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世界四位金融巨头与2021中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21年,中共进一步开放金融领域,加大对世界的经济诱惑。例如,规模高达3.6万亿美元的中国共同基金行业引进第一家独立运营的外资公司,批准设立第一家外商独资券商,等等。迄今,国际金融机构亿将中国证券纳入全球指数(包括股指、债指),这直接拉动了资本流入,因为境外资管公司跟踪指数做被动配置是最主要的投资方式。为此,一些金融巨头曲意迎合中共。

不过,2021年中共出人意料推出的经济整肃政策,严重打击了中国互联网科技头部企业,也重创了许多外国投资者。总体来讲,投资中国科技股,目前市场信心极其脆弱;短期内投资减速,长远则思量是否撤出。更严重的是,中共当局的“向左转”,在国际金融界引发深刻的质疑,索罗斯之类金融大鳄公开抨击中共及其当权者。国际金融界对中共的看法呈急剧分化状态。这就使中共的经济诱惑大打折扣了。

请看如下四则案例。

黑石集团重仓中国  也遭中共经济整肃政策的打击

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美国著名的私人股权投资和投资管理公司,资产管理规模高达7310亿美元(据2021年Q3财报),与中共关系密切。2021年初,黑石集团董事长苏世民称“中国经济在2021年将会十分强劲,并持续发展。”(现实证明并非如此)其后,也多次称“我们对中国非常乐观”。2012年黑石集团在中国动作频频。

黑石集团是第一个获准进入中国共同基金市场运营的外国资产管理公司。8月30日,“黑石中国新视野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正式开业。

1月和12月,黑石集团分两次共斥资53亿元人民币收购了“富力综合物流园区”(粤港澳大湾区内最大城市物流园区)的100%股权。7月,黑石集团首次为旗下中国物流平台龙地物流引入了首席执行官黄咏祥;据黄透露,黑石集团在中国物流方面已经投资了超过8.6亿美元。

6月,黑石集团以13亿美元从泛海手中买下美国国际数据集团(IDG),成为年内黑石在中国交易金额最大的一笔收购。

但是,中共当局今年的经济整肃政策也使黑石集团遭到冲击。6月,黑石以236.58亿港元(折合美元30.47亿)收购SOHO中国,收购价格为每股5港元;9月,这一世纪收购案并未获得中共监管部门认可,宣布收购失败。而SOHO中国是中共整肃的目标公司之一,12月遭中共税务重罚7.9亿人民币。

称“摩根大通的命比中共长”戴蒙隔天紧急表示“后悔”
11月23日,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and Co)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在波士顿学院接受访问时,脱口而出说“我曾讲过一个笑话,中共正在庆祝百年生日,摩根大通也是,而我赌我们会存活比较久。”他接着表示“这话我可不能在中国说,但反正他们大概已经听到了。”

摩根大通是美国最大的银行,足迹遍布全球。摩根大通1921年就在中国开展业务,中共也在同年成立。戴蒙被称为美国银行业20年以来最伟大的CEO,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曾成功避开次贷危机。

摩根大通与中共关系密切。8月,中共监管部门批准摩根大通成为中国第一家外商独资券商。戴蒙此番“命比中共长”言论被路透社报导后,中共方面强烈反弹,官方鹰派媒体《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在推特上反呛“中国共产党会比美国存活得久。”

似乎感觉事态不妙,24日,戴蒙声明表示:“我感到遗憾而且不应发表那番评论。我当时是试图强调本公司的实力和长寿。”康奈尔大学教授埃斯瓦尔·普拉萨德(Eswar Prasad)对路透社说:“戴蒙的道歉显示外国公司为了维持中国政府的好脸色以及中国市场的准入而不得不对中国政府表达恭敬的程度。”

索罗斯三次发文抨击中共与习近平

金融大鳄索罗斯(George Soros),分别于8月13日在《华尔街日报》、8月30日在《金融时报》、9月7日在《华尔街日报》发文抨击中共与习近平。

第一篇文章表示,中共当局对外在构建并推广极权体制的治理体系,这与民主开放体系水火不容,也让整个中国人民都成为受害者。第二篇文章主题是“限制投资中国”,说中共金融当局不遗余力地安抚外国投资者,完全就是一个骗局。

