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磊:信托打破刚兑 又一轮暴雷潮将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信托公司要真正开始打破刚兑了。12月24日,已经暴雷两年的安信信托(600816.SH)宣布,根据监管部门打破刚兑的政策,将客户信托财产分为1000万元以上、600~1000万元、300~600万元、300万元以下4种类型,过去5年累计兑付超过150万元的要扣减一部分兑付金额。据媒体报导,扣减比例最低至五折,有投资者在网上证实了这一消息,并直呼“信托何以立信?法律何以立威?”

对于安信信托的投资者而言,不少人可能会损失上百万。不过,五折或许还不是最差的结局,此前两三万亿的P2P暴雷,偿付率只有15%左右,很多人血本无归。如今不仅是信托,随着中共当局整顿地方金交所,财富公司发行的大量“定融”产品也岌岌可危,甚至有业内人士称,地方城投都可能打破刚兑。在经济下行、金融泡沫破灭的大趋势下,又一轮暴雷潮已然到来。

“刚兑预期”被打破

据统计,2018年、2019年两年,每年都有上百只信托产品违约,中江信托、四川信托、安信信托等先后暴雷。四川信托的窟窿逾200亿元,市场预计最终偿付率约50%。安信信托于2019年暴雷,它管理的2000亿元信托资产中近800亿无法偿还,涉嫌违规自融,资金被大股东上海国之杰占用,用于在三四线城市进行房地产投资以及股权投资等。

2021年7月,安信信托公布了重组方案,拟向上海电气集团等多家上海国企与信托业保障基金联合成立的上海砥安公司定向增发90亿元,以增加资本金。也就是说,安信信托得到了当地上海市政府以及信托业保障基金的注资。同时,中国银行等债权人同意债转股。但仍有数百亿的资金难以偿还,投资人遭受损失已不可避免。

信托投资的门槛是100万,远高于一般的理财产品,通常有实力的个人投资者才会买信托。信托和财富管理、P2P一样是一种委托理财行为,如果信托公司投资失败,投资者需要自己承担损失。但在实际操作中,信托公司为了招揽客户,也会承诺保底,一般回报率在8-10%。

2018年4月,银监会出台资管新规(《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要求银行的资产管理打破刚性兑付,不能承诺回报,从保底收益转向净值型,对所投资的金融资产用市值计算。从此,打破刚兑,让投资者自担风险成为政策导向。

但是,打破刚兑必然会引发投资者不满,在实际操作中一直难以实现。投资者的不满也是有依据的,比如安信信托既是受银监会监管的持牌金融机构,同时也是受证监会监管的上市公司,为什么监管部门能允许大股东持续掏空公司?监管部门为什么到出问题了才来管?那些P2P也是经过地方金融办备案的,为什么能允许他们欺骗客户?

一位信托业内人士称:“投资者应该清醒地认识到,政府是不会兜底的,信托刚兑的预期已经被打破,不要再抱有幻想。”

今年8月16日,招商银行称其代销的大业信托5亿元信托产品违约,督促大业信托解决问题,而大业信托回应公司已尽到受托人的责任,后续如有进展将会第一时间进行披露。8月24日,大业信托的大股东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披露了2021年半年报,净利润49亿元,同比增长37%。虽然银监会在2014年曾发布文件要求信托公司股东应承诺或在公司章程中规定,信托公司出现流动性风险时,股东应协助解决。5亿元对于大业、东方资产以及招商银行各方来讲都不是难题,但是大家都不想承担。这也开了央企下属信托公司违约的先例,对市场震动很大。

如今,信托业最大的雷就是房地产信托。至今,中国有2万亿的房地产信托余额,已经暴雷的恒大等十余家地产公司已经发生实质性违约,不仅美元债到期不能兑付,境内的银行贷款、信托融资也同样不能到期偿还。仅仅恒大不能偿还的信托产品就有数百亿。前不久,中航信托、国通信托、五矿信托等房地产业务占比较高的10家信托公司已被银监会约谈。

一位信托业内人士称,过去靠着房地产和城投,信托公司没出问题。在房地产上升期,房地产公司可以承受高利率(信托利率15-18%,远远超过银行贷款利率),城投公司靠着政府隐性债务、借新还旧也奇迹般活了下来,但现在房地产公司和城投公司都靠不住了,信托还能刚兑吗?

整顿金交所 财富管理窟窿巨大

12月18日星期六,“中植系”创始人解植锟突然心梗身亡,引发资本市场高度关注。因为大家都知道中植是一个大雷,除了中融信托外,旗下4大财富管理公司管理资产规模上万亿,浮亏逾千亿,主要靠着借新还旧维持。要不是监管部门一直默许它继续发行产品,早就暴雷了。

第二天,就有不少投资人找到财富公司的销售经理要求提前赎回,但协议中没有这条约定。投资者找到产品备案的资产登记交易中心要求挂牌转让,才发现这些登记公司都是个人持股的小公司,地处广西、辽宁、贵州等偏远地带,甚至连人都找不到。

这类登记机构正是现在中国证监会要打击的对象。12月17日,证监会宣布清理整顿金融资产交易所(下称金交所),严禁为房地产和城投融资,不得向个人融资,也不能异地发行产品,各地要压缩非标(非标准化股权投资)规模,更不能再新设交易所。

成立财富管理公司不需要金融牌照,产品在金交所备案,找个第三方承销商挂名即可发行,实际上都是自己的财富管理公司在卖。中植系的销售团队人数众多,销售能力极强,产品承诺回报往往超过11%。

