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中共清零乱象:西安封城升级 广西游街防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30日讯】西安严厉封城,病毒未清零“宿主”先饿死? 广西惊现“游街”防疫!中共开发人工智能检察官,机器人要开始审判人类?| JASON 赵培 | 热点互动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12月29号星期三。马上就要进入2022年了,在这里先祝观众朋友们新年快乐,本期节目也是我们在2022年之前的最后一期直播节目。今天我们来关注一下西安封城,西安封城已经超过一周,近日更是升级,连两天允许一人外出采购都取消,1300万的市民除了按要求参加核酸采样外,不得外出。许多民众抱怨没吃的,西安买菜难已经成为微博的热搜词。

有网民调侃西安现在进入了先饿死宿主的模式。而日前,广西百色市靖西县赫然出现了,将违反防疫规定的人游街示众的场景,恍如文革在现。中共这些极端的所谓防疫的措施,是要救人还是害人?另外,近日中国科学家声称开发出了全球首个,运用人工智能来起诉罪犯的机器人,所谓的人工智能检察官。目前已经能够辨认和正式起诉8种罪名,包括寻衅滋事罪。那么机器人要开始审判人类了吗?

那么在介绍今晚两位嘉宾之前,再次提醒一下观众朋友,请您订阅【方菲访谈】频道。因为不久之后,我们的直播将只在【方菲访谈】频道播出,您可以点击视频下方的连结,也可以在YouTube中搜索【方菲访谈】。

好的,今晚的两位嘉宾都线上,一位是时事评论员Jason博士,Jason博士您好。

Jason: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还有一位是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赵培先生您好。

赵培: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谢谢。好的,那我想我们就先请二位嘉宾来谈一下,我先请Jason博士谈一下。其实在我们谈西安疫情之前,我想先请二位很快点评一下今天最新发生的事情,其实是昨天凌晨了,就是29日清晨,也就是美东时间的28日晚上。在香港的独立媒体立场新闻被香港的警方搜查,然后逮捕了7名的管理人员,立场新闻随后就宣布停止营运。就在苹果新闻被关闭之后,立场新闻也遭到这样的重拳打击。您怎么看这个事情?就中共跟港府为什么要对香港独立媒体似乎是要赶尽杀绝。

Jason:对,是这样子。其实香港要变成彻头彻尾的大陆城市,所以说以后很多问题就按大陆城市的标准去看。那么从这个角度来说的话,像立场新闻这样子独立媒体,应该也会是中共逐渐清理的对象。其实它总是从外围的,觉得就是说不停地从最显眼的,比如说苹果砍掉以后,那么紧接着就是一点一点往里走,立场新闻。所以说在我看来的话,国际上的反应也是比较好像平淡。

因为基本上从今年年中以来,香港的整体的状态就已经是大陆城市的状态,很多人已经不把香港作为一个自由的国际都市的态度来对待。所以说中共在香港做的很多事情,是香港人自己在毁自己的未来,国际上的关注也越来越少了。

主持人:所以就说现在香港真的是进入一个黑暗的时代,就是暂时还看不到光亮,所以只能是坚持在那边。赵培先生也请您很快点评一下,因为香港作为以前这样一个新闻自由是排名靠前的城市,现在突然就是变成这样一个状态了,您有什么样的感受呢?

赵培:我是觉得没有经历过1949年之后,中共那个百花齐放反右过程的人,现在可以看一下中共真正它夺取政权之后,它怎么做。现在等于是中共把香港几乎是吃到嘴边,要咽下去的过程就是跟1949年一样。1949年之前,中国人是拥有结社自由,拥有新闻自由,我们可以上街去游行,我们可以办自己的报纸。那么1949年之后,为什么我们成了现在这个状态,只有中宣部,只有央视,只有中共的党媒这一系列报纸。

你看看香港怎么做,它当时也是怎么做,不过是省略的一个步骤,不用百花齐放,不用引蛇出洞了。它现在已经是把媒体要赶尽杀绝,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它对中文媒体的打压是一方面,你看看它连英文媒体它也不放过。比如说《南华早报》,它已经是,一直有传闻是中共的央企准备收购,但是现在是一直否定当中。估计未来在处理了这些中文媒体之后,它可能会把《南华早报》也划入它的中资控制。

这样的话香港也跟大陆一样,会丧失这种言论自由。其实中共一贯的赤化做法,这就是一个赤化过程,就针对香港百姓的人权的进一步的剥夺。

主持人:确实是,我之前跟一位香港的这样的一个作家采访的时候,他也说他觉得2020年,就是国安法通过那一年,其实就是香港的1949年,就中共在香港落实它的统治的这样的一个年份。那我想我们会持续关注香港的状况,不管怎么样,全球我觉得国际社会都应该在这个事情上发出更大的声音。那今天我们其实就是来主要谈一谈,在国内的这样的一个疫情的情况。

