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罪恶录之六十三:克拉玛依大火

整理:袁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994年12月8日,新疆克拉玛依市教育局为欢迎上级教委,组织15校学生文艺表演,表演期间舞台幕布因舞台灯过热而自燃。火灾酿成325人死亡,其中288人为中小学生,最小的6岁,最大的14岁。

鉴定指,近百名孩子是因踩踏身亡,而非烧伤死亡。许多孩子尸身上有成人的鞋印。由于火灾时有人向学生喊“让领导先走”,经传媒报导后引发轩然大波,几乎成了此事件的代名词。

一转眼,这场大火已经过去整整27年了。

为了让人们永远记的这场惨绝人寰的火灾,近日有位有心的网友,在《让领导先走!27年前那场带走288个孩子的大火》一文中还原了这场惨剧的经过。

文章说,那一年的克拉玛依,干燥了几乎一个冬天。往年,这个西北油城,一到十月底,就开始飘雪。

12月8日下午,寒风凄厉,袭卷全城。友谊馆里,座无虚席,欢歌笑语,无人意识到巨大的悲剧即将发生。

796人齐聚友谊馆,是因为市里来了一个上级教委的验收团。为了表示重视和欢迎,市教委组织七所中学八所小学15个规范班(先进班)的少年儿童们,在友谊馆为验收团举行汇报演出。

欢迎领导的孩子们。(网络图片)
观看演出的验收团(网络图片)

被选中上台表扬的小朋友,是全市最漂亮最会唱歌跳舞的孩子。台下的几百个孩子,也是尖子生好学生。他们中有曾在全国获得过儿童舞蹈节目奖的,有在自治区获得过钢琴、数学、英语等大奖的,他们几乎全都是独生子女。他们大多家境优渥,受过很好的教育。鲜为人知的是,当时的克拉玛依市,是国内人均GDP仅次于深圳的城市。

第一个节目的最后造型。(网络图片)

第二个节目《春暖童心》开始时,悲剧发生了。

6点刚过没多久,一个光柱灯烤燃了幕布,烟花般的火花,向下飘落,观众们以为是演出效果,无人离座。

前排的领导也闻到了糊味,但他们也没动。

光柱灯长时间炙烤着幕布。(网络图片)

直到一块巨大的幕布火球一般掉下来,现场的人才意识到,着火了。

舞台上的工作人员慌忙想扯掉那块燃烧的幕布,但是巨大的幕布被固定在钢管上,很难扯下来。此前,友谊馆已经发生过一次火情。那次气功报告会上,也是幕布被灯烤着了,好在电工立刻启动机关降下幕布,将火灭了。但是这一天,友谊馆仅有的两名电工被派去出差了。

大幕被关上,想等火灭了之后开幕再演,毕竟领导在台下坐着,发生这种意外很难看。

舞台上,一堆未经过阻燃处理的化纤品,很快就被全部引燃。由于大幕的阻挡,舞台区域迅速被高温占领,氧气的消失使得舞台区域成了高压区,幕布膨胀得像一个气球。

台下,众人开始骚动。

当时,学生们都站起来了,一个女领导站在领导席前面,拿着话筒要求大家不要乱,坐下来。

孩子们都想为学校争得“纪律秩序好”的荣誉,然后就都乖乖坐了下来。

会场里大部分都是学生。(网络图片)

“让领导先走”,这句臭名昭著的话,日后二十多年里,在舆论场里被反复提及。

到底有没人说过?当时的克拉玛依市副市长赵兰秀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否认有人说过。但几位幸存者则证实,确实有女领导说过这话。

不管有没有人说过这句话,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克拉玛依市的3名市局领导(石油管理局,与市政府同级)和17名教委成员,除赵兰秀外,都奇迹般地及时脱险。

起诉书指责这些领导:“你们中有些人不顾数百名师生的安危,抛下那些未成年的孩子不管,只顾自己苟且逃生,对由此造成的惨重伤亡后果,你们不是没有责任,而是罪责难逃!”

