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2021世界经济的两大动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21年的世界经济,在扰动、混乱之中,凸显出两大动向:第一,短缺危机刺激全球供应链重组;第二,西方谋划组建“经济北约”,“去中共化”深入发展。而这两大动向,又是交织在一起的。

一、短缺危机刺激全球供应链重组

2021年的一个突出现象,是许多国家面临着物品短缺危机:美国超市出现空置货架,占全美港口总输送量40%的洛杉矶港和长滩港拥堵难解;英国燃油、猪肉、禽肉、牛奶、药品等供应吃紧……

物品短缺的背后,是供应链危机。这对世界经济已产生了严重影响。10月12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将2021年全球增长率预测从7月时的6.0%下调至5.9%,并表示持续的供应链中断和物价压力阻碍了全球经济从疫情中的复苏。

2021年的供应链危机,有意外因素,例如3月底,占世界贸易约12%的货物的通道苏伊士运河被堵,数百艘货船受阻,影响持续了好几个月。但更重要的因素是疫情(大规模的疫苗接种并没有阻止疫情的发展,从德尔塔到奥密克戎,病毒变异让人防不胜防;全球2021年前6个月的死亡人数,就已经超过了2020年全年的死亡人数)。

而中共的极端防控措施——因一例病毒检测阳性就关闭(有全球影响性的)港口,比如5月深圳、8月宁波;再加上中国仍是“世界工厂”(制造业产值全球占比近30%,制造业出口全球占比2018年已为17.2%),这就导致中国货物不能及时输运海外,对全球供应链产生了重大冲击。

长期以来,廉价可靠的海运是国际贸易的坚固基础,让制造商们能为寻找低工资劳动力和廉价原材料而将生产在世界各地转移。但自疫情以来,从亚洲向美国运输货物的成本已经上涨了十多倍。疫情之前,一个40英尺集装箱从上海运到美国中西部需要花6,000~7,000美元,但到2021年9月中旬运费已至少是2.6万美元。

这些使得既往的全球化范式一一为了最大规模市场与最低人工成本,生产集中在少数几个国家,甚至只有一个国家(如中国成为所谓“世界工厂”)一一变得不可持续。全球企业都面临着深刻挑战,需要重构自身业务的全球供应链:一是在纵向分工上趋于缩短,二是在横向分工上趋于区域化集聚;从追求经济效益最大化转向经济效益与供应链安全并重。

2020年9月,麦肯锡的报告《全球价值链的风险、韧性和再平衡》就已指出:在未来五年中,全球货物出口的16%至26%(价值2.9万亿美元至4.6万亿美元)将有可能转移到新的国家。

进入2021年,多年未有的“货品短缺”的煎熬,大大增强了全球供应链重组的动力。

二、西方谋建“经济北约”,“去中共化”深入发展

2021年一开始,中共当局就喊“东升西降”,大搞“战狼外交”,经济胁迫之招一使再使;另一方面,虽然美国政府更迭,德国、日本总理换人,但西方对华政策在协调之路上快步前行,尤其在经济领域动作频频,笔者《十件事揭中共国际经济环境之逆转》一文已有论述,此处不赘。本文仅谈“经济北约”(Economic NATO)问题。

4月15日,在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举行的视讯听证会上,美国前副国安顾问博明(Matt Pottinger)表示,“北京打算减少中国(中共)对世界的依赖,同时让世界越来越依赖中国。然后利用由此产生的杠杆作用,在全球范围内推进北京的专制政治目的。”博明强调,中共将贸易武器化(如澳洲政府要求对疫情起源进行国际独立调查,中共对澳进行报复),美国政府应成立“经济北约”对抗。

6月28日,华盛顿智库“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TIF)和英国保守派议员成立的中国研究小组(China Research Group)委托编写的一份报告提议,西方民主国家应该成立“民主国家联盟条约组织”(Democracies’ Alliance Treaty Organization)以对抗中共。根据这份报告,这个以贸易为基础的联盟将效仿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条例,在任一成员国受到中共的经济胁迫时,其它成员国将无条件统一采取报复措施。报告称:“欢迎任何民主国家的加入,包括台湾。但如果任何成员国在组织决定后没有采取必要的措施进行回应,他们将失去成为会员资格。”

长期以来,中共采取各个击破的策略,擅长许诺经济利益来换取具体的政策优惠;而西方长期忽略中共的经济侵略行为,仅在迫不得已的时候防守,缺乏政治上的协作进行有效的反击。现在,中共的经济胁迫越演越烈,更多国家开始意识到威胁。

事实上,6月14日,北约峰会后的联合公报已首次把中共列为安全威胁,提到中共“公开的野心与过分自信的行为,对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与联盟安全相关领域构成了系统性的挑战”。

如此看来,组建“经济北约”的呼声,代表着西方的一种战略选择,而且有很强的可行性。

其实,2013年美欧启动的双边自由贸易协定谈判——《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当时就被认为是在组建“经济北约”。普遍认为,TTIP不仅仅是一项贸易协定,而是旨在激活跨大西洋关系的地缘战略联盟,但更重要的是要遏制中共和俄罗斯的崛起,将全球经济游戏规则的制定权还给美国和欧盟。有论者甚至称TTIP“是北约的第二个支柱。它表明了该如何继续合作,也是美国和欧盟保持世界领导地位的最后一次机会”。只是双方存在重大分歧,几轮谈判之后,TTIP被搁置起来。

进入2021年,美、欧、日在对华政策协调方面取得了很大进展,例如6月15日的欧盟—美国峰会同意重塑跨大西洋伙伴关系。今后,如果TTIP重启,并最终也把日本纳入(日欧自由贸易协定已于2019年2月正式生效,涉及部分经贸领域的日美贸易协议已于2020年1月1日正式生效),实现零关税、零障碍、零补贴,形成一个巨大的“经济共同体”——作为“经济北约”的主体,那对中共来说真是个噩梦。

反过来说,如果西方不在对华政策协调和“经济北约”建设方面取得实质性进展,就难以有效应对中共。如2020年7月23日,时任美国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所说,“如果自由世界不改变共产中国,共产中国肯定会改变我们。”

而从2021年世界经济的两大动向中,人们还是看到了某种希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