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州:中共借疫情加剧迫害善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病毒引爆全球大瘟疫已经两年了,给人类造成重大伤亡、恐惧和损失。大疫中,各个受害国家的政府出台施展救民惠民政策,应对疫情,与民患难,与此相反的是,作为疫情发源地的中共,不但不反思自己泄露病毒的罪过,对外拒绝国际调查疫情真相,对内却趁机为借口,变本加厉,加紧迫害善良民众,制造恶中之恶。

封锁期间,趁机作案

平常日里,人们经常外出打工等活动,家里家外,进出自由,不受限制,还时常不在家中,中共恶徒想骚扰或绑架好人,作案的成功概率不大,瘟疫发生后,惊慌失措的中共,采取了最原始的防控措施应对,一味的封锁,即封村封小区等,使人员流动量缩小,许多人被封锁在家里,给中共不法分子上门作案制造了机会,轻易抓人得逞。

二零二零年,京城疫情反反复复,当局防控时封时解,就在七月十九日至二十一日,北京市政法委610、国保和多个派出所趁机疯狂作案,野蛮入室抢劫绑架。法轮功学员许娜、李宗泽、郑玉洁、李立鑫、郑艳美、邓静静、张任飞、刘强、孟庆霞、李佳轩、焦梦姣等11人被绑架劫持,后被公检法构陷,非法关押一年多,2021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九日上午9.30分在北京市东城区法院非法开庭。

不思悔罪,重判重罚

瘟疫突发,洞察天机的法轮功学员立即引经据典,对此进行析解,指出大疫发生的主要原因是中共迫害善良的巨大罪恶招来的报应,是针对中共而来的。郑重强调,只有远离中共和诚念九字真言,才是保命秘方。并广传秘方和真相,展开救人救世活动,事实上,很多新冠患者因此秘方得以获救。危难救人,善莫大焉,哪一个正常的政府都会求之不得,即使是制造罪恶的中共政府,如果借此反思悔罪,停止迫害,或许瘟疫飘然消失,人类能减少无数死亡。但中共疯狂不归,面对救人的善良者,反而重判重罚,迫害不休,阻止救人。

二零二零年年初,哈尔滨疫情严重,街道、小区少有见人,人们被困家中惊恐慌乱。四月七、八日,哈尔滨市香坊区七名法轮功学员李力壮、霍晓辉、唐竹茵、李艳清、丁燕、焦其华、赵丽华,在车上打电话告诉世人大疫来临莫惊慌,大家不妨试一试这个良方,就是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许多人都表示感谢。他们却被大庆市国保和让胡路区龙南分局警察蹲坑、跨地区绑架构陷。二零二年十一月十七日,被大庆市让胡路区法院枉判,除了李艳清外,六人都是重判重罚:李力壮被非法枉判十年八个月,勒索罚金八万;唐竹茵被非法枉判九年四个月,勒索罚金五万;赵丽华被非法枉判七年五个月,勒索罚金四万;霍晓辉被非法枉判七年三个月,勒索罚金四万;丁燕被非法枉判四年二个月,勒索罚金三万;焦其华被非法枉判四年,勒索罚金三万;李艳清被非法枉判一年十个月,但被勒索罚金二万。

缩减程序,暗箱操作

疫情发生后,中共公检法立即以防控为借口,将所谓的法律程序一一缩减,使原本就非常简化的程序走向暗箱操作,大部分当事人的告知、申请、会见、辩护、上诉、申诉等程序权利几乎都被剥夺,外地来的辩护律师被拒之门外。非法庭审也只是从视频草草进行,匆匆了结,秘密判决投狱。非法判决成了非法劳教。

陆永堂,山东沂南县湖头镇西太沟村民,今年七十四岁。陆永堂夫妻二人主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家庭和睦,邻里关系融洽。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二日中午11点左右,陆永堂的妻子李京花和同伴张修珍(齐家店子村人)在去集市的路上,遭到苏村镇小河村网格员付华云的恶告,苏村派出所出动协警,去集市绑架了李京花,张修珍走脱。

随后,苏村派出所伙同胡头镇派出所,派出两辆车、十几个警察协警直接闯入李京花家进行非法抄家,将李京花丈夫陆永堂一同绑架,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第二天,李京花因为体检显示高血压被送回家,家中被严密监视。公检法以疫情为由,缩减程序,秘密办案作案。不断上门骚扰、恐吓、审问陆永堂的妻子李京花,使李京花遭受极大压力。陆永堂老人后被非法秘密判刑三年半,有消息说陆永堂老人被秘密劫持到了山东男子监狱。

