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2021印太军事格局调整十大事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21年,印太地区风起云涌,军事格局进行深刻调整。其主线则是中共持续的军事扩张,对印太地区和世界构成了严重威胁,美国则领导盟国进行反制。中美两极端对抗态势越发清晰,相关国家已经或将要做出战略选择,骑墙的空间越来越小。本文概述2021年度印太军事格局调整中的十大事件。

一、中共大幅提升对台军事威胁 台海被称为“地球上最危险的地方”

2021年中共对台军事压力剧增。例如,军机扰台,据12月22日台湾国防部长邱国正赴立法院专案报告, 1月迄今已逾940架次(2020年仅超过380架次),且进入其防空区域的单日军机数量多次刷新纪录,从4月12日的25架次(包括战斗机和有核武器运载能力的轰炸机),到10月1日的38架次、10月2日的39架次、10月4日的56架次。对此,《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账号“侠客岛”发文,公开宣称这“是警告也是预演”。 邱国正称:“现在两岸情势是我从军40年以来最严峻的时刻。”

12月4日,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表示,中共最近在台湾附近的大规模军事行动类似于“预演”。 台海阴云密布。

台湾当局则以加强军事力量应对。8月26日,台湾宣布明年度国防预算为新台币3726亿元(约133亿美元),创下历年新高。此外,另编列了新台币401亿元(约14.4亿美元)的特别预算采购66架F-16V新式战机;台行政院通过“海空战力提升计划采购特别条例”草案,将从明年起到2026年分5年编列2400亿元预算,采购8个项目(均为台湾自己制造)。

同时,美国加强对台军事支持,并在美日峰会、美韩峰会、G7峰会、北约峰会、美欧峰会等等公报中,都分别首次提出台海问题,关注台海的和平与稳定。中共发动台海战争的战略压力空前增加。这表明,台海问题已成为印太战略格局演变的风向标了。

二、澳英美组新军事联盟AUKUS   助澳建核潜艇舰队

9月15日,澳大利亚、英、美三国宣布签署一项历史性的安全协议AUKUS(三国名字缩写组成),首要目标是由英、美两国协助澳大利亚建造一支核动力潜艇舰队,以及共享网络能力、人工智能、量子和其它海底技术等等。这是自第二战以来三个国家所达成的最重量级的防卫伙伴机制。这是美国50年来首次分享其核潜艇技术(1958年仅与英国共享过),澳洲因此将成为全球第七个拥有核动力潜艇的国家。

AUKUS一公布,震动世界。普遍认为这是印太战略格局演变的关键一步。中共战略压力剧增。中共专家分析:第一,这个联盟凸显了新冷战的大背景;第二,这个联盟是盟中盟,即是五眼联盟的浓缩版,也是四方安全对话机制的升级版(英国虽不是四边机制成员,但却是来自大西洋的重要驰援国);第三,这个联盟具有很强的军事目的性;第四,这个联盟具有很强的功能性和高科技合作内涵。

为落实AUKUS,11月22日,澳大利亚国防部长与英、美外交官签署和公开了第一份协议,允许三国之间交流“海军核推进信息”。

此外,11月19日,美国印度洋-太平洋地区协调员库尔特·坎贝尔在一美国智库网络活动上宣称, AUKUS是一个“开放的框架”,“亚洲和欧洲的国家迟早也会加入进来”。

三、美国国防部发布“全球态势评估”报告  加紧围堵中共

11月29日,经过近10个月的准备,美国防部发布《2021年全球态势评估报告》(Global Posture Review)非保密内容,称为国防战略的一个关键转折点。美媒援引美国防部高级官员的话称,报告的目标之一是“重建战备标准”。

报告显示,印太地区是美军部署的优先地区,为的是应对中共“步步紧逼的挑战”。美军亚太地区加强部署。具体举措包括:为军事伙伴关系活动寻求更大区域准入能力;加强在澳大利亚和太平洋岛屿的基础设施建设;在澳大利亚轮换部署军机;在韩国永久驻扎一个攻击直升机中队和一支炮兵部队。

