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乏维生素D对健康的14个影响

文/Joseph Mercola 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30日讯】维生素D调节数百个基因的表达,是影响身体每个系统的生物功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维生素D不足或缺乏会引发可能与其它健康状况相关的几种全身症状。

维生素D也被称为阳光维生素,因为当皮肤暴露在太阳的紫外线下时,会产生维生素D。[1] 维生素D在体内执行许多功能,包括维持足够的钙和磷酸盐水平,这对正常的骨矿化至关重要。[2]

它有助于减少炎症,这是调节细胞生长和免疫功能所必需的。维生素D还影响有助于调节细胞分化和凋亡(常规性的细胞死亡)的基因。

维生素D水平的主要指标是25-羟基维生素D(25-hydroxyvitamin D,25OHD)。从2005—2006年国家健康和营养检查调查收集的数据显示,美国人口中的缺乏症患病率为41.6%。[3] 然而,正如我在本文后面讨论的那样,多达80%的人可能缺乏维生素D

重要的是,如何定义不足和缺乏,取决于所使用的血清浓度标准。一些研究人员使用的标准是每毫升20纳克(ng/mL)或每升50纳摩尔(nmol/L)的水平。ng/mL在美国使用最频繁,nmol/L是欧洲的单位。

然而,平民健康营养研究所(GrassrootsHealth Nutrient Research Institute)建议,维生素D血清浓度水平应该从40 ng/mL到60 ng/mL或100 nmol/L到150 nmol/L。[4] 按照这个标准,可能缺乏维生素D的人数会显着增加。

可能有维生素D缺乏症的14个迹象

在感冒和流感季节以及新冠大流行期间,保持健康的维生素D水平至关重要。它可以帮助降低病毒和细菌性疾病的风险。[5,6] 血液检查是确定维生素D水平的最佳方法,但这里有一些症状可能表明你的维生素D水平低。

1. 肌肉酸痛

近一半的成年人受到肌肉疼痛的影响。[7] 研究人员认为,这些成年人中的大多数都缺乏维生素D。一些研究表明,神经系统具有影响疼痛感知的维生素D受体。一个动物研究发现,维生素D缺乏的饮食可以诱导与低水平钙无关的深层肌肉超敏反应。[8]

2. 骨头疼痛

维生素D调节体内钙的水平,这是保护骨骼健康所必需的。[9] 维生素D缺乏会导致骨骼软化,这种情况称为骨软化症。这可能是骨质疏松症的前兆。

3. 疲劳

这是各种不同健康状况的常见症状,包括睡眠缺乏。研究人员发现,补充维生素D可以改善癌症患者疲劳的症状。[10]

在一项针对174名有疲劳感和有稳定医疗条件的成年人的研究中[11],研究人员发现,有77.2%的人缺乏维生素D。在正常化他们的水平后,疲劳症状显着改善。

4. 肌肉性能下降

维生素D缺乏症在运动员和非运动员中一样常见。维生素D对肌肉发育、力量和性能至关重要。服用维生素D补充剂的老年人可以降低跌倒的风险并改善肌肉性能。[12]

通过口服补充剂或合理的阳光照射进行矫正可以减轻应力性骨折、肌肉骨骼疼痛和频繁疾病的症状。维生素D对肌肉性能也有直接影响。在《美国骨科医师学会杂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Orthopaedic Surgeons)的一篇论文[13] 中,作者写道:“血清中维生素D较高的水平与受伤率降低和运动表现改善有关。在一部分人群中,维生素D似乎在肌肉力量、伤害预防和运动表现中发挥作用。”

5. 大脑健康下降

维生素D对大脑健康也是必不可少的。缺乏症状可能包括由可溶性和不溶性β-淀粉样蛋白增加引起的痴呆,这是阿尔茨海默病的一个因素。[14] 研究还发现与抑郁症有关,[15] 这可能与维生素D缓冲大脑中较高水平钙的功能有关。[16]