强化洗脑,无赖之行

大疫突发,中共首先想到的不是抓紧防疫,而是快速维稳,法轮功学员本来是社会最守法稳定的群体,此时却被当局当作最大的维稳对象,虽然一部分法轮功学员被抓进了监狱,但当局对在家的法轮功学员们也是居心叵测,就把一大部分人群绑架到洗脑班,进行所谓清零迫害,洗脑班的规模、次数都超过了往年,采用的都是无赖手段,基本是软磨硬缠、威胁恐吓、株连亲朋单位,由于害怕曝光,参与洗脑迫害的恶徒不敢明示自己的姓名职位,洗脑班的地点也是一再变换。

二零二一年农历八月份,山东省蒙阴县桃墟镇和联城镇的党政、610、派出所人员宋合朋、类某、李峰、张俊等胁迫大庙村、耿家庄村、西南峪村、东团埠村、百泉峪村、葫芦坡、大河峪村、大庄村、杨家庄村的村干部王兆兴、公茂福(富)、张利、张成武、方国财等,以影响子女家人上学就业当兵等邪恶政策,将当地法轮功学员王焕荣、王相凤、王爱芹、石桂秋、宋德荣、张成法夫妇、石运明、王光建、王家勤、孙付胜、类维成、徐门章、李学安夫妻,类衍华,杨俊廷、王贵廷、杨光友夫妻、杨世富等二十多人,分期分批劫持到洗脑班迫害,强迫看诽谤大法的录像,逼写三书或签字、说违心话,企图逼迫他们放弃信仰。洗脑班主要在县城和孟良崮脚下的一个黑窝里。临沂610和洗脑班的人员也经常到场灌输歪理邪说。

取保之后,偷偷构陷

疫情中,中共看守所一般不敢收留当事人,派出所作案抓人后,只好给当事人办所谓取保,但是,按照中共的法律,取保后,当事人没有其他非法行为,一般一年后就解除取保,押金被退回,恢复自由,但中共派出所往往为了增加、凑足案件数量,领取奖金,又偷偷渎职作案,将取保的当事人构陷到检法机关,故意制造冤假错案。

杨广珍,62岁,退休女教师,二十多年来,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修心向善,曾多次被中共非法抓捕到派出所。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二零年四月份疫情期间,杨广珍又被莒南县公安局副局长王世强、国保大队副队长郭强、城西派出所所长王波涛等警察绑架,警察非法抄走大量私人财物,期间杨广珍被关铁笼、非法审问、做唾液检测等,第二天晚上被逼迫在取保候审书上签字,释放。同年十月中下旬,杨广珍遭莒南县国保大队副队长郭强构陷到莒南县检察院。十一月初,莒南县检察院将案卷移交临沭检察院。二零二一年十月八日上午,临沭县法院第二次非法庭审退休教师杨广珍,并当庭诬判两年.

胡乱隔离,毫无人性

隔离防控,这是中共推出的最原始的防疫手段,我们不去讨论这种手段有没有必要和有效,但有一点应该是常识,隔离应该是针对被病毒感染和确诊人员,如果把这种手段施加在正常人身上,就没有人性了。疫情期间,这种手段却也被中共当成了害人的手段,以隔离之名行害人之实。

二零一九年七月份,山东沂南县公检法、临沂看守所和临沂人民医院合伙将法轮功学员王西杰的妻子李长芳残害而死,后将他的姐姐王西爱绑架劫持到了看守所。二零二零年二月份,王西杰也被非法绑架劫持到一个地方,警察开始对他是不管不问,只是说疫情原因,把他隔离十四天就放人。后来就露出来了青面獠牙,许诺只要他答应将李长芳的遗体火化了,政府立即把他和王西爱释放回家,还可以得到一些赔偿金。此时的王西杰才明白国保为什么绑架他和姐姐的邪恶意图了。王西杰断然拒绝了恶徒们的无理要求。