因为现在疫情还是很多人关注的头等大事,这个事情我想也请Jason 博士先来谈一谈。西安现在封城了已经一周多一点,现在情况是越来越严重。反正就是我看到的网上是很多传出来的信息,比如说有人他就是说他什么加了8个群,在半夜弄到两三点钟还是没买到菜。然后他说知道的是在闹疫情,不知道的以为在闹饥荒。那还看到说有9个月的孕妇到西安去办事,结果它不让她出。

因为西安现在好像是只能进,不能出,然后没有人照顾她,然后医院也不收她,她也回不去,所以她就在网上呼救。那我知道Jason你的一些亲戚是在西安的,跟我们谈谈你的了解和你怎么看西安这个状况?

Jason:对,其实整体来说,西安就是刚才你谈到的一个情况。从大规模的社会管理的方式来说,这是中共最拿手的。所以说宏观上来说,中共对于这个1300万的城市,它是有一套细致的管理方式。人员不许出社区,这已经是大家都知道的。以前可以,最开始是允许两天出来一次,现在就完全不愿意出。而且全部每个社区专门安排医务人员进行,有的是每天一次,有的是每两天一次进行疫苗检测。你的疫苗检测的结果直接和你手机的码。

主持人:核酸检测。

Jason:对,检测的结果是相对应的。你要是敢不去做这个检查,你的手机码可能就变成黄的。变成黄的,你就这惨了,以后你啥都干不了了。整体来说,这个疫情就是在我看来的话,因为1300万的城市,整个这个运作的过程中的话,它想营造出一个物质丰富的一个状态。但是它不可能,就光派送人员,派送物资的这个人员他都雇不过来。很多地方确确实实出现了物资供应不足这样的问题。

比例可能不是超过50%,但是确确实实有那样的人。但是这个人群的存在,就会让人画一个大的问号,就是这么折腾,1300万人关在家里,不能上学、不能工作、不能真正的就医、不能真正的人员流动,很多外地人临时被关进去,这样子折腾这样的事值不值得?我就是跟人聊起来的时候,我就说现在西安整个阳性检测的人数也大概有七八百这个量数量。但是到底有多少个真正是,就是重症病人,它说现在其实就4个。

换句话说,死亡百分比是零,而重症的比例大概只有0.5%。就是在这么一个,这个病毒其实它现在变种到现在这个型度。当然中国也不去自己分,到底现在的病毒是Omicron,还是。

主持人:Delta,其实好像是Delta,Omicron还没到。

Jason:对,就是它不管是怎么说,其实病毒这个危害性已经非常弱了,而整个这个防疫的措施已经完全不能成比例了。但是中共它没有任何的选择,某种意义上讲,你可以觉得就像是宇宙,或者说是命运给中共挖了一个大坑。它们从最开始2020年的时候,以这种全人类都做不到的一种强制的,封人门,堵人家这样的方式,把这个疫情在中国很快地遏制下来。那么一个遏制下来以后的话,在去年下半年的时候,全世界疫情很厉害的时候,中国那边好像成功了。

这个成功本身的话,当时给中国人本身带来了一种所谓的民族自豪感,给习近平带来了他执政以来的最主要的一个政绩。那么从那以后的话,这个坑就挖成了。这个坑,就是变成了一个这种严格的用人、用强制,用这种相对来说,某种意义上讲是暴力的方式来控制人,通过控制人来控制疫情,这样的方式就成了中共唯一能看见的,对于疫情的解决方案。但是它已经,就是人在这个坑中的话,已经看不见坑外的解决方案了。

而且政治上也不允许它去看,前一段时间,事实上网上有讨论,中共现在执行的这种清零政策是不是合适的。因为这个病毒是永远永远在人类空间存在的,从来没有一个病毒它可以在人类出现了以后消失的,它永远会存在。那么这个存在这个过程,难道你中国永远会成为这样的一个现象吗?时不时一个1千万的城市就关起来了,或者几百万的一个县城就关起来了。

你难道永远不跟世界开放,永远把自己封闭成这样的状态。但是中国已经不能问这个问题,就包括这次西安这个事儿。它们最开始疫情起来的时候是慌了,什么叫慌了呢?通常的话历史上,比如说北京有个菜市场出事儿了,把菜市场所有人关了,就拉走。然后同时周边的地区全部封起来,这事儿就解决了。这一次的话它就换句话说,它能看见这个传播这个脉络。这次西安的话,它先觉得有几个,比如说雁塔区是它认为的高发区。

