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耶利米:社会主义才是致命病毒

(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报导/秋生翻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27日讯】“社会主义者并不是不相信上帝的存在,他们并不是无神论者,而是反上帝的。”耶利米。

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核心是……

耶利米说:“消灭人们所珍视的东西,摧毁他们作为人的核心的东西——他们的家庭、他们的教堂、他们的婚姻,然后进入那个真空地带。他们的全部目标……是为了控制孩子。”

今天,我采访了大卫‧耶利米博士(Dr. David Jeremiah),“转向神的契机”(Turning Point for God)的创始人兼主持人、《我们该何去何从?(:明天的预言如何预示今天的问题)》(Where Do We Go From Here?: How Tomorrow’s Prophecies Foreshadow Today’s Problems)一书的作者。我们讨论了我们当前的政治时刻,从强制疫苗接种、全球化(全球主义)到取消文化。

耶利米说:(索尔仁尼琴曾说过:)“你可能无法捍卫真理,但是你可以拒绝以谎言为生。”

杨杰凯: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

杨杰凯:大卫‧耶利米博士,欢迎你做客《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耶利米:谢谢你邀请我!上你的节目我很荣幸。

一种致命病毒正在美国蔓延
杨杰凯:耶利米博士,我看了你最近的一本书《我们该何去何从?》,我其实想要读一下其中的一段话,因为它立刻引起了我的注意,并促使我着手进行这次采访。你写道,“一种致命病毒正在我们国家悄然蔓延,它比新冠病毒要致命得多,然而大多数美国人完全没有意识到它对我们的自由和生活方式构成的威胁。”

耶利米:我说的(这种致命病毒)是社会主义。

杨杰凯:是的。

耶利米:而这是真的。当我开始做这个项目的时候,我对其有了一些了解,我实际上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来研究社会主义。我把能找到的资料都读了一遍,回顾了它的历史,研究它是如何开始的,并且对马克思做了大量的研究,研究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我读过一本名叫《魔鬼与卡尔·马克思》(The Devil and Karl Marx)的书,真的很吓人。这(社会主义)是今天出现在我们国家的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正如你提到的,正如我写的,大多数人甚至不知道它。

杨杰凯:嗯,这是一个引人深思的问题。我们看到了这种思想偏狭的意识形态,有些人称之为觉醒主义(wokeism)。有一种取消文化元素正在发展,但是正如我在过去几年的自学过程中了解到的那样,它也根源于马克思主义。

耶利米:是的,的确。事实上,这本书的每一章都以某种方式追溯到了我所认识到的社会主义,而社会主义只是整个意识形态的一部分。现在让我感到惊讶的是,因为我的思想和心灵都对这一切很敏感,因此我每天都能在新闻上看到很多活生生的事例正在发生,看到它是如何影响着我们这个国家的。

杨杰凯:你认为人们需要知道、而他们并不了解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社会主义是反上帝的

耶利米:首先,很明显,因为我是一个牧师,很多人都惊讶地发现社会主义是反上帝的。它不是不相信,社会主义者并不是不相信上帝的存在,他们并不是无神论者,而是反上帝的。

事实上,卡尔·马克思并非不相信上帝的存在,但他是魔鬼的支持鼓吹者,甚至接近他的人都觉得他是被魔鬼附体了,他来自一个非常黑暗的地方。我在书中一处写道,“他是一个可怕的人,社会主义在他的思想中盛开。”

杨杰凯:这是很多人没有听说过的事情,比如说,你可以在他的一些诗歌中读到,这值得琢磨。

耶利米:是的,他在某个地方说他是为上帝而生的,现在他知道他被选中去了地狱。他认为自己完全没有任何被救赎的希望,所以他的一生都在一种满不在乎的邪恶中度过,大多数人身上无法产生这种邪恶,这是我读到的。

杨杰凯:这很引人深思,我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说法。你说这是明确的,所以马克思……好吧,我们可以同意马克思是反上帝的,而且社会主义当然是从那时起演化出来的等等,你说社会主义是反上帝的,对吗?

