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动态清零”开始反噬经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19日讯】从疫情开始到现在,中共政府的抗疫模式一直强调要“动态清零”,最近,中国浙江省的疫情也出现了恶化情况,在“零容忍”的抗疫政策下,地方政府要求长江三角洲的工厂都暂时停工,而且,有消息说,可能会一直持续到明年的3月20日,也就是北京的冬奥会结束以后。

大家知道,从最早的武汉病毒、再到现在的Omicron,无论病毒出现在哪里,中共政府的抗疫模式,都是试图通过全员检测、封区封城、停工、停产等等方式来清除,但是,随着病毒的不断变异,这种“猫捉老鼠”的模式恐怕还会持续很长时间,也因此,给中国经济带来了很大的伤害。我们今天就来聊聊,“清零”措施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清零”之殇

我们先来看一下浙江疫情的情况,从报道出的消息来看,杭州、宁波、绍兴上虞等地方的政府,已经陆续下发了停工、停产的防疫通知,从12月9日到13日,有至少16家上市公司发布了停产的公告,多数停产的公司都在公告中提到,预计会对第四季度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随后,多家停产企业的股价,也都出现了4%到7%不等的跌幅,比如龙头企业晶盛机电,13日开盘后是直线下挫,跌幅将近5%。虽然有药企工作人员认为,浙江疫情对药企的影响比较有限,但是,多家上市药企的股价已经下跌,药石科技的股价更是下跌超过6%。

目前,两周的时间里,当地已经进行了三轮大规模检测。根据官方数据,浙江全省被隔离管控的人数将近58万人,其中集中隔离的人数超过5.8万。当地所有居民都被要求留在家中,车辆也不准上路。绍兴上虞区的出租车和网约车,也全部要求停运,上虞区一位居民表示,现在已经封城了,每天都要做核酸检测,全部人都要居家隔离,周边的商店都已经关了门,餐馆也不开了。红白喜事也都受到影响,婚礼停办,葬礼则需要得到当地政府允许,并且必须限制规模。

我们来看看,疫情对浙江省造成的冲击。浙江是中国的工业大省以及航运中心,浙江去年的经济总量占到了中国的6%,年度GDP大约是1万亿美元,浙江的宁波舟山港,还是全球第三大货柜港,不过,目前港口已经收紧了入境手续,这也让外界担忧,供应链可能会再度中断,因为8月份时候,宁波的一例确诊病例,曾经让港口关闭了几个星期,导致了航运堵塞,严重冲击到了全球供应链。

另外,绍兴上虞区,是工厂集中区域,汇集了传统纺织公司和高科技公司等多个行业,在当地经济中,出口的占比达到了四分之一以上。比如绍兴染料的产能,占到了中国的80%,是名副其实的染料之城,不过,因为疫情影响,当地的染料龙头厂商已经宣布临时停产。还有,作为大型石化基地的宁波市镇海区,石化生产企业的停产,也势必会造成减产。

除了经济大省浙江,实施这种疫情严密封锁政策之外,同样的封锁,也出现在中国的边境城市。

和俄罗斯接壤的满洲里,从11月28日以来,已经进行了十几轮的大规模检测。当地企业和居民表示,他们的生活基本上是暂停了,几乎所有的航班、火车和公共交通都停运,国内外贸易也都被扰乱。现在几个星期过去了,这座城市的大部分地区,仍然还是在封锁状态。

南方的边境城市,云南瑞丽,是中缅交界处的一个珠宝贸易中心,在贸易和旅游业的推动下,瑞丽2020年的经济增长率为8.1%。但是这几个月,瑞丽在连续经历了三次封城、以及全民检测后,当地的经济已经濒临崩溃。最新的官方数据显示,今年前9个月,瑞丽的经济,已经比上年同期收缩了8.4%。

不久前,瑞丽前副市长戴荣里在微信上发文说,疫情无情地劫掠着这座城市,一遍又一遍,榨干了城市的最后一丝生机。不过有当地网友回应说,这是天灾,更是人祸,只有身在其中,才能体会到人们的悲惨处境。

当地媒体曾报道,瑞丽一名幼儿,还只是刚刚开始学走路的年纪,但是,已经作了70次核酸检测。一位做玉石生意的商人,在挣扎了几个月后,最终决定和家人搬离瑞丽,因为瑞丽已经没有生意可做了。

这种可以说是用消灭生活,来消灭疫情的方法,在中国各地都在上演,这几个星期,中国有40多个城市发现了感染病例,几百万民众的生活因此立刻停滞下来。

其实,在不久前,一些国家,像是澳洲、新西兰等国家,也都有过和中国类似的“清零”政策等,直到病毒完全停止传播为止,不过,随着传播力更强的Delta变种病毒出现,还有疫苗接种率的上升,一些国家已经放弃这种政策。比如开放边境,重新让国际旅客无需隔离就可以入境,但是,中国仍然采取多项政策,减少出入境的人流。

这也就像BBC报道中所说的,当其它国家尝试着“与病毒共存”的时候,中共却仍然是我行我素,它在面对新的变种病毒爆发时使用的方法,和一年多前、没有疫苗研发时如出一辙。

记得在2月份的时候,习近平还警告过各地官员,防疫措施不要过度,不过,话是这么说,据《华尔街日报》报道,7月下旬时,在病例数几乎清零了几个月后,一轮疫情造成了超过1,200人感染,当时,一些中共官员提议说,中国或许是时候放弃“动态清零”策略,和病毒共存了。但是,据知情人士的披露,习近平当时听了很生气。