此外,12月6日和12月15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和参议院分别表决通过《2022财年国防授权法案》。该法案批准了 7780 亿美元的军费支出(较拜登政府请求的多出 250 亿美元),比去年增加约 5%。在涉及中国方面,法案提出的措施包括为“太平洋威慑倡议”提供 71 亿美元(拜登政府仅要求50亿美元),以及美国国会发表“支持台湾防御”的声明。

四、中印边境军事对峙

2020年发生中印边境几十年未有的致死冲突后,双方曾达成在有争议边境湖区撤军协议,2021年2月撤军完毕。但随后不久,双方又陆续向边境增兵,摩擦不断。10月10日,中印第13轮军长级会谈陷入僵局。

11月11日,印度国防参谋长拉瓦特(Bipin Rawat)在一场媒体主办的论坛中被问及中(共)国是否为印度头号敌人时回应:“这是无庸置疑的。来自北方边境的威胁远大于其他。”同日,印度政府向该国最高法院表示,印军需在中印边境扩建更宽的公路,以满足将印军目前最先进的布拉莫斯超音速巡航导弹和其他军事装备,运输到指定地点的需求。印度陆军2007年开始装备陆基型布拉莫斯导弹,经过20年的持续改进后具一定精确打击能力,现服役有两个型号,并先后组建了3个导弹团。

11月28日,印度亚洲新闻通讯社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针对中共在中印边境拉达克地区附近大举兴建基础设施并向前线增派导弹和火箭炮部队,印度已将许多原本针对巴基斯坦的拥有丰富高寒山区作战经验的装甲部队转移到中印边境的高海拔地区,并展开大规模空运演习。

中共则强化对印军事威慑。中共军方通过国防部网(81.cn)在12月14日称,11月下旬,中共西藏军区某合成旅在所辖区域内,举行一场防核防化的“实战化演练”。

五、“四方安全对话”提升至首脑级

设立于2007年“四方安全对话”(Quad),是一个非正式的机制,四国高级官员利用这个平台讨论区域安全问题,并举行联合海军演习;不过,在随后的8年里,基本上处于停顿状态。但是,鉴于中共日益膨胀的军事影响和在印太地区越来越具侵略性的行为,四国领导人2017年在马尼拉参加东盟峰会期间,磋商决定恢复“四方安全对话”机制,并升级至外长级。

拜登政府则将“四方安全对话”提升为首脑级。3月12日,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和印度举行领导人视频峰会;9月24日,四国领导人又在白宫面对面会晤。四国同意每年都举办首脑会谈,明年将由日本举办。

虽然,3月12日视频峰会后,美国国安顾问沙利文表示,四方不是军事联盟,不是新的北约,而是四个民主国家就经济、技术、气候、安全等问题进行合作的机会。但是,Quad毕竟也包含着军事内容。例如,2020年11月,澳洲在阔别13年后再次参加四国联合军演;又如,2021年4月5日至7日,四国首次与法国在孟加拉湾举行拉贝鲁兹”联合军演(印度正式加盟)。更重大的进展,则是四国中的双边军事合作。可以预计,只要中共继续军事扩张,Quad的军事内涵也会日益丰富。

六、五国菲律宾海联合军演  日本主导  德国首次参加

11月21日至30日,“ANNUALEX2021”年度联合军演在菲律宾海举行,参演方包括日本海上自卫队(JMSDF)、美国海军、澳洲海军(RAN)、加拿大海军(RCN)及德国海军(GMN)。

据美国太平洋舰队新闻稿,五国海军34舰在菲律宾海针对多个项目进行合作,包括通信战术、反潜作战、空战行动、海上补给、跨舰甲板飞行行动,及海上拦截演习,以增强海上力量。一般认为,五国军演目标主要是封锁中共潜艇跨越第一岛链。长期以来,从南海到第一岛链的水域,美日一直不断进行反潜演练。

从1990年代开始,日本海上自卫队每年都主办及领导ANNUALEX军演,并邀请世界各国海军参加。前美国海军陆战队上校、日本战略研究论坛高级研究员纽瑟姆(Grant Newsham)表示:中共在印太地区造成的威胁,已经改变了以往ANNUALEX军演的性质。其一,目前这种演习态势若是放在过去,并不符合日本《宪法》的原有概念,现今日本大众并不反对这种被视为“集体自卫”的联合军演;其二,日本在几年前还会因为怕激怒中国而排斥在南海与美国海军联合演习,但现在已经根本不怕了。

