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2021年末,中国经济萧条颓像掠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临近2021年末,中国经济一片萧条,各种坏消息满天飞。彭博社报道称:“中国人苦日子到来”。连专门歌颂中国经济一定强的清华大学李稻揆教授都认为,中国经济已经陷入困境。

以下场景不过是整个中国经济萧条景象的惊鸿一瞥。

北京西单,萧条到连广告位都没人占了

12月22日,网友“荣誉非国民”发帖说:“昨天去西单大悦城吃饭,shake shack对面两个巨幅液晶屏从我入座到吃完走人一直在滚动播放关于节水的公益广告。出门看见对面西单商场外墙三座巨幅广告位里两个挂着‘广告位招租’。老佛爷百货外墙的巨屏也是除了老佛爷自己的广告就是消防安全之类公益广告。年末(在中国大约是圣诞节到春节这一个多月)消费是重要的经济风向标。景气好的时候大家有年终奖,年末会额外消费。景气不好的时候年关要还债,消费反而比平时更低。现在商家到了年末连广告都不愿意做,可见消费萎靡到了什么程度。”

两位北京的网友表示同感。“赤清太史”留言说:“周末的前门大栅栏门可罗雀,店面关了有一半。附近一栋酒店大楼大门封着,似乎是倒闭了,正对大马路的一溜门面贴着招租转让只开着一家小超市,以为那栋楼已经废弃差点没找到里面苟延残喘的必胜客。清零政策,很好。再坚持几年经济崩溃是大概率事件。”

@mdblack 说:“家住奥运村周边,由于是住在高楼层又正对着国家会议中心,近四年来明显感觉到临街马路上的车流量一年比一年少,旁边的新奥购物中心也是一样,疫情开始前就一年不如一年,疫情后如果不是饭点去,几乎都看不到什么逛街的人啦!”

东莞工厂人去楼空,世界工厂已成历史

东莞曾经是名副其实的世界工厂:三洋,松下,宝成,三星,Sony,绿洲,爱高,裕元,百丽,偌基亚,佳能,爱普生,思科曾经都是上万工人的大厂,如今全部都撤了。

刚回台的台商说:东莞工厂已经变成空城,珠江三角洲情况更不佳,远东企业被割了韭菜,吓坏不少台商,很多台湾企业关厂后,员工不敢回台湾,所以台流人口正在增加,估计超过十万人,台商协会也自顾不暇,无法救援。

那么江浙沪地区呢?@theX 留言道:“江浙沪反而是我觉得最萧条的,尤其是沪,一到晚上跟瘫了一样,夜店里都是稀稀拉拉在玩手机。商圈也没什么人。”

互联网公司纷纷开启裁员模式

连日来,互联网企业被传得最多最密的消息就是:裁员

不是一家两家在裁,是除了那一家两家都在裁。

在前几年,要是哪家互联网企业被传出在裁员,画风通常是:

涉事企业遮遮掩掩。

现在呢,都不用遮掩了。毕竟,裁员不算另类,不裁员才算另类。

来看看互联网裁员消息汇总(不完整版):

哈啰全面冻结明年新增HC(个别项目除外),带不出业绩的干部要淘汰;

神州优车裁员,HR直接到工位宣读辞退通知;

瓜子二手车年底预计裁员30%,租车等个别部门裁员50%;

苏宁北京研发中心裁员,有的部门裁员比例达到70%;

新浪阅读业务线裁员90%;

vipkid裁员15%-25%;

马蜂窝裁员40%;

宜信裁员,外包技术被优先砍掉;

水滴筹对顾问团队及保险销售团队裁员;

爱奇艺宣布计划裁掉20%-40%的员工;

蘑菇街技术部门被曝裁员80%;

一并被传出裁员的,还有新BAT和快手、滴滴等。

互联网公司纷纷开启裁员模式,无非是因为: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

用户增长停滞、广告增速下滑“双击”之下,连腾讯、阿里、字节跳动这样的“班级特优生”,都过上紧日子了。

老板在饭局上打预防针,说年终奖会低于预期

自媒体“深燃”的记者最近和五位不同岗位的互联网人聊了聊年终奖的话题,他们都提到,今年年终奖在变相缩水,甚至取消。

赵兆,29 岁,软件工程师。他告诉记者:“我们是创业公司,入职的时候,老板挺看重我的,承诺给期权,平时的待遇也符合我预期,但其实我来了三年多,一直都没有和公司签订明确的合同。年终奖也没有明确标准。三年下来,我每年的年终奖平均大概有四个月的工资。最近这两天,在一次内部核心员工的饭局上,老板顺着话题提到了年终奖,说今年经营状态不太好,可能年终奖不会发想像中的那么多,希望大家能理解。他说的很委婉,没有说缩水多少,也没有提有没有其他补偿,只能看到时候的情况了。这一年无论平时还是周末,都经常加班,本来想多拿点钱过年,现在只能接受这个变化。”

黑龙江鹤岗市现财政危机,停止招聘公务员

鹤岗市政府12月23日发布通知称,“因鹤岗市政府实施财政重整计划,财力情况发生重大变化,决定取消公开招聘政府基层工作人员计划,敬请理解。”

这是大陆首个地级市实施财政重整。

财政重整意味着地方政府要勒紧裤带“过紧日子”。2019年鹤岗市财政局就通报,鹤岗市政府进入偿债高峰期,债务本息支出高达31.5亿元(人民币,下同)。今年3月,鹤岗市财政局发布的报告指,鹤岗市2020年末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31.1289亿元,比上年增加15.8724亿元。

今年以来,中国经济大幅下滑,各地财政收入锐减。8月,大陆财经专栏“格隆汇”发布官方统计数据,中国31省市上半年财政收支,仅上海市出现“财政盈余”,其余30个省市均存在收不抵支问题。其中,压力最大的河南、四川、云南等省,收支缺口都在2,500亿元以上。

12月初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度示警:“党政机关要坚持过紧日子。”

苏州教师抱怨政府降薪,房价和物价却都没降

从12月22日起,微博热门话题#苏州教师降薪引发舆论关注。有网友在苏州市教育局投诉平台投诉称,当局对苏州教师进行降薪十分不合理,现在老师工作量加大了不说,生活压力也更大。老师们上有老下有小,突然被降薪生活雪上加霜,无法忽视的现实是,老师的工资降了,而房价和物价都没降,每个老师都不能接受无故降薪的做法。

该网友称,自从中共病毒疫情爆发后,教师的工作量压倒喘不过气来,各种与教学无关的统计全都加给中小学教师做,大到每一个家长的去向,小到班级每日消杀。双减后,老师上班时间提前了,下班时间延后了,每天早出晚归连午休的时间都没有。作业,备课,各项检查,各种答题、打卡、截屏等,工作量不断增加却要削减教师收入。老师也要养家糊口,上有老下有小,苏州房价和物价都很高,当局做这个决定有没有想过老师的房贷怎么还?如果苏州政府能把房价和物价都降低,那降薪大家没有异议。

近日盛传江苏、浙江、福建及上海多个省市的公务员降薪一成五至两成半,有网民抱怨年终奖金被取消。另外,中共官媒报导中纪委也鼓励公务员下班后开滴滴、送外卖。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