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观察】百亿私募大佬汪潮涌出事内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19日讯】有“中国创投教父”之称的汪潮涌(本名汪超涌),在失联两周后,16日被多家媒体指遭北京警方抓捕,其创办的信中利被揭陷巨额债务和涉利益输送。汪潮涌出身草根,但发家背景涉及中共多个权贵家族。由于习近平持续清洗金融界,汪出事的深层原因引人关注。

债务连爆 汪潮涌陷危机

12月16日凌晨,中国知名私募股权投资机构信中利公司发公告,确认公司实控人汪潮涌失联。根据公告显示,信中利将自2021年12月16日起停牌,预计将于2021年12月29日前复牌。

媒体曝光的一张北京朝阳区公安的拘留通知书显示,汪潮涌涉嫌职务侵占罪,已于2021年11月30日被刑事拘留。信中利公告中则称,尚未收到由公安、司法的等机关发出的正式通知或协助调查的要求。

公开资讯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信中利在管基金36只(含6只正在清算的基金),累计认缴规模为161.25亿元,在管实缴规模为112.01亿元。

第一财经报导,汪潮涌和信中利陷入危机是因为“巨额债务一个又一个到期,法院传票一张接一张送来”,“再也兜不住了”。

据报导,5年前收购惠程科技成为汪潮涌最大的滑铁卢。近几年来信中利一路走下坡。今年上半年,信中利亏损2.88亿,净利同比减少348%。同时,公司有息负债余额7.04亿,其中短期借款9216万,一年到期流动负债1.44亿。而货币资金余额仅有1.73亿。另外,公司其他应付款高达15.56亿,同比增加52.96%。

12月6日,信中利披露,公司目前面临6个诉讼案件,涉案总金额超过13亿。

报导还说,汪潮涌及信中利此前已多次因涉嫌利益输送,将所管理企业股权挪作他用以及隐瞒债务、诉讼信息等,被采取监管措施。

信中利公司没有即时回应大纪元记者的置评请求。

最早进入华尔街工作的大陆留学生之一

汪潮涌是中国创投圈的知名人物,曾被称为“中国创投教父”、“投资大鳄”等。

翻查网路,汪潮涌背景关键词还有:朱镕基、太子党陈元、2015年中国股灾、中信证券、刘乐飞。

汪潮涌,1965年生,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张塝镇瓢铺村人。平民出身的他,却是最早进入华尔街工作的大陆留学生之一。

汪潮涌19岁进入清华大学,20岁公派美国留学。他是清华经管学院的第一批研究生,当时朱镕基担任清华经管学院的首任院长。朱镕基造访美国带回了留学的名额,这个名额最终给了汪潮涌。据汪潮涌说,临行前,朱镕基还告诉他要学金融。

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汪潮涌就在美国摩根大通银行任职投资部高级经理。90年代,先后在美国标准普尔和美国摩根史丹利,担任总裁办联席董事和亚洲区副总裁。1998年受国家开发银行邀请担任顾问,这时期国开行是太子党、中共元老陈云之子陈元主持。任期满后,1999年,汪与国际投资机构共同创办信中利国际控股公司。这是中国最早从事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的机构之一。

汪潮涌本身有中国基金业协会创投基金专业委员会联席主席、全国工商联国际合作委员会委员等一长串头衔。

汪妻一度传因中国股灾被查

汪潮涌妻子是全球最大上市对冲基金英仕曼集团(Man Group)中国区前主席李亦非。英仕曼发布的消息显示,李亦非已于2019年退休。

李亦非在六年前的中国股灾中曾一度涉入。

2015年夏天中国证券市场爆发了罕见的股灾。6月15日开始,股市全面大跌,虽然当局投入万亿救市,两市仍然暴跌不已。股市市值缩水约5万亿美元。

这轮股灾盛传是江派等党内反习势力联手恶意做空的“经济政变”。时任政治局常委刘云山控制的宣传系曾多次与北京救市唱反调,称救市无效。

股灾后习近平当局展开针对金融证券业的反腐调查,参与救市的中国最大券商中信证券总经理程博明等高层人员接连受到调查,公司董事长王东明退休。中共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和证监会副主席姚刚等人被视为“内鬼”先后落马。

