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从邓到习汲取苏联解体的教训了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近日网络上有这样一个帖子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凭以下三条,这个日子就值得纪念和庆祝。1978年12月25日,波尔布特下台;1989年12月25日,齐奥塞斯库被人民枪毙;1991年12月25日,流氓帝国苏联解体。众所周知,波尔布特是柬埔寨独裁者,齐奥塞斯库是罗马尼亚独裁者,而网友们纪念和庆祝12月25日,折射的是对独裁的痛恨和对中共解体的期盼。

与此相对的是中共的紧张,中共媒体这几日连续刊登国内外御用文人的文章,比如《苏联解体之谜,通过中国的成功而解开》等,来吹捧中共,旨在告诉国人中共绝不会走上苏联的解体之路。

事实上,自苏联解体后,中共最高层从邓小平到习近平都曾分析过苏联解体的原因,并希望以此避免重蹈覆辙。

1992年1月,邓小平在南巡期间,在谈及苏联解体时说:“中国出问题,不是出在其他什么方面,而是出在共产党内部。苏联、东欧的问题,就是出在共产党内部。”“如果中国不接受这个教训,在苗头出现时不注意,就如戈尔巴乔夫那样的‘新思维’出来以后没注意那样,就会出事。”

2000年11月,时任国家副主席的胡锦涛在一次讲话中提到苏联的解体,“很重要的一条就是理论上政治上出了问题,指导思想上的多元化导致党内思想混乱,思想政治上彻底解除武装”。

2013年1月习近平在学习贯彻中共十八大精神研讨班上表示,苏联解体“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十分激烈,全面否定苏联历史、苏共历史,否定列宁,否定斯大林,搞历史虚无主义,思想搞乱了,各级党组织几乎没任何作用了,军队都不在党的领导之下了。最后,苏联共产党偌大一个党就作鸟兽散了,苏联偌大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就分崩离析了。这是前车之鉴啊!”2018年1月,习近平在讲话中又一次提到丧失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念是苏共垮台、苏联解体的重要原因。

显然,几个中共党魁都得出了差不多的结论,那就是是苏共内部在意识形态方面出了问题,即丧失了信仰。对此,邓推动了进一步的改革开放,希望通过经济发展解决共产党的执政危机,胡延续邓的做法,待习上台后,尤其在贸易等方面遭到美国的重击后,习加强了对意识形态的控制,强化人们学习马列,同时加紧整肃党内异己。这是因为中共正面临意识形态全面失败问题。

据香港《动向》杂志2016年4月号发表文章称,90%的党员有“第二信仰”。2019年2月底,中共党媒新华社发表长文,称马克思主义是中共的指导思想,要防止“不信马列”,“信鬼神”、“信金钱”的做法。这其实折射的是中共党员不信马列信鬼神的真实现状。而中共不敢告诉老百姓的是,中共高官包括历任党魁其实都是很信风水、鬼神的,最典型的就是毛、江。换言之,其实现在根本没有人真正相信共产主义的。

那么,中共推行的新一轮党员效忠和洗脑,除了欺骗涉世未深的年轻人和长期被洗脑已无基本判断力的人外,究竟能起多大作用呢?毕竟对于中共官员而言,自身的利益才是最为重要的。这也可以从习自上台以来,党内的反应看出。尽管习连续多次高喊全党上下向中央、即向习近平看齐,听中央的话,但现实却是党内派别林立,全党上下对中南海是阳奉阴违,习的周围更是不乏此等之辈,中南海的政令在党内、军队难以彻底执行。如今中共党内博弈更是愈加白热化,且毫不顾忌地呈现在世人面前。

无疑,中共几届党魁或希冀通过发展经济,或通过统一党内思想来挽救中共的命运,虽能有所延缓,但实则是找错了方向,并未真正汲取苏联解体的教训,因为苏联解体的真正原因是其专制统治,给苏联人民带来的是封闭、不自由和无尽的苦难,从而使其彻底失去了民心。

对此,毛当年在回答黄炎培周期律的问题时还算明白,那就是若想跳出政权灭亡的周期律,那就要走民主之路,即让人民起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不过,从毛邓到习,迄今都看不出有要将权力交给人民的意愿,因此中共实际上正走在追随苏联解体之路上,而且,苏联解体前的种种乱象和征兆在中国大陆近十年间早已显现。

结合早前网友罗列的苏联解体前的社会乱象,并将之与中共对比,发现中共不仅一一占全,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不妨列举如下:

一、苏联解体前,每年发生流血事件近20万起。而在当今中国大陆,抗暴事件是此起彼伏。

2003年,中共官方首次对外正式公布群体性事件年度统计数据,这一年高达58000起; 2004年为74000起;2005年为87000多起;2007年逾10万起。自2008年之后中共官方不再公布具体数据,据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推算,2010年的群体性事件至少有18万起。另据中共党史学者辛子陵的统计数据,2011年有23万起。每年群体事件的参与人数约500多万人,群体事件近半因拆迁。

而据中共《社会蓝皮书:2014年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透露,大陆群体事件每年以30%惊人比例递增。

二、苏联解体前,维稳经费和国防经费基本持平。而中共的维稳预算多年来高于国防预算。如2013年维稳预算是7,690亿人民币,超过国防预算7,200亿人民币。

2019年新浪财经《谁是第一大财政支出?》一文指出,2018年在中央财政支出上,公共安全支出近2千亿(1991.10亿),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在财政部官网上,缺少2017、2018年的,若以2016年的公共安全支出花了近1万亿(9290.07亿)来推算,全国(中央加地方)维稳费总支出是11,281.17亿。

而2020年中央部门对外公布的预算显示,102个中央部门过紧日子,2020年财政拨款纷纷减少一半,外界最为关注的“三公”经费,也普遍出现大砍50%以上。然而,公安部三公预算,却罕见的大幅增加,而且增幅高达320%。

第三、苏联解体前,年轻人热衷于公务员行业,热衷于权力。而中国大陆近些年出现的“公务员热”迄今没有消退。2021年近120万人报名参加公务员考试,比去年同期增加31万人。

第四、苏联解体前,贪污腐败横行,且有特供。而中共现今的腐败程度远超苏联,江泽民、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郭伯雄等一个个被曝光、被拿下的高官的巨额资产引起了极大民愤。

第五、苏联解体前发生高通货膨胀。而中国大陆目前是通货膨胀加剧,同时又面临着通缩,加之疫情影响,老百姓苦不堪言。

第六、苏联解体前,GDP不断升高,国民生活水平不断下降。而现在的中国大陆也是如此,由于外商加紧撤离,中共整肃民企,大量人员失业,居民收入增速大幅下降。

以上迹象都在表明中共民心丧失殆尽,而深谙中共邪恶的体制内的官员亦有不少已经跑路或随时跑路。这样的中共还能维持多久呢?更为重要的是,就如当年“天灭苏共”一样,现在也是天要灭中共。2002年6月,雕刻着“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的天然藏字石在贵州省平塘县被人发现,标志着中共走入了倒计时,而这几年不断出现的各种异象更昭示着中共随时崩塌的命运。这个历史大势,谁又能阻挡得了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