那么他去把这个地方关起来以后,它叫做严控区域或者高风险区。它在高风险区做检查,同时它也在高风险之外抽查,结果发现,高风险区的阳性比例跟我高风险之外的这个比例差不了太多。换句话说,它最开始高风险区没定对。那么在不断增加高风险区的过程中,它发现整个疫情在西安市的流传的方式已经,已经摸不清了。所以这时候它只能采用1300万人全部关在家里头,用这样的方式,就像当年武汉一样来解决这样的一个问题。

但是这个方式本身,就是刚才我说的,也许是中共在坑里头看不见真正解决方案的一个方式。就是我有的时候跟他们说,我说人类上一次疫情是将近100年前出现,而历史上几千年来人类就是不停地有瘟疫出现。每次瘟疫最后它都消失了,为什么呢?因为自然界对于瘟疫有一个解决方案,从现在科学的解释来说的话,你比如说最近有华尔街的人就分析说,现在这个Omicron这个病毒,它传染性极高,这个病毒的危害性极低。

那么这种方式其实就像是一个全民免疫系统一样,就是让你每个人都得了Omicron,其他的病毒就不得了,就像一个全体免疫的一个过程。实际上,整个这个过程本身,如果在中共现在这种强制隔离的这样的运作方式,一个阳性,把整个城市关起来这样的方式,它永远达不到这个效果。换句话说,人类的方案,中共的疫苗有限性,就是有效性是非常可怜的。香港的最新研究发现,打三针中共的疫苗都不可能防止疫情的传播。

而同时自然界产生的可能解决方案,中共用它的行政手段隔离在外头,拒绝接受这样子一个自然界产生的方案,那么最终的话就出现,遥遥无期的这种可能折磨人的现象。事实上这次西安人的一个内心的很大困惑是啥呢?就是说第一,这次要关多久?他们心里没底。因为现在每天的人数还在增加,就是昨天150人,今天180人。整个这个每天阳性的数量还在增加,他们得要等到数量增加,然后下落,最后清零以后,还得再关两三个星期,这才能恢复清城。

所以说每过一天增加的数量,对于每个西安人都是揪心的。特别是那些收入有限的,或者是靠餐饮业等等这种服务行业的人,他们每天都是在生命的煎熬中。但是这样的方式,很多人在,说是什么看着西安,其实整个中国人内心都是有这种惶恐感的。本身中国现在这种防疫的措施,这样子的命运随时随刻可以落在中国每个人头上。就我来看的话,整个疫情过程中出现的一些人的这种痛苦,个人的痛苦是一个凄惨的故事。

但是与此同时的话,中共整个防疫的政策和带来的这种宏观的问题,就是未来大前途、大方向的这样的问题,其实是中共目前,就是在坑里头看不见出路的一个宿命的一个悲剧。

主持人:是,而且你刚才说这个人数,现在受影响人数可能还是算少数,我觉得也有可能。但是一个就是说我们从网上零星的这些例子,确实没有办法去判断它实际上的这个人数的规模,因为很多信息也是被抑制的,也有很多人可能自动就不发什么。另外一个就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你比如说现在有些区,它说有些区还是有配送的,那当然有些区没有。那有的时候有人说,政府机关就有人配送,那其他的可能就没有,就是它是个不平衡、不均等的。

但如果再继续封下去的话,会不会受影响的人和面积就更大?所以我觉得这个人群,因为西安这一次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严厉,是不是比武汉当时还要严厉?那么如果时间再长下去的话,我觉得它会出现很多更大的问题。但这其中我觉得有一个心态是挺有意思的,也请您解读一下。因为我们看到说网上就有人嘛,就是有人就是说他以前确实也是歌颂党的政策,属于小粉红。

那这次在西安疫情中,他自己就是受到很大影响,没吃没喝啊什么,他就发帖抱怨说买菜难。结果就被人说你不要再抱怨买菜难了,说你不要被境外势力利用,不要抹黑。而且还说你这个对比人家志愿军什么零下几十度在那挨饿,你在房间里暖暖和和地挨饿,你还有什么可说的,你饿一周两周有什么关系。然后这个人就说买菜难是事实啊,他说我为什么不能说,你说政府说什么物资充裕,但是我买不到啊,说你外地人不要在这儿瞎发巴什么的。就你可以看到这种交锋,所以你怎么看的这样的现象?