解植锟是黑龙江人,1995年创办中植,做过木材等各种生意,后通过收购哈尔滨信托进入金融领域,并将其更名为中融信托,靠着做房地产信托迅速崛起,当时房地产信托能占到其业务的一半,在同业中颇为突出。2015年解植锟不知什么原因躲避到香港,但随着股灾发生以及中植系在一、二级市场投资屡屡失败,比如踩雷康得新、中弘股份等问题公司,造成上千亿浮亏。之后只得大量发行“定融”产品,这些产品貌似有具体投向,但大多流向中植的资金池,没有对应的底层资产,主要用于借新还旧,维持资金链不断。

2020年大量的这类“定融”产品转至地方金交所备案,金交所除了盖章其他什么都不管。2017年,中国证监会就开始对金交所进行整顿,70多家金交所关闭了30多家,现在每个省份大多只剩一家,但被关闭的金交所改头换面,以“资产交易登记公司/登记中心”继续运作,收取备案费用。

金交所的监管责任原本在地方政府。中共当局将金交所以及典当行、小贷公司、商业保理公司等管理权下放到地方政府,认为这些属于小型机构,并不持有金融牌照。但事实证明,越是这些不受监管的小公司问题越多,而且涉及的资金量会非常大,动辄数百亿的P2P就是明证。

比如,在辽宁省鞍山市海城市马风镇的村子里就注册着一家辽宁锦战登记备案服务有限公司,它经海城市金融办批准设立,目前备案登记的恒大财富产品就有30多亿。这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在上海,但却在辽宁的偏远村庄注册公司,就是为了逃避监管,而当地为了收取备案费也愿意配合。可以说,如果不是地方政府默许,可以说,P2P、金交所也不会如此猖獗。

2019年中,证监会曾统计全国金交所备案的产品有8500多亿,涉及约120万投资者,现在资金规模或许已经上万亿。关闭交易所容易,但是停止发行违规产品,很多财富管理公司的资金链就会断裂,引发一大波暴雷潮。

从P2P到财富公司

2021年9月初,恒大员工自己揭开了恒大财富的内幕,到期不能兑付的就达400亿元,加上尚未到期的规模会更大。恒大用业绩考核方式强行要求员工自己购买理财产品,还要向供应商强行推销理财产品。这些资金主要是自融,大多作为资本金流入了恒大的地产项目公司。也就是说,恒大的一些项目公司资本金本身就是借来的,并非自有资金,所以恒大的真实负债率相当高。

恒大财富就是从P2P演变而来的。恒大财富的前身是恒大金服,就是开展P2P业务,P2P行业被要求整改后,恒大将产品下架,2019年将恒大金服更名为恒大财富,名义上从事管理咨询和社区金融业务,实际上还是自融,唯一不同的是设置了10万的资金门槛。

11月4日,佳兆业上演了和恒大同样的一幕,在海外美元债还没到期的情况下财富管理先暴雷了。11月3日,佳兆业3亿多理财资金到期未能兑付,4日,数百名投资人涌向佳兆业在深圳的总部大楼,与佳兆业总裁谈判,结果爆出佳兆业总共有127亿理财资金。

佳兆业通过与其没有任何股权关系的公司深圳锦恒财富管理有限公司来发行理财产品,这家公司2016年成立,股东是三个自然人,持股30%的万兵曾是佳兆业集团的执行副总裁。佳兆业承认,这些理财资金全部流向佳兆业地产,也就是“自融”——这是监管部门禁止的,但很多公司都这么干,从破产重整的海航(P2P有300亿)到恒大,再到已经出现资金链风险的宝能,这些大公司几乎都有财富管理,个人理财资金成为募资渠道,本质上和P2P没有区别。

在P2P疯狂发展的年代,很多地产公司都有P2P融资。2012年P2P开始在中国野蛮生长,其成立只需在地方金融办备案。因为按照2014年8月中共颁布的《国务院关于界定中央和地方金融监管职责和风险处置责任的意见》,地方政府承担不吸收公众存款、限定业务范围、风险外溢性较小的金融活动的监管职能。

但是,P2P很快演变为大规模的非法吸存,而地方政府疏于监管。2015年上半年股市火热的时候,深圳P2P为炒股配资的杠杆率可以达到1:9。2015年P2P公司达到5000家,融资规模两三万亿。

2015年12月8日e 租宝被关闭后,发现其融资余额逾700亿,涉及84万投资人,由此拉开了对P2P的整治,直到2020年末才全部清理,但债务偿还比例很低。

如果没有保护伞,P2P怎么可能做这么大?一位深谙中国国情的人士称:“这里面很可能有公安保护,公安和这些非法集资的骗子是串通在一起的,就像最近打击澳门赌博大王周焯华,他们敢放10倍杠杆让内地人去赌博,收不回赌债怎么办?都有公安帮着他们在内地催债,如果不是在内地有很深的根基不敢做这么大。老百姓要是向公安去举报非法集资,公安还觉得是生意上门了呢,正好可以和这些骗子去谈谈条件,向他们要保护费,这也是中国经济中最隐秘、最黑暗的地方。”

暴雷潮发生在投资者身上是惨重的损失,如果发生在地方城投平台身上,就是地方政府信用崩塌,将会影响整个城投债的发行。业内人士称,或许很快就会看到城投刚兑也被打破,因为这个雪球不能越滚越大,总得有捅破的一天。

作为机构或个人投资者,应该明白中共当局已经鼓励打破刚兑,不应该再对政府救助抱有什么幻想,中共向来是出尔反尔,既不会承担监管责任,也不会去保护老百姓的利益。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希望之声/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