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共的铁矿石困局为何难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21年铁矿石市场上演过山车行情。进口铁矿石5月一度攀上每吨233美元的历史高点,近期又在每吨90美元左右波动。而铁矿石的进口量,仅次于原油,是中共第二大进口大宗商品(例如,2021年1-10月,中国累计进口铁矿石93,348.4万吨),自2003年以来一直是世界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2015年以来铁矿石对外依存度一直在80%以上。进口铁矿石的价格震荡,对中国经济的冲击相当严重。这种困境已持续了十多年,中共却化解乏力。为什么呢?本文说四条。

第一,钢铁产能压减难

2016年中共提出钢铁去产能的“路线图”与“时间表”,5年来声称已压缩了1.7亿吨钢铁产能(其中包括“地条钢”1.4亿吨)。虽然中共各部门、地方一再高喊“坚决压减粗钢产量、确保粗钢产量同比下降”,但,颇为讽刺的是,2020年中国的粗钢产量还是创下了10.59亿吨的历史最高纪录;2021年上半年,中国粗钢产量就已达到5.6亿吨,同比增长了11.8%。

再从中国经济发展阶段看。虽然,随着工业化、城镇化进入尾声,中国钢铁产量在“十四五”期间达到顶峰后产量将会下降,但从国外工业化城市化经验以及中国实际情况分析,中国钢铁产量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可能维持在顶部区间波动,而非立即进入下降通道。有论者表示,届时每年粗钢产量将以10亿吨为轴心,上下呈区间波动。

因此,无论是从钢铁产业的利益刚性还是从中国经济基本面讲,压减产能已难推进。 12月29日,中共工信部表示,“十四五”期间继续巩固钢铁行业去产能成果,严禁新增产能,健全长效机制。这就暗示压减产能政策原地踏步了。

第二,国内铁矿开发扩大难

虽然钢铁产能不能再大幅度压减,但如果扩大国内铁矿开发、加强废钢回收利用、加快海外权益矿开发,也可以大量减少铁矿石进口。中国冶金矿山企业协会、中国废钢铁应用协会等称,如此三管齐下,据测算,与中国2020年进口11.7亿吨铁矿石、对外依存度达80%以上相比,“十四五”末铁矿石进口量将减少4亿吨左右,对外依存度也将大幅下降15个百分点左右,进口铁矿石价格将回归到80美元/吨左右波动。然而,具体分析这三大措施,发现困难重重。

先说第一条。中国700多亿吨铁矿资源占全球储量的12.3%,居世界第四位,但富矿资源少,矿石含铁品位平均只有34.3%,贫矿石占全部矿石资源储量98.8%,须经过选矿富集后才能使用(这一过程成本很高)。这个先天因素,是很难突破的。2014年3月,中共启动首个《中国铁矿业中长期发展规划》编制工作,提出未来10年内,使国产矿比例达到50%以上,结束原料供给高度依赖进口的历史。现在看来,这就是一个笑话。过去10年,我国铁精矿平均年产量仅约2.8亿吨。

11月的2021(第十届)中国钢铁原材料市场高端论坛上,自然资源部矿产资源保护监督司司长鞠建华称,“十四五”期间,要加快25个铁矿资源基地建设和28个国家规划矿区勘查开发,构建以大中型矿山为主体的供应格局,新增一批优质产能,铁矿石年供应量稳定在3亿吨左右(品位62%)。可见,当局对扩大国内铁矿开发也不甚乐观。

而且,当前中国经济走势衰弱,采矿业投资强度仍处于历史低位,由于政策约束和许可手续复杂,造成新建大型矿山项目建设缓慢,而且投资接续工程、矿山技改项目的进展不理想。中共一再释放“继续加大对国内铁矿开发支持力度”的政策信号,可就是不落地。

第三,废钢回收利用加强难

废钢是目前唯一可以逐步代替铁矿石的钢铁生产优质原料。炼钢从工序角度,可分为长流程和短流程两种。长流程一般指转炉炼钢,原料以铁矿石为主,废钢为辅:短流程一般指电炉炼钢,原料以废钢为主,生铁为辅,废钢材料的使用占比可达到80%左右。中国一直以长流程为主,短流程电炉钢产量占比仅10.4%(2020年),与世界平均水平30%左右、美国近70%、中国以外其他地区50%左右相比,差距明显。