Jason:对,其实这个小粉红他是个很典型的一个,某种意义上讲,被中共打醒的那种状态,只是这个人的数量可惜的不是很多。

主持人:醒到一定程度吧,咱还不知道他醒了多少。

Jason:对,他事实上是典型的那种,就是最开始其实中共是没有决定整个这么严厉的封城的。最开始它是说你两天可以出来一次,而且你可以有足够的物资供应,你出来可以买东西。只是后来这个疫情不断升温以后的话,中共官员一拍脑瓜,决定谁都不许出来了。那么他当时就听了中共的话,说物资充分,你随时可以出来,所以他也就没买什么东西。结果到现在发现封了以后出不去,然后网上订又订不到,开始饿了。

就是挨饿的这种感觉,让他意识到信中共的话是要吃亏的。这就是一个长进,某种意义上讲的话,我们说100遍,说中共的话不能信,中共的话要反着听。但是这些年轻一代是真的听不进去的,那么这个事情让他听进去了,那么我觉得还可能是因祸得福。当然了,就是你说了,他就是可能在这个事情上清楚了,下个事出来以后,是不是又去开始什么,就是又开始兴奋地成粉红了,那我也不知道。

但是不管怎么说,有的时候吃苦,就是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某种意义上讲,从这个角度来说的话,这个事情本身能让一点点人清醒,可能也是个好事。但是我的感觉上中国其实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啥呢?就是说我们随着中国国内的网民讨论的事情在讨论。网民他能讨论啥?他只能讨论个别的具体案例,他不敢讨论宏观的这种防疫政策,因为那个政策本身其实就是一个中共核心的问题。

这就是为什么我说的,我就总是问所有我认识的人,我就说如果真的800人阳性,只有4个人是重症,你觉得这个病严重不严重?没有人能准确地回答我,我说你知道谁谁谁他现在透析不能透析,他的这个病和这个严重性比较是什么?没有人能回答我,几乎所有人最后说一句,说没办法,这是人家政府规定。换句话说,你可以清楚的看到,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他是在为政府做这个事儿,而不是真正的所谓的为他自己的所谓的个人安全,个人生命安全在做这个事,是政府被迫要求他做这个事。

换句话说,所谓的防疫其实是一个政治运动。在我看来的话,是各级官员在认真地玩一个中央安排他们必须完成的一个游戏。而这个游戏是非常残酷的,对很多老百姓是非常残酷的一个游戏。

主持人:就像你说的是闹剧。那赵培先生也请您来谈一谈,您怎么看西安这个如此严厉的封城,以及它有可能造成的更长时间的这样一个导致的后果?

赵培:首先说西安封城就证明,中共与天斗与地斗的那个清零思想,它不相信大自然的规律,它觉得我能战胜大自然,我清零,我要清零。它逼着地方官员去清零,所以造成了这个悲剧,已经失败了,因为你清零清零不了,中国不断的爆发。那么一个对比案例就是南非,刚才Jason 博士讲的这个奥米克戎,其实南非现在传出来的消息,彭博社的消息是12月24号,南非是已经决定停止对感染者,甚至追踪它也不做了,为什么呢?因为南非80%的人已经得过一遍奥米克戎。,而且这个反应不大,他认为重症也没增加太多,而且是这个百分之八十的人体内都有抗体了。说明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感染了,所以我也不隔离等于这个事就完了。

刚才说那个华尔街包括这个医生都认为,可能得过奥米克戎之后,那个Delta病毒它就不会再感染你了,因为它已经让你产生过抗体。其实就是南非把这个奥米克戎啊当成疫苗用了一遍。那么你对比来看,中共你是不是你的清零政策就错了呢,你非要跟上天对抗,你的疫苗不管用。这个西安在今年的7月份的时候是一千万人,他总共一千三百万人。他一千万人也就是95%以上的常住人口,就是十八岁以上的百95%都打过中共的疫苗,是不是证明你中共的疫苗就是不管用,要不然不至于这么大规模的封城嘛。另外你的封城政策呢,这个清零的思想,你与天斗失败了。你当这个奥米克戎在全球传染一遍之后,全球人都有抗体了,全球都过去了这个事,你中共怎么办?你到底办不办你的冬奥会?你只要办了冬奥会按照奥米克戎的传播速度,你全中国都封了你都解决不了这个事情,是不是就证明你与天斗的这个思想是失败的。

