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养老金家底快空 中共指望个人掏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24日讯】近年来,中国养老金制度改革的步伐显着加快,前几天又刚出台了一个《推动个人养老金发展的意见》,进一步明确了养老金改革的方向,虽然大陆媒体都把这当作利好消息来发布,但是,却掩盖不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中国目前的养老保障体系已经难以为继,养老金已经入不敷出,必须进行改革。那么,中国的养老金保障制度,到底面临着怎样的严峻形势?目前的改革,对老百姓的生活到底有多大的影响呢?我们今天就来谈谈这些问题。

发展个人养老金 怎么成了“重磅利好”?

12月17日,在习近平主持的深化改革委员会会议上,审议通过了五份文件,其中就包括《关于推动个人养老金发展的意见》,强调要推动政府政策支持、个人自愿参加、市场化营运的个人养老金,要和基本养老保险、企业(职业)年金相衔接,实现养老保险补充功能。

大陆媒体的报导中,普遍把这个新政策当成利好消息来发布,认为这将开启“个人养老金”的新时代,比如,有的评论说,“个人养老金带来基金业新机遇”,还有的说“个人养老金迎来重磅利好,资本市场将有更多‘长钱’”。

那么,新政策到底好在哪里呢?

这些报导提到,目前,三支柱养老金模式已经成为各国的普遍选择,其中,第一支柱,是政府主导的公共养老金;第二支柱,是企业主导的职业养老金;第三支柱,就是个人主导的个人养老金。但是中国的养老三支柱,发展却极不平衡,第一支柱的占比大约是58%、第二支柱是36%、第三支柱,就是个人养老金,只有6%。

另外,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美国的二、三支柱养老金资产,占同期GDP比重超过130%,加拿大大约是160%,而中国的这个比重是多少呢?只有1.6%,和发达国家存在着非常大的差距。

因此,所谓的“利好”消息就是,跟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第二、第三支柱,仍然有着较大的发展空间,尤其是个人养老金这个第三支柱,在中国基本处于空白。而现在,中共的新政策,是要大力发展这个第三支柱。

我们也看到,这个所谓的“利好”消息的背后,却揭示了一个真相,那就是:中国养老金资产的储备规模很小,和中国GDP排名世界第二的地位,是极不相称的。

中共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的主任郑秉文就曾经表示,中国是一个GDP大国,却不是一个养老金大国。中国GDP总量世界第二,占全球GDP的16.3%,但是,中国各类养老金占全球养老金的比重,仅是2.8%。

再看美国呢,不仅是经济第一大国,而且是全球养老金第一大国。美国宽口径各类养老金资产,是35.1万亿美元,占全球养老金的比重高达58.5%,如果以窄口径衡量,美国占全球比重更是高达63.3%。

根据中共社科院发布的报告,按照可比口径,中国2019年各类养老金,总计大约是11.6万亿元,养老金占GDP的比重只有11.7%,远低于经合组织(OECD)36个成员国的平均值49.7%,这些国家中还有8个国家的比重超过了100%。

在今年6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中,郑秉文还曾提到,中国养老金资产人均水平很低。以2019年为例,在宽口径下,中国各类养老金,人均只有4.1万元人民币;而美国的人均养老基金,达到了73.1万美元,大约是510万人民币,是中国的125倍。在窄口径下,中美两国的差距更大,美国的人均养老金大约是中国的420多倍。

也就是说,中国的养老金储备严重不足,不仅规模极小,而且待遇超低。但是,中国养老金体系面临的更大挑战,还不是量多量少的问题,而是根本入不敷出,马上就要“坐吃山空”了。

中国养老金入不敷出 财政补贴也难以为继

2019年4月,中共社科院发布的《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9-2050》预计,即使是在财政补助下,中国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累计结余,也将在2035年的时候耗尽。

2020年11月,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预测,未来5年至10年的时间,中国预计会有8万亿至10万亿的养老金缺口,而且这个缺口,还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进一步扩大。

实际上,根据“第一财经”的报导,自从2013年开始,中国的社保基金就已经入不敷出,需要依靠政府财政补贴来补足缺口。此后,财政补贴的数额逐年增加,2013年的时候是7,372亿元,到了2019年,已经扩大到1.94万亿元。

但是,中共财政支出的缺口也越来越大。中共财政科学研究院今年9月发布的蓝皮书显示,中共今年的财政赤字规模,有大约4.7万亿元人民币,预计到2025年,财政赤字会达到大约10.7万亿。

人口超速老龄化 中国未富先老、未备先老

那么,中国的养老金为什么会迅速地枯竭呢?这就要说到人口的老龄化了,因为这和中国人口的老龄化速度非常快是分不开的。从国际比较来看,中国的人口老龄化进程,具有史无前例的超快速度。

第七次人口普查结果显示,2020年,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达到了13.5%。现在的国际标准是,65岁以上的人口占比达到14%,就算进入深度老龄社会,如果按这个标准衡量,报告预计2021年年底,也就是现在这个时候,中国已经步入了深度老龄社会,这比联合国2019年版《世界人口展望》测算的2025年,至少提前了4年。

换句话说,从2000年开始,中国只用了20多年,就从老龄化进入了深度老龄化社会,而从世界平均水平来看,这个进程需要35年;美国,则是用了64年。

那么,人口快速老龄化,给中国社会带来了什么影响呢?