但现阶段中国废钢供应远未达到充沛的程度,加之转炉钢产量巨大,也要消耗大量废钢,因而对电炉炼钢的发展造成了较大程度的制约。例如,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钢铁积蓄量达114亿吨,废钢供应量约2.6亿吨;同期中国钢铁企业废钢消费量达2.3亿吨。因此,2021年7月7日,中共对外公布的《“十四五”循环经济发展规划》,也只提出到2025年,中国废钢利用量要达到3.2亿吨。

在废钢资源作为中国电炉钢发展的最大瓶颈之外,电价也是中国电炉钢发展的重要影响因素,此外,中国电炉工艺装备水平也需较大提升。

因此,中国电炉钢比例将只会缓慢提升(官方规划到2025年提升至15%以上,力争达到20%),不能指望加强废钢回收利用来大幅度降低铁矿石的进口量。

第四,海外权益矿开发推进难

中国进口铁矿石占全世界贸易量的70%以上,却缺乏定价话语权。这主要是因为国际铁矿石贸易已形成卖方垄断;同时,权益矿比例过低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日本也是钢铁生产大国,2004年以前长期扮演国际铁矿石贸易最大买家的角色,但日本为什么没出现中共这样的铁矿石供应链问题呢?一个重要原因是日本通过大量投资、参股澳大利亚、巴西的大矿山,保持一定的价格话语权。当今,日本权益矿占进口矿比例高达60%以上,中国仅8%左右(2020年)。

2020年底中共工信部就推动钢铁工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公开征求意见,其中要求:到2025年,打造一至两个具有全球影响力和市场竞争力的海外权益铁矿山,海外权益铁矿占进口矿比重超过20%。

不过,世界现已探明的优质铁矿资源几乎被发达国家企业瓜分殆尽,留给中国企业的只有勘探程度低、资源条件不佳、投资规模大、回报周期长、基础设施落后以及风险大的项目。

且来看个例子。非洲国家几内亚的西芒杜铁矿(Simandou)被认为可能是世界上最有潜力的未开发铁矿。根据韦立国际(Winning Shipping)2019年的报告,西芒杜铁矿已探明储量超过了26亿吨,潜在储量可能超过50亿吨,铁矿石平均品位(即含铁量)在60%以上。2020年6月,由新加坡韦立集团与中企组建的嬴联盟(SMB-Winning Consortium)正式取得了西芒杜北段两个矿区的开采权。

但是,西芒杜铁矿开发隐患巨大、风险重重。首先,政治风险。例如2021年9月6日,几内亚突发军事政变,一直亲中共的现任总统阿尔法·孔戴(Alpha Conde)被军方推翻。其次,巨大的投资风险。例如,将铁矿石运出,需修铁路和港口,仅修建铁路一项,就要耗资约230亿美元。这些巨额配套建设的成本,最后都要摊入铁矿石;几政府所占15%干股,对企业盈利影响大;几内亚工会活跃,对企业开发生产有极大的影响等等。再次,竞争风险。一旦西芒杜铁矿进入开发生产,必将会遭到世界四大矿业巨头的围剿。

因此,对中共而言,海外铁矿石资源开发难度之大,推进绝非易事。

结语

中国是全球最大钢铁生产和消费国。中国的钢铁产量超过世界总产量的一半,是世界钢铁产能过剩的主要原因。中国钢铁产业与世界的矛盾难以化解。

鉴于中国钢铁生产的庞大体量,再加上扩大国内铁矿开发、加强废钢回收利用、加快海外权益矿开发等,中期内很难取得突破性进展,综合来看,五年内中国每年铁矿石进口量大概将维持在10亿吨左右,困局难解。

更重要的是,根据中共官方数据,中国进口铁矿石60%的原产地都是澳大利亚,而中共又正在对澳实施经济胁迫,结果是只能打自己的脸。中共想实现铁矿石进口的多元化,把希望寄托在非洲,并已布局了十多年,但进展实在有限。目前拿下的西芒杜铁矿,也是风险重重,不仅难以成为惩戒澳大利亚的利器,反而可能成为中共的陷进。

从铁矿石困局中,人们看到的是中共体制的腐烂、利益集团的强势,战略的无能和政策上的无效,以及战狼外交引发的反效果。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