那么再说你这个封城,因为海外当时这个中共媒体胆胆突突说封城,就说美国也封城,加拿大也封城,但是它没有像你封的这样,你是属于堵门啊,是让人绝户的封城啊。加拿大人还是可以去买东西的,也没搬空到那个地步。那么你这个封城政策,刚才说就是有些人还能撑得住,因为你才封七天嘛,你看看当时武汉的那些人撑不撑得住?撑不住。当时武汉人怎么办呢,武汉包括下面的孝感湖北整个封城,他们组织自救啊,民众自救啊。所以我说现在不着急,小粉红喊疼不着急,后面还有你疼的。你到封到十多天的时候,这个家里储存的那点食物是跟不上这个全家消耗的,而且你光吃萝卜白菜你也会烦的,你怎么办,你还是想吃点新鲜的东西嘛,那怎么办,那你只能是在微信上组织自救,当然中共是会进行打压的。比如孝感当时他就打压民众自救把人抓起来,那么这种情况下,中国人应该凝结成绳去反共,这才是你的出路嘛。

就是反共不是抽象,你去上大街上打个横幅去反对共产党你可以去做,但是我建议你就是说自救反共,就说我们这一圈人,谁在城外有亲戚能用的菜到哪个地方交接。

主持人:就别听中共宣传。

赵培:别听它宣传能供给你。你现在七八天的时候赶快去联系,你们一个小区的怎么样去把这个菜可以准备好,在哪里地方交接,千万不要这个群里不要有一个共产党员知道,谁让共产党员让他老婆跟她说你赶快闭嘴,你不要参与这个事情,这样才能够解决你后十天的问题呀。所以现在时候不到,过了十来天之后,你就看到了中共这种政策就跟当年大饥荒,他堵着门不让大家出去那个逃荒,去别的地方乞讨一样,他是会饿死人的。所以大家一定不要信共产党,现在开始自救,这就是对抗中共封城政策的最好的办法。

主持人:还有一个就是现在网上呢,就是确实我们发现,就有很多人是不太敢说,有的人说了自身的遭遇之后呢,就被人指责说什么抹黑啊,然后说给境外势力递刀啊,像这个最典型的这个还又拿这个说志愿军什么零下十几度那么冻着饿着,都没说什么,你怎么就不能饿一点。就这些你觉得真的是有人这么想吗?还是说他是受命来维稳,是来封别人的口的?

赵培:我是觉得这个事呢你要是,它其实中共的这个网平原系统和五毛系统,证明还都在上班,饿他们两顿,他们也就好了,那么这是一个重要的方面。另外一个方面讲你说的对呀,你长津湖不就是个预言片吗?那个煤炭价格高了,东北就开始这个冬天取暖就要受冻,取暖烧不足这个煤烧不起,这个天然气就要受冻。西安就挨饿,你长津湖是不是个预言片?那证明你现在过的还不如长津湖的战争状态,那你还替它去说什么呢。

另外你这个东西你不需要跟美国去比,美国没有人要看你笑话,你比如说这个当时孝感,大家上街去反共就是要把这些组大家买菜的人救出来,他不是为了给美国递刀子,真的是活不下去了,大家在他们孝感上街之前,大家不知道孝感人自救已经到一个群一个群,群主去城外偷偷把菜买进来给大家一分的这个状态,大家不知道啊。是中共抓坏人大家才知道啊。所以从来都是中共给海外递刀子,没有百姓什么事,你就偷偷地买菜,坚决不要听这些政治宣传也不要觉得丢人。你觉得中共的那个丢人那个面子,都是它自己丢的,老百姓为了生存不丢人,不寒蝉这个事儿。

主持人:确实是这样的。另外就是说,还有就是现在中共这种极端清零政策,造成了很多乱象。比如说最近那个广西百色市,他出现这种就是游街示众,就是据说这几个人,好像是帮助别人从越南偷渡过来,因为它边境也说疫情嘛,然后就谁也不让进什么的,可能有各种需求吧,那他就帮助别人过来,然后呢这几个人就被游街示众,然后结果就网民就舆论大哗,结果这个市政府当地还说,说我们没有什么不合适的,说我们就是现场惩处的方式没有什么不合适的,您怎么看现在这种现象?

赵培:游街示众你是想人看,还是不想人看,我首先问问当地市政府。你也想人看,人群聚集感染你市政府负不负这个责任?你不负这个责任吧。那么这个游街示众这种方式呢,就是中共历来的方式,它不光说文革游街。它历次那个打击的一个罪犯都游街,你有没有法律依据啊,你说是依法治国,那么现在的法律依据到底在哪里?中国古代可以。因为中国古代就是那么个法律流程。那么你现在中共说要按照西方的法律走,行,那你把游街这条取消了。