值得关注的是,德国海军20年来首次参与印太地区海上演习。稍前,11月5日,德国布兰登堡级巡防舰“巴伐利亚号”(FGS Bayern F-217)就已抵达东京,成为德国近20年来首次在日本靠港的军舰。有评论指,这“说明国际战略环境发生非常微妙的变化,二次大战的战败国与战胜国联合起来,对抗世界新的威胁——中共;也就是说中共的威胁已远远大过二战留给世人的惨痛教训。”

军演结束当天,美国第七舰队司令托马斯表示:“我们在吓阻一些国家的侵略,这些国家显示出了前所未见的强劲实力。而我们的行动,通过像ANNUALEX这样的演习,可以向这些国家展现实力,告诉它们不要轻举妄动。”

七、英国向印太倾斜

2016年开启“脱欧”进程后,英国政府随即提出了“全球英国” (Global Britain) 的战略构想。而经济增长迅速、市场前景广阔、地缘政治态势复杂的印太,则成为“全球英国”构想关注的重点地区。2021年英国“印太战略”取得重大进展。

其一,3月16日公布《竞争时代中的全球英国:国安、防务、发展和外交政策综合评估》,号称自冷战结束30年后“对英国外交和防务政策最大最全的一次评估”。该“评估”确定了英国战略重心“向印太倾斜”的方针。

其二,与美国、澳大利亚缔结了历史性的新防务与安全合作协定(AUKUS),使英国实质性的参与到印太战略格局的重构之中。

其三,“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战斗群正式启程前往印太巡航:7月底进入了南海有争议海域,8月份在南海进行了F-35战机在航母上的起降演习,又与马来西亚海军举行联合军演,最后穿越台湾和菲律宾之间的吕宋海峡前往日本,与日本海上防卫队在冲绳岛以南海域,举行了首次日英联合军演;9月,停靠位于东京西南部的横须贺美国海军基地;10月返航时,参加英国、澳大利亚、马来西亚、新西兰和新加坡的“五国防卫安排”50周年演习。

此外,7月20日,英国国防大臣本·华莱士称,英国今年还将派出两艘军舰,在这一地区长期部署;还说,英国今后几年还打算在印太地区部署“滨海快速反应部队”,隶属于英国海军陆战队,负责执行撤侨、反恐等任务。

其四,英国正式申请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谋求在经济上融入“印太”。

英国取得这些进展也是有基础的。由于历史原因,英国实质参与了“印太”地区诸多安全合作机制,如“五眼联盟”、 “五国联防”(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等。近年来,英国在印太军事领域比较活跃。例如, 2017年,英国先后与日本达成防务物流协定,与菲律宾达成防务合作谅解备忘录,与越南达成防务相关合作谅解备忘录;2018年,英国与新加坡达成防务合作谅解备忘录;2019年,英国与印度达成防务设备备忘录;2020年,英国在遭受疫情冲击财政紧缩的背景下,仍追加165亿英镑的投资用于支持英国在印太地区的军事行动,并称要在中国南海一带建新军事基地。

八、法国推进在印太的军事合作布局

法国四分之三的专属经济区(世界第二大面积)位于印太地区,超过160万法国公民生活在这些海外领土上。法国在印太地区部署有7000多名士兵,仅次于美国。9月,法国外交部发布2021年版《法国印太战略》,马克龙总统在前言中指出,“作为一个全面的印度-太平洋国家,法国也希望成为一支稳定的力量,促进自由和法治的价值观”。 法国印太战略以四个主要支柱为基础:首先是在安全和国防领域(确保印太地区开放包容),第二个是经济,第三个涉及在法治和拒绝胁迫的基础上促进有效的多边主义,第四个是我们对共同利益的承诺(“主要是印度-太平洋空间将决定我们是否有能力满足我们严格的气候和生物多样性要求”)。

2021年法国在印太的军事合作布局有重大进展。其一,12月17日,美法海军签署《战略互操作性框架》文件。据法国海军方面介绍,该协议是自两年前开始商议的结果,为两国海军在未来二十年加强合作铺平了道路,特别是强化双方的共同操作和行动能力。