从明火出现到电线被烧着短路,间隔只有一分钟。

全场一片黑暗时,秩序就无法控制了。

幕布拉上以后,舞台里外形成了气压差,发生空爆。悬吊在舞台上空的13道幕布、影幕和其他可燃物迅速燃烧,释放出大量有毒气体。随着吊绳被烧断,幕布向下坠落,馆内瞬间形成一个巨大的火球。爆燃形成的巨大声音,几百米外都能听到。强大的冲击力,把很多馆内的人都冲翻在地。事后测算,当时的压力接近60个大气压。

火焰随着热空气窜上20多米高的天花板,将上面的材料也引燃。馆内共有810个木头椅子,外罩是海绵和布,它们也相继被引燃。

友谊馆成了焚烧炉。

一片焦黑的现场。(网络图片)

除坐在后部紧邻出口的部分学生逃出外,其他人纷纷涌向两侧的太平门。左侧的紧邻厕所的两个门倒是开着,但门外还有回廊,联通着另一个世界的两个安全门则全部被锁着。

结实的铁锁断绝了孩子们的生机。(网络图片)

 

孩子们打烂了玻璃窗,却被铁栅栏困在里面。他们挥舞着脱了皮的小手朝窗外喊“叔叔,求你们救救我!”里面的浓烟不断涌来,孩子一个接一个地瘫软下去。后面的学生不断从前面学生身上爬过去打门,人迭了一层又一层。事后,抢险人员看到,这两个门口迭了近一人高的尸体。

三年级二班的这些在座学生全部遇难。(网络图片)

那个傍晚,没有任何组织,全城市民几乎都赶了过来。

人们拿起任何可以使用的工具,用力劈向坚固的卷帘门。缺乏工具,他们就用肩去撞铝合金门,又抬起门板撞击防盗门。防盗门下部被撞弯后,他们扳起一根根钢条,让里面的人钻出来。对付铁栅栏,救援人员用榔头砸,用钢条撬,砸开铁栅栏把孩子拉出来。

更多的是绝望。那种亲人在火海里,和自己近在咫尺,却又无法拯救的绝望感。

这种绝望感,伴随了很多当时在场的家长一生。纵然在梦里,他们也时常能听到那声声凄厉的呼救。有人因此饱受折磨,患上了严重的精神疾病。

最终,有300多人永远没有活着走出来。

街上所有的车辆都自发运送死者和伤员,很多司机都是泪流满面。在克拉玛依市职工总医院外面,围了上万人。整个克拉玛依市,当时不到20万人,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亲人或熟人在火灾中丧生。

认领尸体的场面,凄惨无比。

来认领的家人都是一大家子一起来的,包括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父母以及各种亲戚。他们相互搀扶着分批进入停尸房,老人哭了几声就晕了过去,然后被人七手八脚抬出来。

而父母则会抱住孩子再也不放手。一个父亲紧紧握着烧焦了的女儿的小手,独自坐在冰冷的地上,没有眼泪,无人陪伴,就这样坐了整整一天,陪着女儿走完人世间最后一段艰难的旅程。

有一家祖孙三代前来认尸。那是个极其美丽的小女孩,五官精致,穿着白色的芭蕾舞裙,好像睡着了的仙女。因为待在一个角落里,所以没被烧到,是被熏死的。家人怎么也不相信孩子死了,年迈的奶奶甚至跪求重新检查。为了安慰亲属,法医们流着泪破例为孩子重新进行了一次尸检。

有一家人凭着看到孩子腋下残缺的毛衣,哭喊着将孩子抱走。后来,他们又将孩子送了回来,因为回家后他们发现孩子脖子上挂的钥匙打不开自己的家门。

12月9日,火灾的第二天,干燥了很久的克拉玛依市下了一场很大的雪。这场雪,整整下了三天。

寒风里,白雪中,悲伤的人们全城出动,送葬的车队排了有二十多公里。

孩子们魂归之地是一个叫小西湖的地方,这里离市区约5公里。墓地四周是戈壁山头,三百多个新坟兀立在这片天地间,风声凄厉,魂魄哀嚎。

一个痛失妻子和女儿的丈夫,蹲在雪地里一直守着两口棺材,哭干了眼泪,不停地念叨,用头撞棺木,血洒在棺木上,见者无不落泪动容。

埋下孩子时,不少父母悲痛欲绝地用头撞击坟穴的水泥盖板,鲜血洒满墓地。他们把孩子们生前的书包、玩具、衣服,乃至钢琴、电子琴、电脑学习机,一同埋葬或焚烧。那两天,商店里的玩具柜、文具柜、绢花柜及花圈作坊,生意非常好。

火灾过后的前几年,每到12月8日,会有几百人一起来祭奠。后来,前来祭奠的人越来越少。这么多年过去了,再没有人埋进来。

这里是那些孩子们的天地。

每个墓碑上都有一张照片,寂静里,孩子们笑容依旧,稚嫩依旧。

1997年,克拉玛依市打算炸掉友谊馆,另建“人民广场”。遭到很多抗议和反对之后,这个计划稍做改动,友谊馆的前门整修刷白之后保留了下来,其他的建筑还是炸毁了。

广场上没有任何关于那场火灾的文字说明,一切仿佛从没发生过,只有300多盏路灯静静伫立,晚上散发出幽幽光芒。

据说,一盏路灯代表一个亡灵。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