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云:李田田事件与中共治下“被精神病”黑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岁末,湘西老师李田田被精神病”事件引起海内外关注。大陆维权人士展开连署声援,社会各界强烈谴责永顺县官方的迫害。据悉,12月26日下午,李田田获得自由、返家,但是并未公开露面。李是否已被控制,外界不得而知。

将精神正常的健康人关进精神病院,并强迫其使用精神病药物,是极其残忍、野蛮、反人道的迫害手段。李田田事件表明,中共治下,民众全无言论自由,而地方及中央政府掌控生杀大权。任何人只要有一句话和党唱反调,就可能被消失,被“精神病”。此种社会生态充满恐惧、高压,反人道,反普世价值。

中共1999年迫害法轮功之后,就利用精神病院来加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至少有数千名学员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各种身心和药物摧残。

据明慧网报导,上海法轮功学员卢秀丽生前被普陀区中共政法委持续迫害,先后被非法关入精神病院约二十次左右,被迫服用、被注射各类精神药物,时间长则一年多,短则四五个月,直至她丧失记忆、精神错乱,2021年中国新年之际含冤离世。

2000年秋,唐山钢铁公司退休职工梁志芹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因不放弃信仰,被绑架到唐山市安康医院注射毒针。梁志芹心脏衰竭,两次休克;邵丽燕精神失常;李凤珍失去记忆,骨瘦如柴,生活不能自理;倪英琴生活不能自理近三年,于2009年离世。

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2004年5月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截止到2003年的不完全统计,全中国各地至少有上百所省、市、县、区精神病院参与了迫害,“至少有一千多名精神正常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关进精神病院、戒毒所,许多人被强迫注射或灌食多种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他们有的因此双目失明,两耳失聪,有的全身瘫痪或局部瘫痪,有的部分或全部丧失记忆,有的神志不清、精神错乱,有的皮肤长期溃烂,有的内脏功能严重损害,目前已知至少15人死亡。”

2004年4月,“追查国际”对中国大陆15个省的一般多家精神病医院(科)进行了调查,发现在被调查的对象中,明确承认“收治”法轮功修炼者的精神病院占被调查总数的83%,而且明确承认没有精神病症状只为“转化”而强行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精神病院则超过半数。被调查的医务工作者清楚“收治”法轮功修炼者是在执行政治任务,有的精神科医务工作者竟把法轮功学员抵制酷刑洗脑,而不得已采取绝食抗议的和平行为作为诊断精神病和“收治”的标准之一,荒谬地把是否写“保证”放弃修炼法轮功作为评定“治疗效果”和出院的标准。

中共还用“精神病”迫害惩罚维权和异议人士。北京维权律师谢燕益曾撰文表示,几乎所有“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的受害者都被强制吃药,他自己也被强迫吃了近两个月的药。

据大陆维权人士和外媒曝光,福州神康医院(精神病院)是地方当局囚禁访民的一处“黑监狱”。2020年1月23日福州访民何观娇于前往北京上访路上被六人强行绑架,后失踪。两个多月后,家人才得知,何观娇被关在神康医院。家属多次要求医院无条件放人,但院方均以人是公安机关送来的为由,拒绝放人。

2018年6月1日,福州访民叶明峰在微博上控述“被精神病”403天的冤情。2016年5月13日,叶明峰去北京上访维权被遣返后,直接被晋安区政府官员押送到福州神康医院。

叶明峰披露,福州市晋安区政府是福建省维稳综治先进集体,因为叶明峰经常进京上访,影响了他们的成绩,所以就把叶长期关在“神康医院”,期间政府人员还要求医院日常必须用药,“控制”其“病情”。

2016年3月25日,武汉一名大学生因为在同学QQ群组里宣传民主理念,被同学质疑他反共、向校方举报。在未经医生的检定下,学校以人格缺陷和思想偏激为由,强行将其送到精神病院进行所谓治疗。

以上触目惊心的案例只是中共“精神病”迫害的冰山一角,这种迫害的范围、对象和手段有待全面、深度揭露。

当前,中共高谈“民主”和“人权”,声称要展现“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然而,现实表明,中共从未改变其暴虐本性。中共处处强调“党的领导”,强力压制所有对党的质疑,严酷惩罚抵制和揭露中共的正义公民。中共的人权迫害不仅扼杀普通人的生活和生命,而且摧毁社会道德和良知。国际社会应当给予中国人权更多、更有力的关注,共同制止中共的犯罪行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