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线王愉贺:中共“脑控技术”黑幕曝光 美制裁11家中国研究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17日讯】周四,美国商务部宣布,将34家参与迫害人权的中国生物技术和监控技术公司,列入实体制裁名单,其中包括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及其旗下的11家研究所,这些研究所被指出参与“大脑控制武器”项目,让中共政府对人民进行鲜为人知的脑控研究,再度浮上台面,多年来有许多受害者现身说法。我们连线记者王愉贺,请她介绍。

16日,被美国商务部列入实体清单的,包括中共军事医学科学院(AMMS)及其旗下的11家研究所。

商务部表示,中共利用生物技术支持军事目的和侵犯人权的行为,证据显示,其项目还包括所谓的“大脑控制武器”,违背了美国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利益。这让中共整府显为人知的脑控研究再度浮上台面,也间接获得证实。

据资料显示,中共当局对“脑控”技术的研究最少长达二十多年,军方、科研部门等单位都有参与。近年来,越来越多中国民众实名披露自己是“脑控实验”的受害人,每天24小时被“颅内传音”等手段骚扰,身心遭受极大伤害。

早在2012年,中共军事医学科学院放射与辐射医学研究所的论文“意识控制武器与行为学图像数据库的建立”中就详细介绍了“意识控制武器”(又称思想控制武器)。可以从视觉、听觉、触觉、味觉、嗅觉、情绪、潜意识、梦境等方面对人进行控制,使人产生愤怒、恐惧、羞耻、悔恨等情绪,最终可使受害者整日处于不良的精神状态,甚至引导人自取性命。

文中还称,意识控制首先要选定特定人群,然后通过行为学分析,建立起行为数据库,以开展武器伤害和医学防护研究。

2015年,“中国脑计划”被列为“事关我国未来发展的重大科技项目”之一;2016年,“脑科学与类脑研究”被“十三五”规划纲要确定为重大科技创新项目和工程之一;2017年初,“脑科学与类脑研究”被作为“科技创新2030重大项目”已启动的试点之一,进入编制项目实施方案阶段。

那人脑信息数据库从何而来?中共科学技术部的官方报纸《科技日报》在2017年3月发文“等你上线,中国‘脑计划’”,文章采访全国人大代表、复旦大学脑科学研究院院长马兰。马兰提到“中国人口众多,脑疾病患者数量较大,为开展脑研究提供了丰富的资源”。

2018年6月,“中国军网”再发“未来战争或将从‘脑皮层’打响 脑控武器你了解吗”一文。文章表示,专业技术人员可以利用电磁波等媒介向人体发射特定信号,脑控武器就可以悄无声息地改变人类的情绪状态,最终达到特定的军事目的。

近年来,全国各地出现大量自称是脑控受害者的民众,其中不少人是从“颅内传音”中被告知已被脑控。例如来自浙江省台州市的徐超2020年时就控诉,自己被脑控长达12年,不但无法工作,连正常生活都困难。

他向大纪元时报表示,“症状”从2008年开始,2015年10月份左右,他突然听到一个男性声音用普通话说,“你被脑控了,我们要对你进行实验。”接着他上网查阅大量资料,惊奇地发现,全国跟他一样的受害者成千上万,所经历的东西都是差不多的。

第一,他们的脑中能接受到语音,24小时对他们进行羞辱、谩骂,或发送自残等指令;

第二,被强制输入悲伤、恐惧、绝望等情绪;

第三,会莫名地反复回忆自己所做过的错事,丑事;

第四,被迫陷入负面的“人工梦境”,且能明确区分其与普通梦境不同;

第五,肌肉莫名抽动,无法集中注意力,无方向感,常感到胸部闷、胀痛,听到蝉鸣、电交流声等噪音。

但由于中共对机密实验的掩盖,加上所有感受只发生在受害人身上,造成周围的人无法理解,甚至误认为他们精神出现问题,所以多数受害者孤立无助。

徐超告诉大纪元,脑控是“国家行为”,也就是中共政府主导的,受害者的遭遇非常悲惨。这一次美国的制裁,也让中共政府对人民残忍的脑控研究,正式被外界所认识。

新唐人记者王愉贺、尚靖综合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