沂南县公安局和依汶镇派出所警察随后找到他的儿子威逼和施加压力,孩子虽然很清楚这些警察绑架爸爸和姑姑的目的,毕竟涉世未深,最后处于对爸爸安危的担心,无奈之下,违心地同意火化妈妈的尸体。而这一切王西杰都被蒙在鼓里。王西杰妻子的遗体被火化后,王西杰被释放回家,但王西爱却被沂南公检法非法判刑入狱。

欺骗民众,强打疫苗

“知情、自愿、同意”,这是中共要求民众打武汉新冠病毒疫苗的政策,但许多民众知道中共的疫苗是灭活毒疫苗,风险性大,不愿打,基层政府却把打疫苗当作政治任务推行,换取上级的名利,以株连手段逼迫民众去打疫苗,如果不打,很可能受到迫害。

山东潍坊护理职业学院19岁的大一学生李慧,在校(益都校区)期间因选择不打疫苗,被学校老师校长或同学恶意举报。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二日,老师带领警察闯入李慧宿舍,非法录像和搜查,搜出五本大法书籍、二百多张翻墙卡片和16个护身符、一个U盘。李慧随后被绑架到青州市城里公安局,后被非法关押在潍坊看守所。

期间家属多次去要人,国保大队都以未“转化”为由,拒绝放人,同时逼迫家属写“保证书”和所谓帮助转化李慧的书面材料。家属拒绝后,潍坊青州国保大队带领李慧家乡的联城派出所十几个警察闯入家中非法抄家。李慧母亲因李慧父亲刚去世几十天,加上担心李慧安危,受到警察惊吓的她当时晕厥。村书记和村里医生及时赶到李慧家中。警察怕出人命,不再非法搜查,怒气冲冲地离开。但李慧被青州市法院非法判刑七个月,并罚款五千元。这期间,青州市公安局和青州法院经常用李慧的自由来逼迫李慧母亲写所谓“保证书”。

隐性虐杀,依然猖獗

中共从迫害法轮功之初,一直以酷刑虐杀善良,二十多年来,命案惨案不计其数。瘟疫发生,各地封锁,派出所、看守所、洗脑班、监狱更是与外界断绝了一切关系,隐性虐杀疯狂逞凶,活摘器官时有发生,肆无忌惮,冤死案例有增无减。

据明慧网报道统计,二零二一年一至十月份获知有101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含冤离世。迫害致死案例分布于大陆二十四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54个城市。

其中,21名法轮功学员在派出所、看守所、监狱非法关押期间被迫害致死,占被迫害致死人数的20.8%。看守所迫害致死9人:李现习、毛坤、程卫星、郭振芳、魏明霞、李建设、郭保军、施梦巧、姚新人。派出所迫害致死2人:孙丕进、董建全。监狱迫害致死10人:张子友、吕观茹、徐静、付贵华、潘绪军、公丕启、潘英顺、丁桂英、岳彩云、蒋有容。至少有75人曾被非法判刑、劳教、洗脑班、精神病院、绑架迫害,占迫害离世人数的74.2%。他们经历了中共恶警、坏人的酷刑、超强度奴役、不明药物等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迫害。

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59岁的女法轮功学员王淑梅,生前遭十年冤狱、二十多种酷刑迫害;湖南省湘潭市53岁的吕松明老师,生前遭十四年冤狱酷刑折磨含冤离世;上海市72岁的卢秀丽老太太,生前二十次被关入精神病院迫害;黑龙江佳木斯68岁的刘秀芳老太太,曾被八次绑架、三次劳教、一次判刑迫害。四川省乐山市犍为县68岁的钟俊芳老太太,生前曾陷冤狱17年,屡遭迫害致死。

河北省唐山市冀东监狱第五监狱的一名法轮功学员,遭受恶警犯人施用酷刑:开水烫。导致这名法轮功学员皮肤溃烂、感染,前不久在痛苦中离世。

古代社会,每当发生大灾大难,当权者都敬察天意,躬身自省,下罪己诏,然后大赦天下,或开仓放粮,设粥场救济灾民,安抚天下,救济百姓,延续执政。即使现代社会,人类遭遇大灾大难时,在国际法和许多国家的法律中,都有特赦良心犯或政治犯的约定和实施。只要是正常的政府,谁会在此时故意趁火打劫啊?而泄露病毒,导致全球大瘟疫,又在大疫中以疫谋霸,危害全球,对内清零加害,虐杀善良,这种恶中之恶,古今中外历史上,也只有中共这个撒旦魔鬼邪教政权才会干得出来。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