孕妇维生素D缺乏会增加婴儿患自闭症和精神分裂症样疾病的风险。[17] 一项针对纤维肌痛患者的研究发现,维生素D缺乏症在焦虑和抑郁患者中更为常见。[18] 另一项研究了肥胖受试者的维生素D缺乏症,发现低水平的维生素D与抑郁症之间存在关系。[19]

6. 睡眠不佳

维生素D与睡眠质量差之间的联系机制尚未确定。但研究发现,维生素D水平低的人睡眠质量差,患睡眠障碍的风险更高。[20]

7. 头部出汗过多

出汗过多,尤其是头部出汗,或出汗模式发生变化,可能表明维生素D缺乏。[21]

8. 脱发

维生素D对角质形成细胞的增殖至关重要,在头发周期中起着重要作用。维生素D受体似乎在头发生长的生长期阶段发挥作用。2010年发表在《皮肤病学在线杂志》(Dermatology Online Journal)上的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得出结论,“上调维生素D受体的治疗方法可能成功治疗头发疾病,并且是进一步研究的潜在领域。”[22]

9. 伤口愈合缓慢

慢性伤口是一项重大的公共健康挑战。[23] 在美国,2%的人口受到慢性伤口的影响,据估计占英国国家卫生服务(National Health Service)医疗保健费用的5.5%。维生素D促进伤口愈合和抗菌肽(cathelicidin)的产生,帮助对抗伤口感染。[24]

10. 头晕

来自动物模型的证据表明,维生素D在内耳的发育中至关重要,[25] 内耳会影响平衡和协调。对前庭神经炎(以眩晕为特征)患者的分析显示,其血清维生素D水平低于无前庭神经炎的患者。[26]

11. 心脏问题

临床研究表明,维生素D3可以改善血液循环,并有助于改善高血压。在一项研究中,[28] 研究人员发现维生素D3对心血管系统的内皮细胞也有显着影响。他们发现它有助于平衡一氧化氮和过氧亚硝酸盐的浓度,从而改善内皮功能。

12. 超重

维生素D如何影响肥胖尚未确定。然而,数据确实表明,肥胖的人缺乏维生素D的可能性很高。[29]

13. 反复感染

有多项流行病学研究表明,维生素D缺乏会增加感染的风险并增加严重程度,特别是在呼吸道感染中。[30] 多项研究表明,维生素D缺乏会增加严重疾病和死亡的潜在风险,特别是在危重病人中。[31]

14. 认知功能下降

数据显示,维生素D缺乏会增加患痴呆症的风险,[32] 并增加认知功能受损的风险。[33]

新冠和维生素D缺乏症

大约80%的新冠患者缺乏维生素D。维生素D在许多疾病的发展和严重程度中起着重要作用。这就是为什么从新冠大流行一开始,我就认为优化维生素D水平会显着降低普通人群中感染率和死亡率。

从那时起,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情况确实如此,因为研究人员一再发现,更高水平的维生素D会降低与这种感染相关的阳性检测率、住院率和死亡率。

2020年底发布的一项研究[34] 评估了因新冠住院患者的血清25-羟基维生素D(25OHD)水平,以评估其对疾病严重程度的影响。研究人员发现,82.2%的新冠患者缺乏维生素D(水平低于20 ng/mL)。

有趣的是,他们还发现那些缺乏维生素D的人心血管疾病、高血压、铁(蛋白)水平高的发病率更高,及住院时间更长。第二项研究[35] 发现,仅对新冠检测呈阳性的人也有类似的结果。

最近,数据显示,在新冠住院期间接受补充维生素D3的人将ICU(重症监护室)的入院率降低了82%,死亡率降低了64%。[36]

在论文被撤回之前(编辑按:出于“对本文研究描述的担忧”[37] ,这项研究的预印本已被撤回,但存档版本仍在。),这一信息引发了英国国会议员戴维·戴维斯(David Davis)呼吁对维生素D重新评估的官方建议。他在推特上写道:“这项大型且优秀的研究应该导致这种疗法被施用于温带纬度地区每家医院的每位新冠患者。”[38]

