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香港沉默大多数用脚拒投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香港特区政府借疫情为由,推迟一年零三个月的立法会选举,供中共人大修改立法会选举制度与规则的情况,终于在把所有“反对派”禁止参选,成功“自己选自己”,“选”出新一届的立法会议员

在中共吹嘘“完善”的新制度之下,政府为催谷投票率可为扭尽六壬,不但破天荒让随时有利益输送冲突的3大公共交通工具营运商,在投票当日全日免费搭车 ;再安排陆路关口投票箱,让居于中国大陆的人士可以免检疫回来投票;选举事务处亦首次在周六(18日),向全香港所有手提电话号码寄出“为港为己投一票”的宣传短讯。以往政府常被投诉,指冷待选举而期望拉低投票率,今次就真的“用尽全力”去催谷选民投票了,这种截然不同的态度,可谓相映成趣。

结果政府“力谷”之下,投票率创下香港史上新低:30.2%──已包括政府口中“搞破坏”的“白票运动”有破纪录2.04%的废票,仍低过以往所有立法会选举的数字,包括英治年代首次引入地方直选的1991年立法局选举39.1%,以及1995年被指“三违反”的立法局选举的35.8%;如纯以1997主权移交后的立法会选举计算,1998年有53.3%、2000年的43.6%、2004年的55.6%、2008年的45.2%、2012年的53.1%、以及2016年的58.3%,是次30.2%的投票率之低,可谓断崖式的下跌。

然而就算看通常投票率较低的区议会选举,30.2%仍然是史上最低的数字!1982年香港首次引入直选的第一届区议会选举,投票率也有38.9%;1985年区议会投票率有40.1%;1988年也有32.3%;及至1991年的32.5%、1994年亦是32.3%,简单而言,就是英治年代引入的所有直选选举,都仍然要比起2021年香港立法会选举的投票率还要高,即香港特区今日所谓的“民主”,实质上已倒退至40年前都不如。

更不要说主权移交后的数字了,1999年区议会选举投票率35.82%、2003年44.4%、2007年38.8%、2011年41.5%、2015年47.0%,至于最接近的一次,亦即“反送中”2019年的区议会选举,更创下历史的新高,71.23%的投票率,远高于2年后今日的30.2%。

2019年区议会选举投票人数高达294万3842人;2021年的立法会选举,却只得135万人左右,而这135万人当中,更包括一些被迫去投票、被有公司安排“放假”利诱的选民;用以往亲政府阵营的“沉默大多数”论述,高达600多万人反对其制度;用2019年票数比较,高达160万人反对,都远比起其支持者更多。

当政府已经用尽一切方法,包括“超技术”禁止呼吁杯葛投票,禁止呼吁投白票,用尽免费车、疯狂宣传,都只得这种成为全球笑话的数字,其实还要搞选举来做什么呢?这种国王的新衣,除了自己“自high”的“自我感觉良好”之外,还有什么作用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自由亚洲/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