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六件事揭中共“造假王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21年中共造假丑闻迭出。且不论危害难以估量的疫情造假,重大丑闻就有“脱贫”造假、人口数据造假统计造假等等。在中共造假的导引和腐烂体制的驱动下,中国几乎成了一个“造假王国”。从政治到经济、从政府到企业、从科技界到娱乐业,造假无所不在。本文仅略述2021年中国的六个造假事件。

荒唐的人口“七普”数据

拖延几个月后,5月11日,中共国家统计局公布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情况,称中国“人口总量达到14亿1,178万”,与 2010年的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相比,增加了7,200多万,属于“保持低速增长”状态,等等。虽然中共长期捏造数据,掩盖人口危机,但这次的数据太荒唐了,以至于人口学者易富贤称“这次普查是中国最不靠谱的一次”。他认为中国实际人口总数应该不到13亿。

“数据归集处”自媒体发表的一篇题为《人口之惑》的网文,用国家统计局官网历年发布的数据对比“七普”数据,提出了几个数据明显造假点。其一,我国历年的新增人口(不含港澳台),1990年为1,629万,此后逐年下降,从2000年开始新增人口下降到了1,000万以下(957万),2010年下降到641万,2019年467万,但2020年度全国新增人口1,173万!让人目瞪口呆。其二,65岁以上老年人口,2020年的数据为19,064万,较2019年的17,603万,增加了1,461万;而此前老年人口的年度增幅也就是900万这个区间,2020年度的暴增,让人无法理解。因为2020年新增的年满65周岁的老人,对应的是1955年出生人口,而1955年的人口出生率32.60‰,远低于1954年的37.97‰;人口自然增长率20.32‰,也远低于1954年的24.79‰。其三,2020年度死亡人口计算竟然只有27万(统计局口头给出的2020年新出生人口为1,200万,减去增量人口1,173万)!而全国总死亡人数在正常年份的2017、2018、2019年,分别是988万,993万,和998万,你能相信疫情大爆发年份的死亡人数与正常年份相比突然下降了97%以上吗?

中共也认为人口问题关系是基础性、全局性和战略性问题,而人口数据造假,它决策的科学性、合理性从何谈起呢?

统计造假

12月8日至10日,习近平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称,中国经济发展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而12月11日,“2021-2022中国经济年会”上,前中共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批评中国目前经济所面临的负面发展,尤其是中南海高层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及的“三重压力”,在现有的官方统计资料中并不能得到体现,相反,这些指标都“非常好” 。

楼继伟的“炸场”发言,将中共“统计造假”的痼疾再次揭露出来。“统计造假”闹出了许多笑话。例如,曾经长期存在一个典型的现象就是,中国绝大多数省市的GDP增速高于全国GDP整体增速,进而导致“各省市GDP总和高于全国GDP”的怪状。

“统计造假”的祸害是巨大的,严重影响当局决策。2016年起,习当局开始进行统计改革。2016年10月出台《关于深化统计管理体制改革提高统计数据真实性的意见》,2017年国家统计局设立统计执法监督局,2019年以来开展三轮统计督查,实现对各省级地区统计督察“全覆盖”,同时推动严格落实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一票否决制”。今年8月,习当局又推出《关于更加有效发挥统计监督职能作用的意见》。

虽然中共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2018年就说,经济资料造假问题已是过去式,事实显然并非如此。深层原因在于中共体制的腐烂:中共的统计部门并不是一个单纯处理调查数据的业务部门;它也是一个配合宣传的“喉舌”部门,它产生的统计数据必须为当局的政治需要服务。因此,“官出数字,数字出官”成为常态。这是中共统计改革本身解决不了的问题。

央视揭习近平老家“脱贫”造假 陕西当局“辟谣”

2月25日,中共举行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宣布现行标准下9899万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创造了“人间奇迹”。但是,四月中旬,央视记者来到了2020年2月退出贫困县序列的陕西省洛南县采访,发现守着“国家农村饮水安全工程”的标识牌,却没水喝,“饮水安全”形同虚设:长满青苔、直径不到2米的水池竟是十几户人家的水源;村民们水洼取水,房檐接雨;跨省拉水,纱布过滤······而按照中共中央规定的脱贫工作要求,确保饮水安全是脱贫攻坚中最基本的底线。

可面对质问,记者却被当地水利局工作人员抢走了手机,还被当地干部反问“你是谁家的亲戚?”甚至遭受辱骂“怂货,你拍这个干吗?”