他补充说,“维生素D与新冠死亡率之间的明显关系是因果关系”(而不仅仅是成相关性),他的政府应该提高向弱势群体提供免费维生素D补充剂的可用性。其他专家也呼吁提出官方的维生素D建议。[39]

重要的是要记住,早在新冠大流行之前,就有数据显示,缺乏维生素D的人患严重疾病的风险更高。然而,同一硬币的另一面,即补充维生素D可能会减轻疾病的严重程度,可能仍然存在争议。

镁和维生素K2可以优化维生素D3补充剂

维生素K2 MK-7和镁都对整体健康以及维生素D在体内的生物利用度和应用起着重要作用。如果你不使用镁和维生素K2,你可能需要近2.5倍的维生素D,这是平民健康营养研究所在其“D*行动”项目中发现的。[42]

自2007年开始进行大规模的基于人群的营养研究以来,超过10,000人向平民健康营养研究所提供了有关补充剂使用和整体健康状况的信息。[43]

根据这些信息,平民健康营养研究所建议:[44] 血液维生素D水平在40 ng/ml至60 ng/ml(100 nmol/L至150 nmol/L)之间是安全、有效的,并且降低了总体疾病发病率和医疗保健成本。

实际上,这意味着如果在你服用维生素D的同时,服用维生素K2和镁,你就只需要较少的维生素D来达到健康的水平。

作者简介:

约瑟夫·梅科拉(Joseph Mercola)博士是Mercola.com的创始人。作为一名骨科医生,畅销书作家,自然健康领域多个奖项的获得者,他的主要愿望是通过为人们提供宝贵的资源来帮助他们掌控自己的健康,从而改变现代健康范式。本文最初发表于Mercola.com。

身处纷乱之世,心存健康之道,就看健康1+1!

引用文献:

[1]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Vitamin D [2] Oregon State University, Vitamin D
[3] Cureus, 2018;10(6)
[4] [42] [44] GrassrootsHealth Magnesium and Vitamin K2 Combined Important for Vitamin D Levels
[5] Harvard Gazette, February 15, 2017
[6] DermatoEndocrinology, 2012;4(2)
[7] [8] Journal of Neuroscience, 2011;31(39)
[9] U.S. Pharmacist, 2009;34(3)
[10] [11] North American Journal of Medical Sciences, 2014;6(8)
[12] Current Opinions in Clinical Nutrition and Metabolic Care, 2009;12(6)
[13]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Orthopaedic Surgeons, 2018;26(8)
[14] Cureus, 2018;10(7) Abstract
[15] Neuropsychiatry, 2017;7(5)
[16] [17] Cureus, 2018;10(7)
[18] Clinical Rheumatology, 2007;26:551
[19] Journal of Internal Medicine, 2008; doi.org/10.111/j.1365-2796.2008.02008.x
[20] Nutrients, 2018;10(10)
[21] Science Care, January 10, 2017
[22] Dermatology Online Journal, 2010;16(2):3
[23] Advances in Wound Care, 2019;8(2)
[24] Today’s Wound Clinic, 2016;10(11)
[25] Biochemical and Biophysical Research Communications, 2016;478(2)
[26] Frontiers in Neurology, 2019; doi.org/10.3389/fneur.2019.00863
[27] Science Daily, April 3, 2011
[28]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Nanomedicine, 2018;13:455
[29] Medicina, 2019;55(9)
[30] Inflammation and Allergy – Drug Targets, 2013;12(4)
[31] Critical Care, 2014;8(6)
[32] University of Exeter, August 6, 2014
[33] JAMA Neurology, 2015;72(11)
[34] The Journal of Clinical Endocrinology and Metabolism, 2020; doi.org/10.1210/clinem/dgaa733
[35] JAMA, 2020;3(9):e2019722
[36] Preprints, The Lancet, January 22, 2021; doi.org/10.2139/ssrn.3771318
[37] Europe PMC January 21, 2021
[38] The Sun, February 14, 2021
[39] Irish Times, February 15, 2021
[40] Scandinavian Journal of Rheumatology, 2009;38(2):149
[41] Journal of Nutrition and Metabolism, 2017;2017:6254836
[43] GrassrootsHealth.net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