亚被捕入狱,他的名字是卢卡·宾尼亚特,我想确认一下没说错他的名字。

伯顿:对,没错。

杨杰凯:你能给我们描述一下发生了什么吗?我们一会儿再深入讨论各种细节。

伯顿:好的,杨。卢卡•宾尼亚特是尼日利亚中部的五位记者之一,我曾指导过他们。我今年2月开始做《大纪元时报》的记者,我告诉我的编辑,我与当地的一些记者有合作,他们给我提供目击者的证词,并为我联系目击者。

他是一个很乐于助人的编辑,是我在共事过的对我帮助最大的编辑——斯蒂芬‧格雷戈里(Steven Gregory)。他说,“当然,我们干吧。”从那时起,我一直帮助这些记者,其中一些人是公民记者,但卢卡•宾尼亚特是一名职业记者。他在知名报社做了超过25年的正规记者。

大概是在今年5月或6月,我开始与卢卡合作,他52岁左右,有家人,孩子已成年,他来自卡杜纳( Kaduna)州东南部,那里是战场、杀戮区,卢卡是艾缇雅普人(Atyap),艾缇雅普是个很大的部族,还有所谓的牧民,主要是富拉尼(Fulani)人,艾缇雅普和富拉尼两个部族之间冲突不断。

卢卡一直在做最前沿的报导,真实报导卡杜纳大屠杀中发生的事情,这是他吸引我的原因。因为他说实话,而且说了太多的实话,这导致他进了监狱。

报导发生在尼日利亚中部的屠杀

杨杰凯:那麽我们就从这里开始谈,好吗?作为我们媒体的非洲编辑部编辑,现在和你一起工作的这群记者在做哪方面的报导呢?

伯顿:他们报导发生在尼日利亚中部地带的对手无寸铁的人进行的屠杀,屠杀主要发生在两个州,卡杜纳州,这是尼日利亚第三大州,还有邻近的高原州。自2015年以来,这两个州的屠杀事件不断升级,在尼日利亚大约12个州,都有激进的穆斯林发动的袭击事件。

杨杰凯:那麽,让我们从更大的角度来理解这个我们称之为冲突,你称为大屠杀的事件。到底发生了什么?证据告诉我们什么?

伯顿:情况很复杂,因为尼日利亚是一个非常大的国家,人口超过2.18亿,是非洲最大、最富裕的国家,也是西非的主要国家。很多人都听说那里有战争,或者有一个叫做博科圣地(Boko Haram)的叛乱组织,(“博科圣地”的)意思是禁止西方教育。

博科圣地很早就试图与(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IS)结盟,我想是在2014年、2015年,自那时起,博科圣地已被吸收到一个名为“伊斯兰国西非省”(Islamic State of West Africa)的新兴伊斯兰组织中。关于这场冲突有很好地报导。

政府一直在打仗,并取得了很大进展,将“伊斯兰国西非省”逼到尼日利亚东北部的一个角落,但关于另一个叛乱的报导则少得多,该冲突涉及与富拉尼族有关的游牧民族或半游牧民族。

自2010年以来,特别是自2015年以来,对乡村的袭击越来越多,有时会有30、40、50或100人在这些袭击中遇害,其中包括将村庄夷为平地。这些袭击者是武装民兵,或者可以说是雇佣兵发动的夜袭。

这是我的小组报导最多的话题,这些掠夺性的袭击,显然是为了清除该地区的农民,并占领他们的土地,给那些游牧民族的牛群放牧。

美国人需要关注其它国家的恐怖主义

杨杰凯:作为一个从事过国际人权问题的人,你可能会对我问的这个问题感到惊讶,但我认为这很重要,比如,美国人为什么要关注发生在尼日利亚的大屠杀?

伯顿:这是个好问题。事实上,美国人必须关注其它国家的恐怖主义,因为他们会来到美国。尼日利亚国际委员会的斯蒂芬•埃纳达(Stephen Enada)曾数十次表示,尼日利亚发生的事情不会停留在那里,将会来到美国。你还记得十年前的“鞋子炸弹袭击者”吗?鞋子炸弹袭击者是个尼日利亚人,他想在鞋子里放炸药炸毁一架飞机。

有许多恐怖分子来自中东,他们在美国发动或者策划了袭击。美国发生了数次恐怖袭击,恐怖分子来自中东,对吧?因此如果我们允许“伊斯兰国西非省”蓬勃发展,成为一个哈里发国家,这是可能的,那么它将成为一个资助恐怖主义的国家,恐怖主义将遍及全世界,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北部和伊拉克就是这样发展壮大的。

所以,恐怖主义可以来到美国。我们必须关注的另一个原因是,尼日利亚是西非的主导国家,那里发生的事情很容易影响周边国家。

如果穆罕默杜·布哈里的政府变成了一个独裁的伊斯兰国家,或者一个伊斯兰主义国家,而不是美国的盟友,纸面上是盟友,但如果它成为一个对美国怀有敌意的国家,它的政府和文化将影响周围的共和国——如尼日尔共和国、贝宁共和国、马里共和国和乍得共和国,那么有10个国家可能会效仿。

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原因。另一个原因是美国人本质上是一个有道德感的民族,他们的国家传统是关注侵犯人权的行为,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