其二,加强与印度关系。12月17日,法国国防部长Florence Parly到访新德里参加第三届法印年度防务对话,称印度是法国在印太地区最重要的战略伙伴,法国致力于向印度提供最好的国防技术,并愿双方在人工智能、网络安全和太空安全等领域加深合作。莫迪承诺,印度要进一步深化印度和法国的战略伙伴关系。

其三,法日拟谈安保合作协定。5月,法军首次与日本自卫队和美军在日本境内举行地面部队的联合演训;为了阻止中共扩张,法国政府和英国一样,希望和日本建立安保合作。据日本《产经新闻》12月6日报导,为方便法军与自卫队展开联合训练,法国政府已就缔结《互惠准入协定》向日本政府征询意见。如果启动谈判,法国将成为继澳、英之后第三个与日本展开《互惠准入协定》谈判的国家。

法国推进在印太的军事合作布局,凸显了其一贯追求的“戴高乐主义”:以独立外交参与世界事务并发挥“全球性大国”的独特作用。

九、澳韩签10亿澳元国防协议  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2021年澳韩建交60周年。12月13日,正在澳洲访问的韩国总统文在寅(Moon Jae-in)与澳洲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签署了价值10亿澳元(约7.17亿美元)的国防协议——这是澳洲与亚洲国家签署的最大的武器购买协议,并宣布两国之间的关系升级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莫里森表示,澳韩之间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是以双方对于国防安全的共同承诺为基础的;而此协议的签署表明了两国欲通过国防产业的合作来应对共同的安全挑战的决心。虽然文在寅表示,他此次澳洲之行与中共没有关系,并声称韩国在寻求均衡与美国盟友和共产中国之间的关系;但分析人士认为,韩国在澳大利亚与中共关系非常紧张时,愿意将与澳洲的关系升级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已是一种非常大胆的举措。

韩国现是澳洲第四大贸易伙伴和第四大出口国。澳韩军事合作由来已久。2013年7月,澳韩建立外长与防长“2+2”会谈机制,每两年举行一次。澳大利亚是第二个与韩国举行“2+2”会谈的国家。2021年9月13日,两国在首尔举行第五次“2+2”会谈,就对接韩国新南方政策和澳大利亚印太战略、经济及军工合作进行讨论。韩半岛和平进程、印太地区局势、多边合作也是议题。

十、中俄合作的军事色彩愈加突出

其一,中俄防长一年三次对话,11月23日双方签署“2021—2025军事合作计划”。

其二,7月,俄军首次在中国境内参加“西部联合-2021”联合战略战术演习。

其三,10月17日至23日,中俄海军在“海上联合-2021”军演之后(这是2012年以来的第10次联合演习),首次联合编队,从彼得大帝湾出发,横渡日本海,穿越津轻海峡,经西太平洋南下,穿越大隅海峡进入东海,几乎绕行日本一圈,令日本感受到了“史无前例的特异状况”。

其四,11月19日,中俄两军战略轰炸机进行第三次联合战略巡航(前两次分别在2019年7月和2020年12月),飞行时间超过10小时,尤其双方首次相互穿越领土领空。以往,中共轰炸机如果想在日本海方向有所作为,需要先从东南沿海起飞,严格尊重中立的国际航道,从日韩交界的对马海峡进入日本海。这条航线即耗费了大量燃油航程,在战时也没什么实际作战意义(因为沿途都是日本的岛链,而且经过美日的几个重兵军事基地,极易被拦截)。这次中共轰炸机从东北起飞,直接穿越俄罗斯领空,出现在日本海,对日美构成更大军事威胁。

结语

从以上十大事件来看,中共已成为区域和平与安全的“麻烦制造者”。军事扩张和倾略性的行为,使其四面树敌,成为孤家寡人。从台海、东海、南海到中印边境,中共面临着多线作战的困境。中共竭力拉拢俄罗斯,俄罗斯也有所配合,但双方关系绝不是中共所宣扬的“不是联盟,胜似联盟”;中俄的相互算计,注定“战略协作”是“同床异梦”,最终会迎来“梦醒时分”。2021年印太军事格局的调整,显示中共已是困兽一头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