更奇葩的是,4月26日,中共陕西省政府新闻办发布央视报导洛南县“掺假的脱贫摘帽”问题核查的初步结果,竟称:陕西省通过几天的实地核查,央视反映两个村的五保户,在摘帽前,供养、住房、饮水问题均已解决;“脱贫摘帽”达到了国家和陕西省的相关标准。网民对此评论:“脱贫”这是政治问题 ,咬死也不能承认。中共的政治生态如何,也就不难想像了。

《Nature》起底中国论文造假

3月23日,国际权威科学刊物《nature》刊文(“The fight against fake-paper factories that churn out sham science”),讲述了学术打假人与论文造假之间的“功与防”。 文章中称“从去年一月份开始,Nature杂志已经撤回了370篇论文,而且数量目前还在增多,这些论文全部来自中国,大多数发表在3年前,且与论文造假工场有关”。

中国论文造假是个老问题,国际科技界早有揭露。例如。2013年,《Science》杂志刊载了一篇题为“中国论文集市”( China’s Publication Bazaar)的文章, 称记者经过5个月的调查,挖出了一个繁荣的、买卖论文的“学术黑市”。

根据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的报告,中国发表SCI论文数量已居世界第二,紧追美国。截至2020年6月22日, 全世界共有23425篇SCI撤稿,其中中国10303篇(远远高于第二位的美国 4,125 篇),占比44%,“位居榜首”。近三年来,剽窃和错误是中国SCI论文撤稿的首要原因。论文造假使国际社会对中国学术信誉和中国科技实力打了个大大的问号。

女员工实名举报公司大量造假 #中国人寿#上微博热搜

2月24日,在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工作16年的张乃丹,在微博发布视频和帖文,实名举报中国人寿黑龙江嫩江支公司总经理孙小刚造假贪腐等问题。她说,从2019年1月至今,冒着承担法律责任和公司打击报复的风险,实名举报了20多次都没有人管。自己2020年遭公司开除报复,而黑龙江银保监局和黑河银保监局只对涉案人员分别罚款1万元。为什么告状这么难?此事引起强烈反响,#中国人寿#登上微博热搜。3月15日,张乃丹在微博再发布一段视频,表示“他们连国家最底层老百姓的钱都敢动,还有什么是他们不敢动的呢?难道要让他们永远这样坑害老百姓吗?”

为期两个月的调查后,4月28日,中国人寿公布调查结果称,举报部分属实,两人撤职,对6人追责。

中国保险业乱象纷飞。张乃丹并非孤例。就在2月24日,还有另外两人举报。一是中国人寿福建分公司漳州支公司发展一部吴姓员工向大陆正观新闻网爆料,他从业14年,2020年11月因没有配合部门经理做虚假保费,12月28日被无故强制解约。一是中国平安保险公司黑龙江分公司的一名员工发文表示,中国平安的内外勤相互勾结,以传销形式发展团队,造成几百人上当受骗、蒙受巨大经济损失。

从员工实名举报公司大量造假这类事情上,是不是可以窥见中国经济凋敝的微观基础呢?

影视收视率造假

在影视行业,收视率造假是一个公开的“潜规则”。12月15日,陆媒《法治日报》报导,业内人士李学政称“90%以上的电视剧都存在买收视率的情况,收视率造假是困扰影视行业的一颗大毒瘤。”李学政参与投资的一部电视剧今年4月在卫视播出,据他透露,这部剧一共卖了1个多亿元,却花了9000万元(约合新台币3.9亿元),买收视率,“挣的钱全部花在这上面了。”

收视率造假问题从20世纪90年代起一直存在。中共把责任一股脑推到资本身上,称其在资本的作用下愈发隐蔽和复杂多样。究其实质,根子却在中共的文艺政策上。一方面,中共打造了世界上最严格的影视审查政策,比如许多世界获奖的影片不能在中国上映。另一方面,对收视率调查行业严加控制,以控制、引导舆论。比如万众嘘声的“春晚”的所谓“收视率”居高不下。又如驱赶外资,早在2008年,艾杰比尼尔森媒介研究(又称AGB尼尔森)就正式退出中国,当时艾杰比尼尔森和央视-索福瑞是仅有的两家专业收视率调查公司。

中共正以收视率造假为由,推动数据资产国有化。2019年底,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节目收视综合评价大数据系统上线。2020年4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广播电视行业统计管理规定》,强调广播电视主管部门应当依托大数据统计信息系统,统筹收视收听率(点击率)统计工作,对数据的采集、发布进行监督。连对中国人娱乐的控制都如此极端,中共的变态心理实在超出正常人的想像。

结语

“骗”是中共的九大基因之一(详见《九评共产党》)。造假就成了中共的拿手好戏。中共及其一小撮既得利益者,通过造假攫取了巨大的利益,但却把中华民族推进了深渊,道德沦陷,没有法治,蔑视规范,“潜规则横行”,欺诈生客、宰杀熟客,出现了一个“互害社会”。中共是中国当今乱象的总根源。解体中共,中国才有出路。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