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经济胁迫立陶宛 中共遇难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用惯了经济胁迫,没想到在欧洲小国立陶宛身上,竟难展其技、难如其愿。

例如,中共海关自12月1日起已将立陶宛从“来源国”列表删除,导致立陶宛货物滞留在中国港口无法通关;但12月7日,立陶宛最大的贸易机构表示,中共海关已不再直接阻止立陶宛货物的进口(只是该国货物在进入中国时,仍旧面临冗长的程序,并在进货流程上遭到延误)。

又如,12月17日,路透社援引两名知情人士报道,中共正在向德国汽车零部件巨头德国“大陆集团”(Continental)施压,要求其停止使用立陶宛制造的零部件(其在立陶宛设有工厂)。对此,中共外交部予以否认。

为什么呢?中共知道,将立陶宛从报关系统中清除、暂停立陶宛自华进口贸易许可、施压跨国企业不得使用立陶宛生产的零组件等等,这些都是公然违反世贸组织规则的;而目前中共还需要打世贸组织规则的旗。因此,中共想这么干也不敢搞(闪电式的试一试,是为威慑),只是暗中使绊子(比如借口“技术”、“程序”问题阻滞立陶宛货物通关),口头上还硬说“中方一贯按照世贸组织规则行事”,“个别媒体炒作中方消息均不属实”。

一方面,这暴露了中共的流氓;另一方面,也显出了中共的无奈。

大家知道,7月立陶宛宣布将在包含台湾在内的多个亚洲国家与地区设立代表处,中共就恨死了,开始敲打立陶宛;台湾驻立陶宛代表处11月18日揭幕,中共立即将与立陶宛的外交关系降至“代办”等级,并暂停领事服务。与此同时,经济胁迫惯技重施。例如;

——中共当局缩减对立陶宛的出口,立陶宛副外长阿多梅纳斯(Mantas Adomenas)表示已经影响到食品、激光、原材料、药品、家具、服装业。

——8月,立陶宛最大的新闻门户网站之一Delfi报道“中国不再购买立陶宛产品”:中共从立陶宛召回大使后,立陶宛出口商就开始抱怨,中国不再从立陶宛购买奶酪、粮食和木材等产品。

——连接中欧的陆上大通道——中欧班列,其加里宁格勒线,立陶宛是必经之地。中共为报复立陶宛,两国间的直达铁运连接已经暂停(虽然中铁集装箱公司曾一度为此“辟谣”),只有过境交通仍在继续。通常,火车在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停靠,以装卸集装箱;现在,过境列车不在维尔纽斯停留,而是直接开往加里宁格勒。陆媒还称,中共和德国已经达成共识,中欧货运班列将绕开维尔纽斯,直接停在俄罗斯的列宁格勒。

但是,这些对立陶宛经济并没太大杀伤力。因为中立两国经济联系并非紧密。2019年立陶宛货物进出口总额为687.4亿美元,中国仅仅位列立陶宛出口市场的第22位,为立陶宛第十大进口来源地。2020年两国进出口额同比增长7.5%,规模也仅22.95亿美元。

中共又动歪心思:向跨国企业施加压力,促其断绝与立陶宛的商业合作,否则将面临被排斥于中国市场之外的命运。代表数千家立陶宛公司的立陶宛工业家联合会(Lithuania Confederation of Industrialists)证实,一些从立陶宛购买商品的跨国公司正成为中共的目标。

但是,除世贸组织规则之外,更重要的是,立陶宛的一个身份——27个欧盟成员国之一,成为反制中共经济胁迫的利器。12月6日,立陶宛外长致信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高级官员,其中写道:“欧盟有必要做出强烈反应,向中(共)国发出信号,出于政治经济动机压力不可接受,也是不能容忍的。”欧盟委员会对此积极回应。

12月8日,欧盟出台一项“反胁迫”贸易制裁提案,要求当第三国对任何欧盟成员国施加任何类型的政治压力和胁迫性措施时,欧盟将对第三国进行“反制措施”,包括征收关税、限制来自有关国家的进口等。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Josep Borrell)和欧盟执行副总裁东布罗夫斯基斯(Valdis Dombrovskis)发表联合声明,表示欧盟对其成员国的支持,“中国(中共)与欧盟成员国的双边关系,会对整个欧中关系产生影响”。

12月17日,欧盟委员会表示,如果发现中共违反国际贸易规则的证据,可能就中共和立陶宛间的贸易争端向世界贸易组织提出申诉。同时,欧盟委员会正与立陶宛政府,以及其他可能面临类似问题的成员国政府维持接触,“为了在世贸建立档案,我们需要足够证据,这就是我们实际上现在所做的事”。

这就使中共对立陶宛的经济胁迫,变成了与欧盟的对峙。在国际战略上,中共将拉拢欧盟、分化美欧作为重点,但因新疆人权问题引发的欧中制裁战导致欧盟议会冻结了《欧盟—中国全面投资协定》(CAI),双方关系一直在恶化,如果现在再因为立陶宛添一把火,中共就更焦头烂额了。因此,中共对打击立陶宛,颇有点骑虎难下的感觉。

对立陶宛而言,与中国经济联系不密切,及欧盟成员国身份,固然是其不畏中共经济胁迫的重要因素,但更重要的,是其对共产国家的深刻的认识(包含了其在苏联统治下的那段痛苦经历)。

这就是为什么立陶宛这个波罗的海小国,当年(1990年)毅然决然的率先脱离苏联宣布独立,现在敢对中共不假辞色(诸如退出“17+1”中共—中东欧合作论坛,将中国供应商排除在该国5G网路建设之外,12月15日确认已经召回所有驻华外交官等等)。

如立陶宛国家安全与国防委员会主席劳里纳斯·卡斯丘纳斯(Laurynas Kasciunas)说:“我们都非常反对中共。它深植于我们的DNA中。”因此,立陶宛虽然经济规模只有中国1/270,却能直面中共的经济胁迫。这值得世界钦佩。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