中信证券背后是中信集团公司。中信集团由“红色资本家”荣毅仁在七十年代末创办,“中信系”公司涉及各个经济领域,多由红二代、官二代掌控。包括江派前常委刘云山之子刘乐飞。

股灾期间刘乐飞任中信产业基金董事长兼CEO,兼中信证券董事、副董事长。股灾后刘乐飞在2015年12月被迫辞去中信证券副董事长职务,但仍控制中信产业基金。

而在这年8月31日,时任英仕曼集团(Man Group)中国区主席李亦非也传出涉股市波动被公安带走协助调查。但李亦非丈夫汪潮涌否认李被调查。9月6日,李亦非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她是“开一个行业会”已于9月4日回到家中。

公开报导显示,时任中信证券董事长王东明与《财经》杂志创办人王波明是亲兄弟,其父是中共前外交部副部长王炳南,而李亦非是王东明、王波明兄弟的好友,英仕曼公司与中信证券亦有多次交集。

习近平于2017年4月25日公开称“加强党对金融工作的领导”。2017年起央视开始披露部分股灾期间的高层讯息,其明确定义“此波股市猛升猛降,为一场金融犯罪行为”。

2017年,保监会原主席项俊波、银监会主席助理杨家才等也先后落马。被广泛认为是权贵白手套的明天系创办人肖建华、曾是邓小平外孙女婿的安邦集团创办人吴小晖,均在2017年先后出事。

汪出事与习近平设立北交所有关?

在2015年中国股灾后的当年10月,信中利在新三板市场挂牌,主要由汪潮涌及其妻李亦非实际控制,持股比例63.59%,其中汪潮涌持股30.71%。

之后信中利一度是新三板明星公司。但近年来业绩大亏,还诉讼缠身。信中利2020年和2021年上半年共亏损18亿元,2018年12月筹划摘牌新三板,但因未完善异议股东保护措施一直未摘成。

今年9月起,中共当局开始有针对性的打压私募巨头。9月2日,习近平宣布设立北京证券交易所(简称北交所),深化新三板改革。第二天,北交所成立,央行即发表报告称,要维护股市、债市、汇市平稳运行,严密防范外部风险冲击。

9月7日,私募巨头天演资本宣布阶段性停止募集工作。此后,幻方、九坤等多家知名的量化私募企业也传出被中共监管部门约谈。

11月15日,北交所开市。而汪潮涌的微信朋友圈停留在了两周之前的11月29日,内容就与北交所有关:“希望能有流动性,应该把北交所的平台用起。”

时事评论员陈思敏在大纪元撰文表示,北京当局口中要防范的金融“外部风险”其实并不在境外,而是在境内。就以2015年股灾为例,许多信息表明,外资成了空袭代罪羔羊,真正最大空头与权贵组成的既得利益团体脱不了关系。

业界人士揭私募坏规则

原上海金融界资深从业人士朱先生对大纪元分析了私募行业的一些败坏的潜规则。

他说:“公募的监管要求更高一些,相对操作难度更高,所以几乎所有权贵的手套都用私募形式操纵股价”。

他们操纵股价的一个不变的根本手段就是用“对倒”,朱先生说,“也就是在把股价抄到高位或打到低位的过程中,买进卖出都是自己的不同账号,这样股票(筹码)始终在手上。而到了真正需要进货或者出货的关键核心位置,就会利用政策或消息配合,引诱中小散户投资者跟风。”

朱先生说,操纵股价的原理百年来没有变化,只是在中共治下,法律为权贵服务,完全没有制衡,不良手段被中共的操盘手发挥到极致。

他说,现在国际上那些大的私募、对冲,都在向中共学习。为什么?不是学技术,而是学无所不用其极的邪恶理念。中共没有道德约束,没有做不出来,只有想不到。

朱先生说,包括汪潮涌也好,早年江泽民孙子江志成,还有朱镕基的儿子,都去西方学,然后回来。他们是学金融概念,知识,技术,不可能学西方的真正的游戏公平理念。这个很关键。因为环境土壤完全不同。任何东西到了中共手里,就变成最坏最肮脏的了。