耶利米:是的,他的一个关键句就是“把上帝从天堂中抹去,把资本家从地球上抹去”,这是他的双重计划。

很多大学生被社会主义迷惑住

这对我来说真的很可怕,因为我在大学里演讲,我刚刚在东部的一所很大的大学里演讲,很多大学生都被这个(社会主义)迷惑住了。我在这本书中引用的一些统计数据确实证明了这一点:18到25岁的年轻人,我想他们中有大约60%的人认为社会主义很酷,是可以接受的。

最重要的是因为,在这个过程中,(社会主义)承诺给他们所有免费的东西。但是当他们明白了社会主义的根源时,他们就会停下来去思考。我不知道那些拥护社会主义的人是否真的了解社会主义赖以建立的有害的基础。卡尔·马克思是个邪恶的人,是个可怕的人。

杨杰凯:今天,我想回到这个话题:为什么,有很多这样的年轻人,就像你所说的,我想大概有60%的人,青少年等等,认为这将是一种很好的生活方式。

耶利米:没错。

杨杰凯:但是他们并不一定是明确地反对上帝,这些人知道他们拥护的真正是什么吗?

耶利米:他们不知道,因为对一个年轻人来说这相当深奥。你不能既当基督徒又当社会主义者,因为这两者是油和水,不能混在一起。你怎么会是一个反上帝的基督徒呢?没有这种事情。

有时他们喜欢引用《圣经》中的段落,比如据《使徒行传》记载(注,《使徒行 传4:32》:当时所有信徒都同心合意,共用所有的东西,没有人说他的财物只属于自己。),人们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在一起,但是那不是社会主义,那只是一群基督徒在艰难时期分享他们的经历。

所以无论是在《旧约》,还是在《新约》中,社会主义都没有任何《圣经》的基础。那些声称存在基础的人根本没有研究过《圣经》。这是不正确的,因为社会主义完全是在光谱的另一端,不是一个敬畏上帝的人的所为。在社会主义里面没有上帝的位置。

事实上,他们认为教会是毒害民众的鸦片,他们做一切事情(来消灭教会),因为如果教会进入了人们的生活中,就会夺走他们对其信徒所要求的忠诚。

什么是最大恐惧?很多人没有意识到危险

杨杰凯:你认为在当前潮流中你最大的恐惧是什么,你描述了你认为将要发生的事情,你认为人们将会站起来反对这种反自由主义,但是在所有这些事情中,你最大的恐惧是什么?

耶利米:我必须从我所做的事情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我认为我在这方面最大的恐惧是,当我们开始讨论时我们谈到了,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这整件事所引发的危险。我曾跟某人说过,这就像烟从门缝里冒出来一样,你是能略见端倪的,却说“没事儿,没什么大不了的。”

如果我们意识不到这一点,它的破坏性将非常大。这就是我写这本书的原因,我想帮助人们理解。一位女士对我说,“你回答了我不知道该问谁的所有问题。”那好吧,我希望我回答了其中一些问题,因为我想做的,是帮助他们看到发生在我们身上的许多事情之间的联系。

例如,我写过关于拆毁纪念碑的文章。这不是一群吵闹的孩子试图以推倒纪念碑为乐,这是在摧毁历史,彻底抹杀历史,这样你才能写出一个新的历史。

这是整个事情运作的一部分,这就是社会主义的一部分。消灭人们所珍视的东西,摧毁他们作为人的核心的东西——他们的家庭、他们的教堂、他们的婚姻,然后进入真空地带,并带来一切名为社会主义的腐朽行为。

如果人们明白这一点,他们就会意识到,即使对我来说,这也是事实。我现在发现了一个新的新闻渠道,因为我一直在研究它,我在新闻上看到一些东西,我对我太太说,“你看到了吗?这就是不折不扣的社会主义。”

我以前不知道这些,但是我们需要意识到这一点,因为它是致命的,它会摧毁一切。你要做的就是去古巴,去委内瑞拉,去中国看看发生了什么,无论这种意识形态在哪里起作用,都不会有好事。

杨杰凯:我很高兴地获悉,我们(大纪元)的《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共产主义系列书籍很有帮助,贡献很大。

耶利米:是的,没错。该系列有五本书吗?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