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观点】西安封城挑战制度 投诉星链显太空竞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29日讯】 观众朋友们好,我是横河,欢迎大家来到《横河观点》频道,今天是12月28日,星期二。

今天焦点:西安封城,凸显清零政策失败并延及体制;投诉星链,中共太空竞争压倒合作,一箭数雕?

千万人口的城市西安,突然封城堪比当年武汉,较以往多次多地局部封锁更能显示中共清零政策的误区以致失败,清零政策属行政而非科学手段,其来源是中共意识形态,SARS经验的误读,清零失败即体制失败,无法用惩治官员解决;中共向联合国投诉星链危及空间站,真实目的或是星链将打破中共信息封锁。

西安封城的直接后果

西安封城,凸显零容忍抗疫情的局限和任意性。最近世界各国感染人数都在增加,有些国家采取的措施非常过分,但和中国特定地区还是不能比的。西安封城就是一例。

前一段时间我们已经讨论过中国某些地区出现病例后的严厉封锁措施,谈到当时封锁的只是小区,或城市的某个特定地区,问题在于,一旦疫情在大城市爆发,或多地爆发,或在北京爆发,如此严厉的封城措施会带来几个后果:

1)大城市居民日常生活供应会成为很大难题,西安封城6天,生活供应困难已经出现,由于突发封城,居民来不及囤积日用品,况且蔬菜等还无法长期囤积,造成连吃饭都成问题了,菜价飙涨还根本买不到,民怨沸腾;

2)经济活动停滞,会进一步拖累目前已经很严重的供应链外移的情况,中国的经济在过去一年,虽然有大量外企离开,但由于各国都采取较严厉的管制,反而对维持生产的中国大陆需求大增,是大陆经济在一定程度上得以维持,但如果疫情进一步蔓延,在过分严厉的封锁措施下,加上过去一年多人为的干扰,会对经济造成巨大打击,这个目前还没有看到全局性的变化,但当下的疫情继续,对应措施照旧,会有后果的;

3)会动摇外国运动员参加北京冬奥的信心。这在已经出现的外交抵制基础上加上运动员抵制,会使北京利用冬奥扩大政治影响力的野心受挫。

暴力清零政策的依据是行政命令而非科学

西安实行的暴力清零政策,依据是什么?一种来源可能是医学、科学,不过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另一种来源是行政,目前实际就是这种情况,零容忍政策来自最高层。

当一个地区出现大量感染病例的时候,不是用科学的方法去分析原因采取相应措施,而是对当事官员进行惩罚,也许这些官员该罚,但惩罚的后果就是官员们并不主动地解决问题,而是在措施上一味地严厉,就是我们现在在西安看到的,在惩罚了26名官员后,封城措施已经堪比去年初的武汉。

清零不可能做到的科学原因

措施是否有用?中纪委监察部文章列举的问题包括:“核酸检测组织不严密、样本送检不及时、检测样品调度不精准”;实际上,核酸检测从技术上,是达不到100%准确的,采样是人工操作,就有经验和状态的差别,检测部分也是一样,即使PCR检测准确度足够高,也避免不了假阳性和假阴性。

结果是,假阳性多了会把很多健康人关起来,还会造成疫情的夸大引发恐慌和不必要的过度措施;而假阴性则会使带毒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传播,这在实行和病毒共存的情况下,是个统计数字的问题,但在零容忍的政策下,就是个有和无的问题,只要检测不到100%人群,又不是100%准确,就不可能清零。

还有是:“不担当、不作为,推诿扯皮、消极应付”;“思想重视程度不够、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制度执行不严格、内部管理混乱造成境外隔离酒店工作人员感染”;“流调、管控工作衔接不顺畅、不同步,导致密接人员不能及时管控到位。”

其实不担当不作为的主要原因很可能是制定的政策就是错误的,或不明确的。对于中国的官场,需要的是服从和执行,任何主动行为都有可能得罪上司,都有可能违背最高层的意愿,从而犯政治错误,而使官员只能表现出被动执行。

如果出现广泛的消极应付,其实最需要考虑的是政策是否可行,当然主要的是只对上负责的体制。

疫情已经在全世界社区流行近两年了,Omicron在南非被发现后,美国还宣布对南非和周边几个国家实施过禁令,但毫无用处,很快就在社区流行了。

中国也是一样,怎么能想像和世界接轨的十几亿人口的国家能完全杜绝境外输入病例,即使可以做到,作为疫情的原发地,怎么可能人为地完全消灭而不会从内部再次爆发?

再说,如果可以把每一条传播途径都搞清楚,密切接触者都跟踪到,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找到零号病人和所谓的中间宿主呢?

