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圣诞心愿:权利与自由

(大纪元专栏作家Rocco Loiacono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23日讯】早在1990年代,我参加过一次圣诞节午夜弥撒。那天晚上我听到了庆祝者鼓舞人心的讲道。在结束时,神父祝我们圣诞快乐。他说:“我祝你们拥有天使所享有的和平。那些天使在第一个圣诞夜来到地球并歌唱。”这些话伴随了我25年。

《圣经》中的许多地方都将和平与耶稣基督联系在一起。事实上,先知以赛亚(Isaiah)(9:6)预言说:“因为有一个婴孩为我们而生,有一个儿子赐给我们……他的名必称为‘奇妙的策士、全能的神、永恒的父、和平的君’。”

圣路加(St. Luke)在他的福音书(2:14)中告诉我们,圣诞节那天晚上,天使歌唱宣布基督的诞生:“在至高之处荣耀归于神!在地上平安归于他所喜悦的人。”

在最后的晚餐上,在受难和死亡之前,耶稣对他的门徒说:“我留下平安给你们;我将我的平安赐给你们。我所赐的,不像世人所赐的。”(约翰福音14:27)

耶稣复活后,对他的门徒说的第一句话是:“愿你们平安。”(约翰福音20:19-21)。

2018年12月24日平安夜,一名男子在英国伯明翰的教堂祈祷。(Christopher Furlong/Getty Images)

这些只是几个例子。我还可以举出很多来。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圣经》中所说的和平是什么?

作为基督徒,我们相信,我们必须忍受将要到来的侮辱、嘲笑和仇恨。人很容易被愤怒、怨恨所控制,怀恨在心,争吵。然而,如果没有人与人彼此之间的和平,我们自己就不可能有内心的安宁。

在据说是阿西西的圣方济各(St. Francis of Assisi)所作的“和平祈祷”(Peace Prayer)中,我们看到这样的话:“主啊,让我成为你平安的工具……哪里有仇恨,让我撒播爱。”(注:圣方济各是13世纪天主教重要人物。)

有趣的是,这个祈祷词首次出现在1915年圣方济各的圣卡上,当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的高峰期。然而,这个祷告及其情感很容易令人将其与圣方济各联系起来,因为它们如此透彻地反映了他的精神。

事实上,是圣方济各给世界描绘了“耶稣诞生的场景”(在意大利语中称为il Presepio),以提醒我们耶稣出生时质朴的环境。还有人说,圣方济各受到启发,重新创造了最初的耶稣诞生场景,以对抗当时在意大利盛行的猖獗的贪婪和物质主义——就像今天的世界一样。

圣方济各明白,我们生来就对彼此有温柔的感情。我们决不能变得冷酷、恶毒或野蛮。如果我们这样做,我们就不再是人了。他知道,纷争和分歧会破坏一切,我们必须努力带来团结,并尽可能地结束仇恨。

我们似乎忽略了伟大的教会医生,尼撒的圣贵格利(St. Gregory of Nyssa)的劝告:“但是,如果我们互相怀疑,我们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呢?”这不是和平。

世界及其统治者试图以“更大的利益”的名义分裂我们。就像圣方济各时代那样,如今我们把财富、健康和我们自己的安全看得高于一切。我们的内心被恐惧撕裂,做了前总统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早在1964年就警告过的事情:我们为了安全牺牲了自由

他在题为“抉择时刻”(A time for choosing)的著名演讲中说:

“我们天然不可剥夺的权利现在被定为由政府分配,且可以被多数票所分割,对大多数人来说,‘最多民众的最大利益’是很冠冕堂皇的短语,但却与我们国家的根本理念背道而驰,除非它承认,即使个体的立场被所有同胞的投票所压倒,这个人也依然拥有某些不能被侵犯的权利。没有这种认识,多数人的统治不过是暴民统治。”

过去两年来对我们自由的侵犯让人想起十七世纪英国清教徒被禁止过圣诞节。17世纪40年代初,随着奥利弗‧克伦威尔(Oliver Cromwell)巩固了他的权力,长期议会颁布了立法,通过了《公共崇拜指南》(the Directory of Public Worship),废除了圣诞节、复活节和五旬节,并确定了哪种形式的崇拜是被允许的。任何举行或参加特殊圣诞教堂服务的人都会被处以具体的处罚,商店和市场必须保持开放,市长一再被命令确保伦敦保持营业。

然而,政府的这种侵犯没有得到人民的拥护。在12月25日那一天,标志着基督诞生的半秘密宗教仪式继续举行,其它有关圣诞日的世俗元素也没有消失。

2019年12月16日,华盛顿特区的美国国会大厦前的圣诞树矗立在雨雪交加的夜晚。(Mark Wilson/Getty Images)

阻止公共庆祝活动并迫使商店和企业继续营业的政策,导致许多城镇的支持者和反对者之间发生暴力对抗。许多作家争辩说(通常是匿名的)在12月25日纪念基督的诞生是恰当的,政府无权干涉。

最后,对圣诞节的打压失败了。对法治的攻击失败了。这导致了斯图亚特王朝的复辟,随后的启蒙运动,同时也激发宪政的理想。

今天,政府对人民生活的入侵同样具有“大家长”式的所有特征。事实上,我们的政府一直扮演着“保护神”的角色。但是,正如当时的叛乱所表明的那样,很多时候,异议是必要的,因为那将表明,如果一切都按照恶人的意愿进行,因为他们要满足对金钱和权力的私欲,如果我们容忍无法无天的行为,我们就没有真正的和平。

这不是一个有良好目标的和平。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与火和剑同行,而不是与邪恶同流合污。正如另一位伟大的教会医生圣金口若望(St. John Chrysostom)所说的那样,意见相同并不一定总是好的,因为罪犯之间是一致的。

这是我的圣诞愿望:让我们学会成为和平缔造者,并再次找到美好心灵安宁。我们不能指望任何人为我们做这件事。我们必须自己来缔造。正如天使们所唱的:愿善良的人在地上平安!

作者简介:

罗科‧洛亚科诺(Rocco Loiacono)是澳大利亚珀斯(Perth)科廷大学(Curtin University)法学院的高级讲师,也是意大利语-英语的翻译。他在翻译、语言学和法律方面的工作在同行评审期刊上广泛发表。

原文“My Christmas Wish”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