第二点呢就是说它不光游街这个事是跟这个中共一贯的这个手法,文革的这个手法,它历来就会这么做。你看看现在封城,它是不是跟当年那个大饥荒每个村封的不让人出去讨饭,逃荒是不是一个道理,是吧,它历来就会这么做。那么你这么做,你跟得上是你想与上天对抗,我把人制住了,就把这个上天制住了,它其实是这么个思想。所以西安网民说把宿主杀死,他其实这个意思就是说把人都杀死了,病毒就不传播了,他其实是这个说法,是对的。

中共你到最后,它跟老天爷对抗,它能找得到老天爷吗?找不到,它找到的就是中国人。所以中共所有的这个政治运动,最后受损的都是中国人,甚至比那个中共的那个不让大家逃荒,比那个饥饿本身更能饿死人,人祸、大雨、天灾呀,中共历来是这样。所以我们不是说,没了中共之后就没有天灾了,没了中共之后有天灾,只要这个政府能够真正地顺天应人,这个天灾不会像中共这种给中国老百姓造成这么大的伤害。

主持人:所以就是说中共这个政策,其实很多时候它并不是为了老百姓的益处,不是为了老百姓不得这个病毒,而是说它要完成它的政治目标,然后老百姓承担多少的这个后果和损失,它是不关心的。

赵培:对,其实最重要的是它思想不对,它总是觉得我与天斗我与地斗,我定了大目标肯定能实现,清零肯定能实现。你等着全球,你现在据说啊,据说西安还是Delta病毒,你等全球那个奥米克戎都普及了之后,你中国怎么办?你中国彻底闭关锁国,就是把中国用围墙围起来,不准进不准出,你才能解决奥米克戎不传到中国的封界。但是你看看奥米克戎真的比你的疫苗好用,你就让奥米克戎在中国传播一下又何妨呢?所以就是说它的思想不对,才会导致每次干事都干的蠢事。2019年这个武汉中共病毒爆发的时候,它是一个毒性比较大的病毒,它去掩盖,结果造成全球的这个灾难,等于是它的那个掩盖疫情的这个恶毒的这个行为暴露在世人面前,等于是被正手抽了一巴掌。那么现在这个毒性弱到奥米克戎来了,它还在那儿清零封城,那么等于是到最后看看全球都全民免疫了,它这边还在感染还在封城,中国老百姓还在遭罪,是不是又被反手抽了一巴掌呢?所以中共整天干的事都是蠢事。

主持人:好,那Jason博士很快请您点评一下,就是我们看到刚才提到这个在广西的这个百色出现的游街示众这种现象,就如果说随着这种中共清零政策的不断的极端下去,然后它想清零又老是清不了零,您觉得会发生更多这种耸人听闻的事情吗?

Jason:其实我不觉得这有多耸人听闻,在当今中国的这个社会人文大背景下,其实中国最近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它标志着中国已经基本上从这个人的思维,就是人文环境这个角度已经进入了文革,或者文革左右那个时期的状态。法治已经基本上是一个可笑的东西,你就说最近这段时间多少事情发生。

主持人:是,被送精神病院啦。

Jason:对,宋庚一一个老师在课堂上只是简单地说了一下、质疑了一下这个大屠杀30万人这个数字,她甚至说有可能是50万,结果已经被开除了。紧接着为她说情的一个老师就被关进精神病院,然后你看最近连《人民日报》都在批一个什么眯眯眼这样一个事情。其实整个中国就是整个人文现象,就是这种极左然后…就是不是中国没有聪明人,中国有很多很聪明很清醒的人,但是不幸的是中国整体的政治和法制环境是真个是逆向淘汰的。你有清醒的人一说出来的话,就像是那个李田田老师,她只要清醒地说出一句话,在中国现在的政府来看就是精神病,就给你关精神病院。

然后只要有一个愚蠢的一个网民,把一个中国人眯眯眼这样一个广告出来指责一下说是侮辱华人,那么《人民日报》都出来给你站台。这样子一个由官方推动的一个社会向极蠢、极左的方式走的这样一个方式,那么地方官员做出一个游街示众的这样的事情,在我看来就是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可惊讶的地方。其实中国现在可怕,可怕在这个地方。就是说历史上的话,你中共欺负老百姓的时候老百姓知道你在欺负他。现在是中国老百姓主动地配合中共,逮着还敢清醒的人,逮着去欺负那些人。

就是某种意义上讲,我印象中好像古代有个说法就是说当时商纣王做恶很多,当时在西边的周国,就是周朝姜太公当时就问说到底那边怎么样了?据说大家现在多骂商纣王。他说那还可以,现在还不能攻,因为只要敢骂证明这个事情,他们民怨还能发出来。直到说是不敢骂的时候,那么整个这个社会就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程度了。其实中国现在整体是一个典型的一个末世的状态,而且末世末到了可怕的,愚民左右整个社会的舆论导向。而真正清醒的人一声都不敢吭,这是末世的末世的最后的表现。