零容忍的来源是中共征服自然的意识形态和对以往经验的误解
说到以往经验的误导。中共的清零政策,我认为主要是受意识形态和以往经验双重影响。从意识形态上,中共全盘否定了中国文化中天人合一,和自然和谐共处的传统,而接受了马列主义斗争哲学,毛的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三个其乐无穷就是典型,对病毒清零和三门峡、三峡大坝工程、大跃进、亩产万斤是一脉相承的。

换句话说,这都是中共的形象工程,是证明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工程,是强化中共政权合法性的。《横河观点》

上个月,中共《纪检监察报》曾经发过一篇文章,被新华网转载,题目是“新冠病毒‘零容忍’政策彰显人民立场制度优势”,既然零容忍和制度优势挂上钩,清零失败也就证明制度失败,这是他们自己说的。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以往经验的误解,中共曾经在2003年SARS期间实行过严格的行政管控,最后SARS真的就没了。中共认为是严格管控的结果,所以认为行政措施可以战胜病毒。

实际上从医学角度,SARS的高死亡率使得传播相对困难,因为很少有机会出现隐形传播者,就是说是人可以看得见的,行政措施相对有效,当然从另一个角度看,其实没有人知道真正SARS是怎么消失的,也许根本不是人为努力的结果。

以前没有疫苗,瘟疫该结束自己就结束了。1918年西班牙流感之所以造成那么严重的后果,并不因为其死亡率高,而是传染性强,全世界十几亿人感染,5%的死亡率就是好几千万。

其实不仅是中共,世界各国这次对疫情的措施都是可圈可点的,很多都不需要等到时候,刚开始实施就知道是错的。至少有一点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了,即这次人为的干预,包括部分封城、疫苗、隔离、社交距离甚至口罩,在大部分国家并没有影响或改变疫情的流行。

病毒只要在关键部分有点突变,就把人为如此巨大的努力给抵销、作废了,奥密克戎变种就是这样。

中共投诉马斯克星链分析,信息自由或为主因

这几天还有一条新闻,中共常驻联合国(维也纳)代表团12月3日向联合国秘书长古特瑞斯(Antonio Guterres)发出照会,其实就是投诉,说马斯克的SpaceX旗下“星链”卫星,今年7月及10月二度接近中国太空站,对太空站里太空人造成威胁,不得不采取“紧急避碰措施”。

如果事情发生在7月和10月,为什么到现在才投诉?我想中共这个投诉有几个可能的原因,相对可能性比较低的是卫星接近太空站造成威胁,现在太空轨道上有太多的卫星,太多的太空垃圾,每个有太空飞行能力的国家和公司都有责任,但似乎并没有什么国家有意解决这个问题,因为主动解决本国问题就等于把太空控制权交给别的甚至是敌对国家。

除了不可避免的新卫星和老卫星或航天器的残骸,还有人为制造而本来可以避免的,如2007年,中共进行军事反卫星测试,从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发射的一枚开拓者一号火箭,击毁了轨道高度865公里、重750公斤的中国自己报废的气象卫星风云一号C,这被认为是人类制造第二多的太空垃圾行动,留下2,300件可被追踪的(尺寸大于高尔夫球)、三万五千多片大于1厘米的和一百多万个大于1毫米的太空垃圾在地球轨道上运行。

到目前为止,减少太空垃圾或合理使用地球太空的国际合作并没有发生。

还有一些可能性,就是在太空竞争方面,中共的主要对手就是美国,而中共现在航天计划受到了一定的障碍,最近的发射不太成功,有人估计是受到美国制裁禁运某些关键芯片造成的。因此有必要限制美国的发展。

另外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要敲打一下马斯克,《新京报》有篇文章“中国空间站紧急避碰 马斯克的星链为何如此‘豪横’”,用了豪横这个词,其实文章内容并没有那么明显,标题如此突出,显然是要煽动国内的某种情绪,果不其然,小粉红们纷纷痛斥马斯克,是否会抵制特斯拉还有待观察。

最后一种可能性,就是担心星链计划实施以后会对中共的网络封锁信息控制造成最大的威胁,甚至前功尽弃。华为5G前几年在世界各国一路扩张的时候,就有人提到马斯克的星链计划,直接跳过5G甚至6G,一下子把全球都连上了。

最近有说法马斯克要自己的智慧手机,直接通过星链,连基站都不要了。中共的统治,在网络时代,一方面是舆论导向,一方面是信息封锁,两者配合才能欺骗中国民众,如果网络封锁失败,舆论导向就是跛足。所以投诉真正目的并不一定是太空站的安全。

今天看到一个真正的笑话,美国税务局今年缴税说明中有关于非法活动收入和盗窃收入的部分。其中非法活动收入是以贩毒为例说明的,贩毒收入必须填入Schedule1的第八行;如果是盗窃财产,则需要在盗窃的当年折合合理的市场价值报税,除非当年归还。这是真的?

如果喜欢我的节目,请别忘记订阅、点赞和转发。我在优乐客会员网站的专题片节目,每周六晚上美东时间9点会油管播出,播完后就放到优乐客会员网站上,错过的朋友可以到会员网站去看。会员网站上除了我的节目,还有很多其他的节目,希望大家订阅支持。同时在YouTube上还会和大家每周做两次节目,好,感谢大家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横河观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