南开大学经济学教授原新概括说,中国的老龄化至少具有三大特点。

首先是“未富先老”。发达国家都是在经济发展水平较高时进入老龄化社会,例如,日本在1968年前后进入老龄社会时,人均GDP(2010年不变价美元)超过1.7万美元;而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时,人均GDP(2010年不变价美元)刚刚超过1,700美元,只是世界平均水平的20%。

其次是“未备先老”。什么意思呢?多数发达国家,在进入老龄化社会时,养老保障和医疗保障已经相对完善,长期护理保险制度,也在20世纪80年代相继建立。但是,中国在2000年进入老龄化社会时,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人数只有1.35亿人,和7.1亿就业人口的现实需求,有着巨大的差距。也就是,国家还没为养老做好准备,就已经进入了老龄化。

第三个特点就是“未康先老”。世界卫生组织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人口的平均预期寿命是76.4岁,但是平均健康预期寿命,只有68.7岁,也就是说,老年人带病生存期将近8年。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中国人口的快速老龄化呢?最直接的原因,就是中国的一胎化政策所引发的总和生育率下降,它直接影响着养老保险的赡养比。赡养比,是指20至64岁的劳动年龄人口,赡养65岁以上老年人口的比值。

根据清华大学和民生银行联合发布的报告,2000至2019年,中国企业基本养老保险参保职工人数的增长率,从7%降到了4%以下,而领取人数增长率超过了6%。因此,中国城镇人口的赡养负担,也将会从2020年的2.37个年轻人养一个老人,下降到在2035年的1.3个年轻人养一个老人,负担沉重。

尤其是到了2022年,就是明年,随着“1963年婴儿潮”进入到退休高峰,将会有更多地区出现养老金缺口,用尽累计结余。

养老金如何改革 对民众有何影响?

那么,中国的养老金制度要如何改革呢?

从大的方面来说,首先,就是延迟退休。中共在“十四五”规划、还有2035年远景目标中提到,将在未来5年之内,逐步延迟法定退休年龄。

其次,就是要大力发展养老金的第二、第三支柱,尤其是第三支柱的个人养老金。

按照中国目前的养老金保障体系,第一支柱是指“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基金”和“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基金”,虽然覆盖面广,但是已经入不敷出,财政压力越来越大,所以必须要发展第二、第三支柱。

第二支柱,主要是指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在国外,职业养老金通常是退休人员的主要收入来源,但是在中国,企业年金覆盖的范围非常狭窄。统计公报显示,2019年末,全中国仅有9.6万户企业建立了企业年金,比例还不足1%。绝大多数的企业职工和退休人员没有企业年金。

这是因为,建立年金制度的企业,主要集中在中共央企,但是在中国,民营企业才是提供就业机会的主体。民营企业提供了80%的城镇就业岗位,吸纳了70%以上的农村转移劳动力。

不过,在目前“国进民退”的大趋势下,民营企业的生存环境每况愈下,中共想从民营企业的身上榨出更多的油水,也会变得更加困难。

所以,中共现在,就要大力发展“个人养老金”这个第三支柱了。说白了,就是国家没钱了,不能帮你养老了,要靠你自掏腰包,建立个人养老金账户,把你的私人储蓄放在商业养老基金里,用基金投资获得的收益来养老。

根据中共银保监会的数据,目前储蓄存款、理财、保险资金三项加起来,规模合计已经超过150万亿元。所以,中共的养老金改革目标,就是通过有效的引导和改革,将个人储蓄和个人投资的一部分资金,转化为商业养老资金。

因此,中国的资本市场非常兴奋,认为是重大利好。不过,在我看来,只要这个个人养老金,仍然是遵循“个人自愿参加”的原则,那么它的发展前景,可能就会让中共非常失望。你想啊,用自己的钱来投资养老,用得着中共的政策引导吗?但是有一点,投资是有风险的,而养老金是无法承受风险的。

从目前可以获得的信息来看,中共可能会按照“税收递延+个人账户”的设计,来发展第三支柱养老金体系。但是,中共先前进行的这种尝试,已经被证明是失败的。

自2018年5月1日起,中共财政部等部门,在上海、福建,还有苏州的工业园区内,实施了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但是,这项试点在启动了3年之后,并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中共央行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试点区的养老保险业务,累计实现保费收入4.3亿元,参保人数只有4.9万人。

养老保险试点遭遇挫折,除了因为节税力度低、流程繁琐之外,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很多人的工资收入,都没有达到月收入5,000元人民币的个税起征点,也就是说,税收递延根本起不到任何激励作用。

所以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去年5月,李克强说,中国有6亿人的平均月收入在1,000元人民币左右。随后,北京师范大学的课题组做了个调研,证实了李克强的说法,并且说月收入在2,000元以下的总人口是9.63亿人,占14亿人口的69%。

大家知道,在过去几十年里,中国虽然快速成长为世界的第二大经济体,但是人民,并没有得到真正的富裕,富起来的都是中共的权贵阶层,还有他们的白手套。到了今天,内需不足、消费不足,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最大拖累,而严重的贫富差距、以及大部分百姓仍然贫穷的这个社会现实,已成为中共推进各项改革措施、实现经济转型的最大障碍。然而,造成所有问题的祸根,正是中共自己。

财商经济研究所
策划:宇文铭
撰文:李松筠
编辑:蔚然、宇文铭
剪辑:曲歌
监制:文静
订阅财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