就是我这个话说出来大家很多人觉得很不入耳的感觉,但是其实你说中国现在正常吗?真正的有思想的人是精神病人,而真正的精神病人却是《人民日报》支持的观点。这就是整体中国的现象。所有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个地方官员拉出来几个人去游行,这种事情在我看来的话只是会越来越多。这个事情报纸没有批评吧,地方官员没有出来道歉吧,就证明这个事情他可能还会做,认为这个事情正常。所以说在我看来的话,中国整体社会的现实是非常非常可怕。

主持人:你说这个末世,当然很多人听了觉得是不是有点悲观。不过我觉得反正从另外角度来看,所谓“天欲让其灭亡 必先让其疯狂”,所以也可能真的是走到了一个末世的一个要结束的阶段了。那我们最后再来看另外一个事情,也请您先解读一下,就是也是一个让人大跌眼境的事情。中国科学家说现在他世界首度发明了一个叫人工智能的检察官,这个人它可以决定我起不起诉你。然后它现在已经学会了要用八种罪起诉人,其中一个就是寻衅滋事罪。那我想这个人工智能它用大数据,估计寻衅滋事罪这个大数据很多,所以让它一下就学会了。就这个东西听上去非常惊悚,您怎么看就中共为什么要开发这样一个东西?这样一个东西出来之后,它有什么样的危险后果?

Jason:搞钱呢,就是说其实中国现在很多事情,它都是官员做事的动力是钱。如果是那个法院怎么样来钱呢?那就是搞一些这样的一个高科技项目。这种项目跟比如说一个智能研发的机构合作立个项目,然后研发出来这样的一个所谓的人工智能的检察官。说是你给他提供陈述了相应的案件输到计算机里,这个计算机就根据这个案件的一些特点,决定用什么方式起诉你,然后甚至把起诉的一些法律依据也给你列出来。

其实历史上类似这样的程式的话它也是有的,好像就是说这只是一个升级版。据说是把2004年到2020年之间的,大概很多成千上万的案例作为训练集,人工智能的最大特点就是你得要建立一个现有的案例的一个训练集,然后运用这个训练集训练出一个人工智能的一个模型。基于这个模型然后它去做未来的案例。那么这个事情本身他声称是97%的准确率,一切在我看来的话都是一个忽悠钱的一个借口、一个手段而已。他立了这个项目,他们有钱,然后合作单位有钱,这个项目成了运行过程中维护人员有钱,政府可以直接从这个项目不断的拨款。真正这个东西到底有没有作用?我不知道,因为他说是97%好像挺高的。但是事实上在我看来的话,其实任何一个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这是有很大问题的。因为这个人工智能它是从历史的案例在学的,这个历史案例本身我们知道中共这个案例都是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某种意义上讲怎么说呢?就是背后的这种手腕。

主持人:因素。

Jason:因素,这个人跟我关系好,给我钱了,我不起诉。那个人呢,我完全不认识或者说是我的仇家,他的仇家给我钱了,我就起诉他。本身这个训练局就是混乱不堪的一个历史上中共的这种案例。然后他说从这个案例中抽出一千个特点,基于这一千个特点做出判断。所有这些东西其实在我看来的话,他最好别用,他把这个既以此为借口,把这个钱塞到官员的腰包里,这是最老百姓的最大的构陷。千万别用这个系统,这个系统要是运出来的话,它就变成了以后你说不清的一个状态。

因为啥呢?它知道什么样的特点、什么样的它叫feature或者特性能让这个案子立起来。这个如果用多了,你就能摸索这个规律。那么法院的人提供案子给这个系统,如果他知道掌握我用什么样的措词,这个系统就不能怎么样的起诉你的话,那么将来他起诉你各方面这样的一个判决的过程,显得是无比公正,没有人介入,但事实上的话你有苦说不出。这事实上是一个非常非常可怕的,这种人工智能系统,它实际上就是在学术界叫做黑匣子系统。里头怎么样子做出了判断你是不知道的,但是又给你一个无比公正,没有人介入这样的一个所谓公正的概念。这就让冤案是永远成为冤案,或者说是轻案重判、重案轻判等等这样的事情可能会泛滥起来。就是在我看来的话,整个这个过程,以官员贪钱作为起点,最终如果他真的在运行过程中,是以百姓的生活命运的苦难作为终结。这是中国的一个不变的,就中共统治下不变的一个故事发展情节。

