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对圣诞节的打压

(大纪元专栏作家Anders Corr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28日讯】中国共产党(CCP)是一个集权的政党,因为它需要其公民的绝对服从。中国公民的任何团体、组织或哲学,都必须符合中共的统治。这包括所有宗教,包括基督教及其圣诞节庆祝活动。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本月在一次宗教事务会议上呼吁“宗教中国化”。实际上,这意味着包括基督徒在内的宗教领袖必须服从中共官员。

习近平在该全国会议上说,“必须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必须坚持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必须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

这让圣诞老人没有了立足之地。

据《独立报》(The Independent)报导,“一些中共官员试图转移中国人对圣诞节的关注,转而鼓励人们庆祝毛泽东的生日。毛泽东是前领导人和近代中国(中共)的缔造者,出生于1893年12月26日,死于82岁。”

2019年,山东省临沂市的官员在圣诞节那天,在一座寺庙里的毛泽东雕像脚下为其献上一个生日蛋糕。

很难想像临沂的“圣毛”会对数百万想要庆祝真正圣诞节的人产生什么影响。但是,对于共产主义信徒来说,这是个响亮而明确的信号:庆祝毛泽东的生日而不是圣诞老人。

虽然与那些遭受联合国所定义的群体灭绝的维吾尔人、法轮功和藏人相比,基督徒所经历的打压不是十分严重,但那些向基督寻求慰籍的人在中国受到越来越多的迫害。基督教教堂被拆除,基督教领袖被迫听命于北京。自2018年以来,地方当局甚至不阻止庆祝圣诞节。

12月24日,蔡珍(Jane Cai)在《南华早报》上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取消圣诞节:为什么圣诞老人不为中国孩子而来”的文章,为中国基督教持续遭受迫害提供了最新证据。要知道,中国有很多基督教徒。

据估计,中国有多达8400万新教徒和2100万天主教徒。这是全国人口的7.5%。然而,自1990年代以来,越来越多的包括无神论者在内的所有宗教年轻人都庆祝圣诞节。蔡说,这是一个有趣且面向年轻人的假期,他们可以“购物,约会,滑冰和盛宴”。

但格林奇政权(Grinch regime)蔑视圣诞节。根据艾哈迈德‧阿布杜(Ahmed Aboudouh)在《独立报》上的文章,中共称其为“西方精神鸦片”和“耻辱节”。(注:格林奇,Grinch,是一个痛恨圣诞节的童话人物,又译绿毛怪格林奇。)

《南华早报》的文章将中国日益高涨的反圣诞节情绪归因于“中美贸易战引发的民族主义抬头”。贸易战由唐纳德‧川普(特朗普)总统于2018年发起。

《独立报》又加了两条原因:军事紧张局势和最近的人权立法,例如12月23日禁止从中国新疆地区进口货物的美国法律。美国政府已经认识到,来自新疆的维吾尔族穆斯林正在遭受种族灭绝。

据《南华早报》报导,自2018年以来,“从北部的河北到南部的贵州和广西,地方政府发布了一系列命令,禁止奢侈的节日装饰和大型的庆祝圣诞节的聚会。”

《南华早报》指出,购物中心和商店必须控制圣诞装饰品和促销活动,“全国各地的学校和大学都被教育当局指示不要庆祝‘西方节日’”。

例如,上海的一所小学有一条规则,禁止庆祝任何非中国节日,包括圣诞节。

“这是近年来教育当局一再强调的一项规则”,一位老师告诉《南华早报》,“我们被告知,任何被发现违反(规则)的老师都将受到惩罚。”

父母们也感受到了压力。北京的一名公务员告诉《南华早报》,他“今年不会为两个女儿买圣诞树,以‘免招惹麻烦’”。

他说:“虽然我喜欢和孩子们一起装饰圣诞树,但我已经决定,为了政治正确,我们不再庆祝圣诞节。”

据《南华早报》报导,中共的宣传片也不鼓励庆祝圣诞节。2021年上映的一部名为“长津湖”的电影是迄今为止中国票房最高的电影,票房收入8.74亿美元。电影描绘了勇敢而坚忍的中国士兵在朝鲜与渴望回家过圣诞的懒惰和残暴的美国人作战。

故事的寓意是:如果某个节日是西方的,就不要庆祝,尤其是圣诞节。

在这部电影的煽动和鼓舞下,成千上万的社交媒体用户发起了一场反对圣诞节的在线运动,谴责任何分享圣诞节庆祝照片的中国公民。

据《独立报》报导,“中共的通知禁止党员、政府机构甚至大学参加任何庆祝活动,而敦促公民抵制圣诞节的口号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很常见。”

阿布杜举了湖南省衡阳市的例子。该市政府在2018年禁止任何街头圣诞节销售和活动。前一年,中共政权警告中共官员不要庆祝圣诞节。

通知中说,“党员干部要恪守共产主义信仰,不容许迷信、盲从西方精神鸦片。”

2014年12月24日,在一场反圣诞节的街头抗议活动中,身着中国传统服装的大学生举着横幅,上面写着“抵制圣诞,中国人不过外国节”。(STR/AFP via Getty Images)

许多本来准备庆祝圣诞节的中国父母不情愿地放弃了这个节日。

“我看不出圣诞节和爱国主义之间的直接联系”,那位公务员告诉《南华早报》,“我认为大多数中国人庆祝这个节日只是为了好玩。无论如何,现在人们很容易在政治上被评判。为了安全行事,我不得不放弃圣诞节,让我的孩子失望。”

在一个政治和宗教在宪法上分开的社会中,比如美国一样,圣诞节和爱国主义之间确实没有必要的联系。基督徒可以是爱国者,也可以不是。

但这在中国并不适用,因为中共的目标是用自己的纯粹政治意识形态取代真正的宗教。除了那些臣服于中共等级制度的人之外,这些意识形态无法抵御任何竞争对手。

正如毛泽东所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当那把枪对准圣诞老人时,宗教多样性就没有生存空间了。

中国公民正逐渐被迫做出选择:或者选择党,或者坚持他们的基督教信仰。他们不能二者兼得。如果他们选择党,他们必须放弃圣诞节,以表现出北京所要求的对国家的纯粹服从。如果他们选择哪怕是几乎没有宗教成分的圣诞节庆祝活动,他们就不仅惹上了麻烦,而且维吾尔人、法轮功和藏人的经历预示,情况可能更糟。

然而,尽管中国基督徒感受到了种种威胁,但圣诞节的精神仍然闪烁。据《独立报》报导,“人们仍然可以看到包括上海在内的主要城市公共空间和购物中心装饰的树木、灯光和装饰品。”

让我们帮助中国保持这种圣诞精神。

作者简介:

安德斯‧科尔(Anders Corr)拥有耶鲁大学政治学学士学位(2001年)和哈佛大学(2008年)政府学博士学位。他是《政治风险杂志》(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出版商,科尔分析公司委托人。他在北美、欧洲和亚洲进行过广泛的研究。他撰写了《权力的集中》(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和《不侵犯》(No Trespassing),并编辑了《大国,大战略》一书(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

原文“The Crackdown on Christmas in China”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