第三篇文章斥责黑石集团向中国投资的决定,说该公司误解了习近平治下的中国,他们以为自己可以赚钱,但现在向中国倾注数十亿美元是一个悲惨的错误,不仅可能给贝莱德的客户带来损失,而且将“损害美国和其它民主国家的国家安全利益”,因为“今天的美国和中(共)国正在进行两种治理体系之间的生死冲突:压制性和民主性”。

索罗斯是西方世界左派的代表人物,也对美国拜登政府有较大的影响力。索罗斯曾一度与中共走得很近, 2010年宣称中国拥有“比美国更好的运作政府”。如今,这位国际进步主义的教父和左派最大的捐助者之一宣布中国的统治者是“世界上开放社会最危险的敌人”,令人感到世界确实在巨变。

中共经济整肃政策致软银巨亏 孙正义欲“静观其变”

11月8日,日本投资巨头──软银集团的财报披露,今年7月至9月,愿景基金(Vision Fund)合计亏损高达8250.86亿日元(约合72.58亿美元),成为史上最惨烈的一个季度。软银CEO孙正义表示,目前,公司正处于“暴风雪”中。更重要的一项指标:净资产价值在一年内下降超过770亿美元。自2021年7月以来,软银股价持续下挫,截止11月8日收盘,最新股价为6161日元,相较3月的高点,累计下跌幅度超42%。

这实在太戏剧性了。因为5月软银集团才公布创纪录的年度获利;当时,软银非常看好在中国的获利增长空间。目前中国约占其基金投资组合的五分之一。

软银巨亏的最重要因素,是中共的经济整肃政策,致使其在中国的三大风险投资,相继触礁。陆媒称软银是中国互联网巨头受重挫的最大“受害者”。

其一,尽管近年来连续减持,软银一直都是中国电商龙头阿里巴巴的第一大股东(截至2021年7月,软银持股比例仍高达24.85%)。7月至9月间,阿里巴巴的股价累计跌幅达34.7%,以此计算,软银持有的阿里巴巴股票市值在三季度缩水530亿美元。

其二,2016年至2017年,软银中国斥资100亿美元参与了滴滴的G轮及战略融资,当时滴滴的估值已超过500亿美元。2021年6月30日,滴滴赴美上市,旋遭中共重击。12月3日,滴滴宣布从纽约退市转到香港上市;截至当天,滴滴市值为376亿美元,相较发行价已跌去44.3%。这一切都发生在156天里。

其三,2018年,软银投资中国人工智能企业商汤科技

(SenseTime)10亿美元,将商汤估值抬至60亿美元。2021年12月10日,商汤原本计划在香港上市,却因美国财政部禁止美国人和美国实体投资商汤(指控其“开发了可以确定目标民族的面部识别程序,特别专注于识别维吾尔族人”),而推迟上市。

8月10日,软银首席执行官孙正义(Masayoshi Son)在业绩交流会上说,“在中国投资方面,我们注意到很多新的监管措施陆续出台,我想再等一段时间,以观察(中国相关部门)监管类型、监管范围及其对市场的影响。在形势更加明朗前,我们想静观其变。”

结语

如今,中国股市规模超过86万亿人民币,债市规模超过125万亿元,均居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但是,中共长期限制外资准入,2017年境外投资者在中国股市和债市的占有率仅有1.9%和1.3%;即使2018年以来加开金融开放,截至2020年底,也只分别提高到5.4%和2.8%,似乎还有很大的开放空间。

孙正义在巨亏之后,为什么仍表示“我们不反对也不支持中国政府,我们对中国(的)未来潜力不存在任何怀疑”?黑石收购SOHO中国遭拒后,为什么仍未被“粗暴的惊醒”?这就是问题所在。

不过,如下三个因素,可能会使孙正义、苏世民们在中国的未来处于高度的不确定性中:第一,中共政策风险走高;第二,中国经济走势衰弱;第三,恒大违约之类的地雷让人防不胜防(这竟致使10月6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求中共政府采取负责任的行动,控制中国恒大地产等开发商所带来的金融危机)。

目前,金融开放是中共对世界的一大诱惑,但这是一块 “肥肉”,还是一块毒肉,拟或永远也吃不到嘴的肉?2022年会给出一份答案。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