中共官媒之前有报道,习近平在做批示时曾询问,在疫情防控过程中,官员们的思想是否正变得松懈麻痹?我们可以想像,在习近平的紧迫盯人下,中共官员们宁可过度,也不敢放松,因为他们也会担心,如果所在地区有了确诊病例,自己的乌纱帽恐怕难保,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在10月下旬时,上海迪士尼乐园,有一位游客的核酸检测是阳性,当地官员随即封锁了整个园区,要求迪士尼里的3万多游客和职员,必须进行核酸检测后,才可以离开。

不过,对中共的这种“清零政策”,一些学者有不同的看法。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流感研究中心的主任管轶认为,长远来说,已经没有机会达到清零的目标,因为这个病毒已经长住下来了,不管人类高兴与否,都会长期在我们人类中流行。

纽约的智库外交关系协会,全球卫生问题高级研究员黄延中则认为,中共政府在向人民推销自己有多成功时,陷入了一个政治和意识形态的两难局面。他认为,“清零策略是官方宣传的一部分,即表明了中国抵抗疫情的模式有多成功,同时也显示中国政治体制的优越性。如果放弃这种政策,确诊数字就会上升,大众就会质疑政府的表现。”

经济衰退中

有经济学家表示,中国的“零容忍”防疫政策,如果不能很快地阻断病毒的传播,很可能会严重影响到经济增长。

事实上,这些严格措施给经济带来的损失,已经显现出来了。澳盛银行研究中心(ANZ Research)的资深中国策略师表示,浙江工厂关闭,将冲击多个产业的供应链,特别是纤维和纺织业。并预计,这次关闭浙江工厂造成的冲击力,会和9月份、10月份限电的情况很类似。英国凯投宏观的分析师,也在一份报告中说,浙江疫情导致的停工停产,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内阻碍到房地产建设。

分析师认为,即使政府开始放宽政策或是为经济提供帮助,效果也只是会缓冲由此带来的经济放缓,存在的问题并不会消失。

中共的最高领导人,也已经对经济增长的前景表示出了担忧。我们看到,在几天前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中共一直在强调经济要稳字当头,而不稳的原因,来自于三重压力: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从中共官方15号公布的数据中,也可以看到这三重压力。

11月,中国70个大中城市的新建商品住宅价格,比10月份时下跌了0.33%,是6年来最大的环比降幅。

今年1月至11月,开发商的房屋新开工面积,环比下降了9.1%,这个数字,比今年前10个月7.7%的降幅还要低。

此外,11月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只增长了3.9%,低于10月份4.9%的同比增幅。11月的餐饮业收入同比下降2.7%,10月份的降幅是2%,也在扩大。

我们可以看到的是,清零政策,让零售业、餐饮业、健身房以及理发业等服务,都没办法恢复。同时,人们对不定期封城、停产造成的担忧,也让人们宁愿储蓄也不想消费。因此,中共想要通过内需,来刺激经济的愿望也就很难实现。有分析认为,接下来中国消费和服务业恢复的时间,可能比经济学家预期的要长得多。

另外,10月公布的中国第三季度经济增长率,从前一季度的7.9%降低到4.9%,是过去30年来的最低水平。不过,即使这样,这个数字也被质疑是掺了水的。几天前,中共前财政部长楼继伟,就已经批评过中国的统计数据和现实经济脱离。

除此之外,中国房地产债务有5万亿美元,地方政府常规债务有将近4万亿美元,不良贷款有5,400多亿美元,等等,这些因素,也可能会导致房地产和金融业面临崩溃。

有经济分析师表示,这并不表示中国经济明年就会结束,但是,很可能标志着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结束。

今年7月时,经济学人智库就曾经分析说,随着欧美持续放开并适应了与病毒相处,经济需求将被释放;与此同时,实施“零容忍”政策的亚洲经济体,却将会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也就是说,如果不放宽限制,经济地位可能会受到实质性的损伤。

大家看到,折腾中国经济的,还不只是疫情和中共抗疫政策,中共的很多政策,都透着一种极端的狠劲儿,比如为了确保冬奥会期间能够达到碳中和,就要求重污染企业停工停产。不过,这也确实很像中共的作风,就是消灭污染呢,它是通过消灭生产活动去实现,就像这个疫情清零,它就是要通过停止民众生活来实现。

中共的历史就是一部折腾史。中共先是用暴力革命折腾出了共产专制,然后再用无休止的政治运动继续折腾中国民众。2019年的时候,清华大学社会学系的教授孙立平,曾经发表过一篇文章,叫做《民生不是用来折腾的》,文中说,芸芸众生的日常生活,衣食住行,真的不是能够随便拿来折腾的东西。这当中的每一件事情,你用宏大的眼光去看,好像都是琐事,都是小事,但是对于每个老百姓来说,这就是他们天大的事情。

这接下来,中国的大事,就是北京冬奥会,还有中共的二十大就要换届了,中共当然是希望在一个没有疫情的情况下举办这些活动,所以,相对于折腾百姓的生活,中共更害怕的,还是如何能为党续命。

财商经济研究所
策划:宇文铭
撰文:陈思雨
编辑:蔚然、宇文铭
剪辑:曲歌
监制:文静
订阅财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