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 年末荒唐事 北京协和医学院成立马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2021年即将走过之际,除中共驻美大使秦刚接受美国诸多主流媒体的采访被集体屏蔽而沦为笑柄外,12月26日,最早由美国人建立的北京协和医学院正式成立马克思主义学院,又为全国和世界贡献了一个荒唐的大笑话。

据大陆媒体报导,在揭牌仪式上,国家卫健委党组书记、主任马晓伟作出批示,称北京协和医学院成立马院是“全面贯彻习思想”的重大举措,要“坚持正确办学方向,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切实发挥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引领作用”,并要将该学院办成学习习思想的“理论高地”、“实践阵地”和“学术基地”。

据悉,不仅北京协和医学院建立了马院,大陆所有医学院都需要成立马院。不知这波操作是某些官员揣摩上意,还是高级黑,反正结果就是闻者无不觉得荒唐至极。难道在大陆,是所大学,就要成立什么马院、马研所?

问题是:北京协和医学院真的需要建立马院吗?最让人费解的是,既然北京协和医学院已经并入了清华大学,成为其医学部,且清华早就成立了马院,医学院似乎没什么必要再建。而且让学习救死扶伤的学生花费大量时间去学习马理论、对他们提升医术有帮助吗?如果不是让学医的学生去学习马理论,那一所医学院招收只学习马理论的学生又为的什么?为中共培养医学领域的专业党官?

事实上,1917年成立的北京协和医学院,一百多年来即便没有马理论和什么思想的指导,其医生和学生也一直在恪守着救死扶伤的天职,其校歌“恪守天职,健康所系,效忠祖国,富贵不移。投我木桃,报之琼瑶,掌握本领,服务同胞”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协和人。在中国医学界亦有这样的说法:“一部协和史,就是半部中国医学史。”据悉,协和医院保存了从1921年至今的400余万册病案——无论是孙中山、梁启超、林徽因等历史名人,还是无数前来就医的百姓,几乎所有患者的医疗档案都被尽数保留,其构成了一家独一无二的人类医学档案馆。

协和历史上还出了很多著名的医者:中国消化病学奠基人张孝骞,中国妇产科奠基人林巧稚,中国儿科奠基人诸福棠,中国普通外科奠基人、危重病医学开创者曾宪九,中国胸心外科奠基人黄家驷、吴英恺,中国内分泌学奠基人刘士豪,中国临床癫痫及脑电图学奠基人冯应琨,中国风湿病学奠基人张乃峥……他们无不践行着医者仁心。

协和内科老主任张孝骞的名言是:“患者以生命相托,我们如何不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中国妇产科奠基人林巧稚医生,一生亲自接生了5万多婴儿,并在胎儿宫内呼吸、女性盆腔疾病等方面的研究做出了杰出贡献,而她亦秉承着基督“爱人”的思想,对所有的病人,无论贫富,皆一视同仁。

张孝骞直到1985年88岁时才加入中共,而林巧稚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面对毛、周愿意做入党介绍人的邀请,林巧稚的答复是:“我是一个信仰《圣经》敬畏上帝的基督徒,共产党是无神论者的政党,我是绝对不能参加的。……我青年时期就在上帝面前立志除了医学有关团体以外,任何政治团体或组织绝对不参加。”

1981年,在80岁生日前夕,林巧稚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她告诉记者:“我是一名医生,经历了太多的生死。我不怕死,《圣经》上说:‘我必往他那里(耶稣那里)去’。”

试问,张孝骞、林巧稚等所有老一辈协和人,哪个是因为学了马主义,贯彻了某思想,而懂得医者仁心、而去治病救人的?显然,没有某主义、没有某思想,一点也不影响医生们治病救人。但是,如果强迫医生、医学院学生花大量时间去学习马主义、学习某思想,反而会使他们减少钻研医术的时间,影响他们医术的提高,让他们忘记医者的神圣职责,忘记何为仁心,而去利用医术追名逐利。文革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这不是本末倒置吗?

而笔者觉得此举是高级黑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这无法不让人联想到文革将毛思想作为治病灵丹的荒诞事。文革中,许多被中共洗脑的国人,对毛无比崇敬,甚至觉得可以用毛思想来治病,毛像悬挂在病房就有此功用。

1969年10月24日人民日报刊登的题为《靠毛泽东思想打开聋哑“禁区”》一文中称,中共军队某部毛思想医疗宣传队在1968年到吉林省辽源市聋哑学校宣传毛思想,靠毛思想打开了哑门这个“禁区”,让全校168名学生中的149人经过治疗,开口说话。此后,他们还治愈了近万名聋哑人,而这一切都归功于毛思想。

1971年8月10日,人民日报再创奇葩,刊发《靠毛泽东思想治好精神病》一文,称军方一六五医院医疗组和湖南省郴州地区精神病院的医务人员,用毛思想教育病人,辅以中西医结合的办法进行治疗,使许多精神病人恢复了健康。其描述之荒诞,让人深感悲哀。

在当下洗脑加剧,政策加速左转,各种荒诞事层出不穷之际,谁又能保证哪一天这样的事情不会重新出现?

毫无疑问,中共大举在包括医学院在内的各个高校成立马院,就在说明其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执政危机,其之前持续十几年的通过整编统一教材的方式,推进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宣传和传播的“马工程”,显然已满足不了中共的洗脑要求。中共迫切要采取一切手段将中国人变成哑巴、聋子、瞎子,让所有大学放弃尚存的自由思想。

然而,历史绝不会是人来决定的。大纪元网站早前推出的系列评论《九评共产党》、《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和《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已将共产党、共产主义的真面目系统的被扒光。共产党、共产主义是注定被神和历史淘汰的,因此,中共再怎么折腾也不过是覆灭前的挣扎,什么马克思、马院、马工程、中共,都将走入历史的垃圾堆,而这应该为期并不遥远。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