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危险2类实验室 美病毒学家曝一大问题

讲述/前美国陆军研究所病毒系实验室主任林晓旭博士 苏冠米整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16日讯】日前,台湾一名女研究助理在P3实验室,不慎接触到新冠病毒病原体,感染了Delta变种,打破了台湾近日零确诊纪录。

P3实验室P4实验室都是进行高危险生物实验的地方,美国病毒学专家、前美国陆军研究所病毒系实验室主任林晓旭博士分享他在里面的亲身经历,并点出实验室运作的最重要问题。以下为林晓旭的专访精华整理:

最危险的2类实验室 爱滋病毒就在身边

实验室生物安全等级共分为四级,风险由低到高,分别是P1、P2、P3、P4。P4实验室(第四等级)的风险最高,P3实验室(第三等级)为第二高。

分类依据是实验的病原体对人体危害程度,以及人类有没有治疗的方案。

P1实验室是最普通的类型,主要是大肠杆菌这类危害低的细菌。P2实验室多了生物安全操作台,可以进行很多种细菌、病毒、真菌的试验。大学实验室、医院样品检测室多为二级。

P3实验室研究的病原体,对人类的感染力增强,从飞沫传播到空气传播的病毒都有可能。这些病毒、细菌风险较高,治疗也较困难。例如,流感病毒H5N1型、HIV病毒(爱滋病毒)等。

P4实验室研究的病原体最危险,致病性强、发病快、病情严重且无有效药物可医治,感染者会很快死去。例如伊波拉病毒、拉萨病毒等。

实验室生物安全等级共分为四个等级,分别是P1、P2、P3、P4。(健康1+1/大纪元)

P3、P4实验室因危险性高,会全方面保护研究人员,并避免病原体有任何泄漏的可能性。同时,研究人员除了要确实遵守实验室的规范及管理,还要有很强的安全意识。

我在P3实验室进行HIV病毒实验时,曾遇过一个情况:使用离心机以取得高浓缩的HIV病毒,在离心机运转停止后,发现离心机的盖子外,有一点点病毒红色培养液的痕迹。

此时就要有警觉:离心机的盖子不能打开了,因为不知道里面是否有管子破裂,才造成培养液漏出。同时,立刻告知实验室人员,此处可能有病毒泄漏。在准备额外保护装备后,才能打开离心机,进行下一步处理。整个实验室还要进行全面消毒,两周后才再度开放人员进入。

进行动物实验更危险,需要更高警觉的防范意识。

比如说,用来实验的动物有大有小,有些动物很难管控。以前我所在的研究所,有一个地方是专门养蚊子的。这些蚊子都被喂了登革热病原体,关在隔离室内,用来进行病毒传播路径的研究。

问题是,这些会飞的蚊子都很小只,即使隔离起来,还是会有蚊子不知从何处飞出来,所以实验室会准备小电棍来打蚊子。只是,偶尔仍会有蚊子黏在实验室衣服上,被带到其它房间。甚至发生过研究人员在防护装备穿戴完整下,莫明被蚊子叮咬的情况。也就是说,处处都不得疏忽大意。

P3以上实验室泄漏病毒有多例 多与人员疏漏有关

根据台湾媒体报导,感染新冠病毒的前中研院女研究员与所待的P3实验室,从被实验鼠咬伤的处理、到实验室清洁、卸除防护装备等环节,并未确实遵守正确流程(SOP)。

台湾这则消息让人遗憾,这是实验室管理的巨大疏忽。在这样等级的实验室,就算只是被针头刺了一下或有高量病毒的吸取液滴到桌面,都必须纪录下来并交代清楚。被小鼠咬伤的事情,更要立刻向上级汇报、进行隔离等处理。因此在这次的事件中,实验室的管理及对人员的培训,肯定都有问题。

研究人员在实验室感染病原体,全球过去发生过多次,甚至有研究人员感染后,又进一步造成社区感染。原因可能是实验室设备、器材出问题,造成实验样品外泄,但更多是研究人员未严格遵守操作程续造成的。

2004年SARS疫情再度爆发,就是因为北京有实验室人员因操作失误而被感染,却没有即时通报。该名实验室人员后来又到其它地方,最终造成社区感染。

2019年,中国兰州一家生物药厂发生布鲁氏菌泄露,原因为实验样品过期没有完全灭活,结果造成实验室60多人感染、整座城市至少3000多人感染。

在高风险的实验室里,连打瞌睡都是很危险的举动。有些实验的操作很枯燥,需要不断重复一个动作,把样品一个孔一个孔地加到试管里,真的容易让人打盹儿,但还是要时刻保持清醒。

P4实验室分布全球 管理是最大考验

最危险的P4实验室,又被称为“魔鬼实验室”,在全球有59个:欧洲25个、北美14个、亚洲13个、澳洲4个、非洲 3个。它们又分别设在全球23个国家。

风险最高的P4实验室,在全球有59个。(健康1+1/大纪元)

大范围的建立P3、P4实验室,主要是希望能搜集更多全球的样本,以应对全球的流行疾病,预测下一波大流行是什么病毒。但实际上,在人类历史中,从来没有准确预测过流行病毒的爆发。

相反,这些实验室的大量兴建却增加更高的风险。能不能有效管理好P4实验室,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全球的P4实验室,多是美国国家卫生院NIH出资,由美国大学协助监督不同国家安全操作。实验室管理包括:实验室的运作能不能持续保持安全性、关键执行能否到位、能否定期安全操作检查,以及专业人员的培训能否持续进行。

实验室安全操作是这个行业最首要的问题。但这些设有P4实验室的国家,仅25%的全球卫生安全指数得分为“高”。只有40%是国际生物安全及安保监管专家组成员(美国、加拿大、英国、法国、德国、瑞士、日本、新加坡、澳大利亚)。

设有P4实验室的国家,仅25%的全球卫生安全指数得分为“高”。(健康1+1/大纪元)

另一方面,中国自去年以来,开始在国内快速建立更多P3、P4实验室。中国科技部副部长相里斌说,中国已审批通过,准备在全国建设3个P4实验室、88个P3实验室。光是广东一个省,就要建25~30个P3实验室,这是一个相当夸张的数字。这样一个省,有2~5个P3实验室就足够了。以“大跃进”的方式大规模兴建危险实验室,有没有必要?这很令人担心。

大量的P3、P4实验室将带来的安全方面的纰漏,是很难防堵的一件事。

其中关键的一点:相关专家能不能即时培训到位,跟上扩建的速度?以最早传出新冠病毒的武汉为例,当地实验室聚集很多全国属一属二的病毒专家,也很难保证安全。位于哈尔滨的一间P4动物实验室,就出现过病原体泄漏。

现在全球都在防范新冠病毒,却又造了很多危险的实验室,我觉得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在全球引起的重视,是相当不够的。

坦白说,我不欣赏全球建立这么多P3、P4实验室的思路,等于放了很多潘朵拉盒子。任何一个地方的实验室只要出了大的问题,不仅会为当地带来巨大风险,甚至可能变成全球性的灾害。

身处纷乱之世,心存健康之道,就看健康1+1!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