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受酷刑折磨 原外企质量总监讲述受害经历

人权日 三位旅澳中国精英控诉中共暴行(三)罗琼、骆亚采访报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17日讯】六个警察拿六根电棍电击俞平近一个小时,他的皮肤上布满了水泡、血泡。他当时是北京清华大学的博士生。

在派出所,警察用带棱角的方木棍不断猛击孟军的小腿和膝盖,使他的腿部严重受伤。北京清华大学助教孟军当年因寄发邮件传递真相被判十年。

五个犯人把刘占胜的头朝下倒拎起来,塞进水桶里。他奋力把水桶弄翻,他们又弄来一桶水,再弄翻,再弄来一桶水,使他几乎窒息。刘占胜毕业于上海东华大学。

当年,这三位中国高校的高材生,因为修炼法轮功被中共冤判,遭受惨烈的酷刑。他们现旅居澳洲,在国际人权日之际,接受大纪元采访,讲述自己的遭遇,并呼吁国际社会制止中共迫害。

刘占胜在大陆一家外企时的照片。(刘占胜提供)

现年47岁的刘占胜对记者说,1996年他在上海东华大学上学时修炼法轮功。修炼后,他的脾气变好了,不再和同学发生矛盾。那时他每天早上五点钟起床去外面炼功,练完功后回来,同寝室的人还在睡觉,他就给大家去准备开水,天天如此。

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他到北京去上访,被关进看守所。后因张贴法轮功真相资料,于2001年8月被关进上海的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出劳教所后,他被分在杭州一家企业工作。起初,同事们对他有偏见、戒备心,但渐渐转变了对他的看法。他工作勤奋、技术水平高,担任了质保工程师,和同事的关系融洽。

一次公司举办了知识竞赛,有四个组参赛,每组包括一名大学生。当时有一个组缺少大学生,就让他去顶。结果他把50%以上的题都答了,他所在的那个组获得了第一名。

那以后,老板对他的印象很好,大家都让他辅导自己或亲朋家孩子的学习。他在业余时间里辅导了三十多名学生。

2004年12月14日,他因发给一个路人一张法轮功真相光碟被绑架,关进了看守所。他绝食七天,抗议迫害。期间被国保人员17次提审,面对给自己罗列的罪名,坚持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他每次都没有配合警方,也不签字。

2005年6月18日,他被非法判刑3年6个月,一个月后,被劫入浙江省第四监狱,在那里度过了地狱般的生活。

他说,“在所有的酷刑折磨中,最难受的是犯人们把我的头一次次往水桶里塞,我不能呼吸,极其难受。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还逼我签字,放弃修炼。”

为了“转化”(放弃修炼法轮功)他,狱警长期逼他看诬蔑法轮功的电视。有一次,他实在不能忍受,就一头撞在电视上,撞出了两个大包。

因为他拒绝看电视,四个警察用四五根电棍电击他的太阳穴、嘴唇等身体敏感部位,电得他满嘴是泡。

狱警还故意长时间不许他喝水。一次他实在干渴难熬,就喝了小便。

他被罚站,在太阳下一动不动地曝晒,胳膊、眼睛肿起来。到了第三天,眼睛肿得睁不开,要用手把眼睛掰开一条缝看路。连犯人都说“太没人性了”。

被狱警唆使的犯人想方设法折磨他,往他身上倒水,往眼睛、嘴里倒风油精,在他睡觉时用针扎他,不让上厕所,野蛮灌食,二十多天不让睡觉,逼他蹲步一个多小时……

问他怎么能闯过一道道难关的,他说,凭着对法轮功“真、善、忍”的正信。

2016年,刘占胜出国到了澳洲。出国前他是美国一家在华独资企业的质量总监,此前还担任英国一家在华有限公司的质保工程师。

心声

中共迫害法轮功持续至今已22年,但法轮功却在海外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真、善、忍”的法理给人们带来健康身体和道德升华,因此受到各界政府褒奖和支持信函达数千份。当年惨遭中共迫害的三位中国精英,国际人权日之际,在澳大利亚发表如下感言。

刘占胜表示:“希望更多的中国人了解真相,不被假新闻蒙蔽,希望每个人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俞平说:“随着正义力量不断地聚集,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看到中共的邪恶。法轮功的千古奇冤一定会得到昭雪。”

孟军说:“今天我生活在自由的社会里,但是我仍然怀念故国和那里的人们。希望那片土地上的人们都能了解法轮功的美好和被迫害的真相,抛弃中共,选择美好的未来。”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