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强迫民众服从 从来都没有出路

作者:威廉‧布鲁克斯(William Brooks)/李平翻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24日讯】今年11月底,加拿大萨省卫生官纽多夫(Cory Neudorf)在给CBC信函中称,疫情期间,加国人不要坚持个人权利,不要只想自己,要从集体防疫大局着想,少想一点个人医疗选择权,才能战胜共同敌人。

顺从,非衡量公德唯一标准

疫情爆发之初,人们都自觉遵守政府各种防疫令,CBC等左媒和多数卫生部门就觉得大家都默认了这种强制防疫方式。川普(特朗普)被败选后,北美左派们就以其曲速行动(Warp Speed)为名大搞全民接种运动,进步派政府们大搞集体思维和言论钳制。

私企和中小企业业主们,配合政府几轮封锁令,导致失业飙升,个人职业发展中断,经济萎缩,通胀,人们被迫待在家中和放弃社交,学校停课,教堂关门,出门戴口罩,随时保护社交距离,推迟正常就医,被迫打疫苗,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政府强制搞多了,疫情不降温反升温,美加欧等自由社会越来越多民众开始质疑,政府和专家这种集体主义操作,已严重伤害公民个人自由权利和民生福祉,两者得失完全不成正比。人们开始怀疑,一味顺从并不意味着就有公德。

这种公民觉醒意识,让纽多夫之流开始有些心慌。

靠抹黑和攻击压制信息

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爆发后,左媒们整天只忙着钳制信息和言论,无视病毒来源追查。无奈各种地下消息传播太强大,左媒们没法彻底压制,就只能靠各种抹黑和攻击信息传播者来压制真相和信息。加拿大医生亚历山大(Paul E. Alexander)就是一个被左派各种抹黑和压制的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亚历山大是麦卡马斯特大学流行病学专业本科毕业,牛津大学硕士、麦大医学研究所博士,曾在世卫和加拿大政府部门工作,2017至2019年在华盛顿美国传染病学会(IDSA)从事系统审查和临床实践指南专业,去年疫期被邀加入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DHHS)。

如此过硬的履历,谁都无法小看。要能追随大流,左媒会把他奉为楷模和精英,但偏偏他和许多有良知的专家一样,认为防疫工作中,群体免疫和染疫早期现有有效药物治疗也值得重视。这一下就成了左派众矢之的。

在建制派专家眼中,防疫只能靠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和封锁,羟氯喹和伊维菌素等被临床证明能救命的成本低廉的药物,许多医院禁止给病人开。

左媒防火墙开始崩塌

事实上,左媒防火墙在不断自我欺骗中已开始崩塌,越来越多人开始清醒。在事实面前,左派和左媒们仍装睁眼瞎。其中一个最大标志是美国前总统肯尼迪侄子、美国前司法部长肯尼迪之子小肯尼迪(Robert F. Kennedy Jr)新书《全球精英和大医药公司及全球民主与公共卫生之战》的出版。

新书指出,本来用便宜的现成普通药物,就能减少染疫住院率和拯救无数生命,精英专家们和大医药公司却一味靠等巨额研制的疫苗来救命,拚命打压初期治疗,许多确诊病人要么在家中自行恢复,要么自行消亡。

小肯尼迪新书能打破建制派媒体的审查防火墙,也不意外。左媒们可能会绞尽脑汁来抹黑和攻击,却没法反驳他显赫的民主党家庭出身和忠诚川粉的事实。

靠审查和顺从没有出路

独立医学专家言论,被左媒抹黑歪曲。言论审查下,难以得出公允结论,导致不信任和欺骗。去年4月《大纪元时报》报导要求追查中共病毒是否来自武汉病毒实验室,被CBC抹黑攻击成阴谋论,如今它们口中的阴谋论却成为最可信病毒来源解释。

靠言论审查和强迫民众一味服从,从来都没有出路。天主教会花了359年,才承认伽利略的地球围绕太阳转说。天主教只是个宗教信仰,不是科学机构,耗得起这个时间,今天在疫情面前,人命关天,一秒钟都耗不起。

在疫苗、封锁和口罩多重手段下,疫情都没像政府和专家所说的那样得到遏制,民众自然想了解其它选项所有真相。小肯尼迪新书表示,许多顶尖医生、科学家和一线防疫专家,都认为高达8成的死亡,是因政府和专家压制早期和其它药物治疗导致。如果真如书中所说,民众就有权知道应对办法。

中共释放的这个病毒,给加拿大造成前所未有的道德、经济、社会和政治灾难,如今加拿大虽日益倾向搞加拿大特色的社会主义,面对如此灾难,也得坚决抵制。科学和真相就是在互相争论和碰撞实践中不断前进,靠抹黑对手言论的言论审查,注定失败。

作者简介:

英文《大纪元时报》专栏作者威廉‧布鲁克斯(William Brooks)是加拿大蒙特利尔的一名作家和教育家。他目前担任加拿大史维特斯学会(Canada’s Civitas Society)《公民对话》(The Civil Conversation)的编辑。

原文If Individual Rights Are a Problem, Censorship Is Wors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