袁红冰:汪潮涌事件涉中共高层政治斗争

就信中利出事,熟知中共政商内幕的旅澳法学家袁红冰对大纪元表示,中国的这种企业都是权利和资本结合的结果。大的民营企业家,都是以官权为背景的。汪潮涌的靠山背景,众所周知“主要就是朱镕基的儿子(朱云来)和陈云的儿子陈元”。

前中共总理朱镕基长子朱云来曾任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任投资顾问、高级副总裁。后来回到香港,加入王歧山任董事长的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香港分部。2000年,朱云来进入中金公司管理委员会。2004年,出任中金公司CEO。2014年,辞去中金公司总裁及管理委员会主席的职务。

中共元老陈云之子陈元,曾任北京市委常委、中共央行副行长、国家开发银行董事长以及全国政协副主席,2018年3月退休。

“他(汪潮涌)是背靠着这两个权力支柱,迅速的积累起了巨大的财富,而且可以做许许多多的违法的事情”,袁红冰说,另外汪背后还有江派前常委张高丽、刘云山家族。

袁红冰说,之前当局没动汪,最近才进行整肃,背后涉及的是政治方面原因,而不是什么经济的原因。

袁红冰说,上月的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是一次分裂的大会,政治路线斗争的核心问题就是:对邓小平设计、江泽民执行的,以中共权贵市场经济为基本价值的改革开放,到底是应该肯定还是应该否定;对于习近平的回归毛泽东原教旨主义,是应该肯定还是否定。

他说习近平本来要在六中全会的决议中否定中共权贵市场经济,公开点名批评江泽民的执政造成了极端腐败。但从会议公报的结果可以看到,习近平没有达到目的。而且党内所有的反习派都在拥护邓小平所谓改革开放的旗帜下抱团。

近日中共官员曲青山在中共《人民日报》发表一篇文章,核心内容就是把邓小平的权贵市场经济的改革开放视为“伟大觉醒”。但文章绝口不提习近平。袁红冰说,就在这样的一种背景下,习近平对汪潮涌进行整肃。

袁红冰说,习近平对这些反习派的反击仍然会用反腐败和整顿金融的名义来进行。他的其中一个基本策略就是要打掉政敌势力的经济基础。包括对澳门小赌王周焯华的打击、对肖建华的打击,还有马云等这一系列民营企业家的打击。在中共二十大之前,党内的两条路线的斗争会越来越激烈。

李恒青:习近平主要是想自己说了算

旅美经济学者李恒青对大纪元表示,汪潮涌盘里资金到了这个规模,这么迅速的积累财富,肯定是有一定的背景的,作为中共权贵的白手套。

但李恒青对于汪潮涌事件涉高层权斗,有不同看法。他认为习近平整顿金融的目的,“针对谁或者针对派系可能有,但实际上的核心思想是什么呢?就是习近平要都听我的,我说了算。”

李恒说,过去周小川做央行行长提到,金融系统要有自己的一套体系,按经济规律办事,完全是独立于政权。这和习近平现在已经订立的所谓国际、国内双循环的战略是背道而驰的。现在要想做国内大循环,习近平最希望做的就是银行放水,因为房地产马上就要崩盘了。央行行长易纲开始也顶着,想按照这个市场经济方式,使得习近平有想法。现在易纲也出来表态,说要紧密团结在习核心周围。

李恒青说,中共现在解决金融危机是通过抓人质的方式来解决。“比如汪潮涌这个案子,说他是不是犯罪,还应该是司法的问题。中共一直在讲法治,却可以跨过一国两制到香港执法抓肖建华。我想这个汪潮涌也一样存在同样的问题。”

他说,要想解决中国的金融的问题,走出这一次危机,最重要的要建立一个有民主与法治的国家,没有这个基础,中国的经济不会好,中国的政治也不会好。继续一党独裁的这种做法,会害了中国的金融界。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