主持人:我觉得从本质上来说,你要是说你有一个工具给这个检察官用,辅助他做决定,我觉得也可以理解。但是你说这个机器人本身就是个检察官,我今天说起诉你,就起诉你了,这怎么可能呢?这就相当于一个机器开始起诉人类了,这不是可笑吗?这个怎么能够…

Jason:我猜它可能用的时候可能也得要按你说的方式用,它真的不敢说是树立一个程序出来啥起诉的方案,就按这个起诉方案做。

主持人:他还不是这样说的,他说是为了减轻检察官的负担,检察官可以在更多的复杂的案子上。听上去好像这种简单的案子,检察官不用管了。

Jason:可能,但是至少它感觉上还有一个人工评阅的一个过程。但是不管怎么说吧,就刚才我说的,就是这种系统一开始运行,那么最熟悉这个系统的,其实是检察法院系统。那么法院系统的人以后,他们真正的在舞弊的过程中,英语叫track系统,或者说在给这个系统使花儿味的时候、使手腕的时候,外人不知道但是他们知道。与此同时给你一个非常公正的感觉,这是事实上是中国很多事情的状态。

你就比如说土地拍卖这样的概念,你给人最开始说土地拍卖是为了公正,但是其实结果是啥呢?土地拍卖的结果就是房屋价格不断上涨,中国老百姓最后付全世界最贵的平均房价去买一个隔子,就是一个高层的一个小隔间。其实整个中共所有所谓以公正、公平、先进的方式出台了一些东西,最终你会发现老百姓都是最后,不但初期买的后期还要受罪。

主持人:好的,那赵培先生,您怎么看中共开发这套系统的目的?真的是像Jason博士说那样只是为了弄钱吗?

赵培:可能是,但是你要看到它的危害就是中国到底还有没有三权分立?就是立法、司法,中共讲公检法。那么公安用的也是AI系统啊,人脸识别干什么都不是用的AI?那么哪条法律规定检察官也用AI?那么这两个AI是算一个人,是算公检法分开的AI?还是说从本质上算法一样就算成一个人呢?中共对这个计算机的这些道德、机器人的法则,你有没有一个清楚的界定呢?你没有,你这样的话就等于是公检法到最后都不用人了,全都是一套系统。那么三权分立等于中共这边就根本没有,当然中共确实是没有,不过有人在的时候互相有点矛盾还能牵制一下。

你现在都用AI一套完了,就整个中国人等于上了屠宰场了一样,你没犯罪,AI出错了把你定成犯罪,那边AI起诉了,那边AI判决了,第三天机器人把你抓进监狱了。你说你冤不冤?你还没办法去申诉。人家说我准确率97%,另外的这97%有很大疑问啊。你知道多伦多,它有那个摄像头,就是拍你红灯右转,你知道每年有多少人能够被提告呢?被提告率只有30%,因为大部分觉得这个不准确吧,这个拍照不清晰吧,你AI可以修改这种证据啊。你现在你用AI去人脸识别什么东西都可以改呀,那么你AI你怎么保证它的程式不被污染呢?你把30%提高到97%,冤假错案率就是67%嘛,这是很显而易见。所以中共这套系统最后最后,对百姓的伤害是非常大的,而且它会把整个国家都不是一个警察国家了,就是一个机器人控制人的这么一个国家。那么人活的就跟我们现在管理那个小狗是一样的状态,人就没有了独立的人格,人就不配称为人,在中共的这套系统之下。

主持人:而且更宏观上来讲我觉得开了这样一个先例是非常危险的。那是不是就是意味着说,你如果有AI检察官,你以后可能也有AI法官,从更广义的层面上,机器慢慢的真的是开始审判人类了,不是吗?

赵培:对,它其实就是说三权分立整个就没有了。因为AI万一连网两个AI一通气,行,咱们俩一块把这个人抓紧监狱里。你说你冤不冤?就这个问题。包括中共那个民主制度那个按钮,都不用按了,反正AI判断大概是97%,今年还同意这个议案。所以到最后那个提议案的还用AI,你是不是整个这个国家的发展整个都被这个电脑所控制。那么人类就没有什么创造性可言了,人类只在旧有的规律的框架下,不断的去重复旧有的错误。所以这才是人类最可悲的问题,整个把人类社会都可能消灭掉。

主持人:好的,那今天时间很快到了,感谢赵培先生和Jason博士精彩点评。好,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收看,那么节目结束之前,还是跟大家说一声新年快乐,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

订阅优美客Youmaker:https://www.youmaker.com/c/0YwmjPbErBQx

订阅 Youtube 频道:https://bit.ly/fangfeitalk

支持方菲:https://donorbox.org/rdhd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