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扭转失败防疫政策的机遇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Jan Jekielek撰文/姬承羲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1月02日讯】随着Omicron病毒变体的不断传播,COVID-19疫情和西方世界史无前例的应对,都进入了一个新阶段。此时,我们看到了一个全新的机会,能让防疫政策产生重大而急需的变革。

在2020年初,全球处于大流行的早期阶段。人们对病毒所知甚少,我们的领导人也忧心最坏的情形。鉴于中共过往对萨斯病毒的应对措施,一些人知道,这个政权会不惜一切代价来避免被问责,实际上它真的是不惜任何代价的那样做,即使后果可能是毁灭性的。而其他人,面对着某些所谓杰出科学家吹捧的可疑模型和死亡数百万人的预测,还有西方社会某些元素所要求的“极端安全”,也同样处于恐慌之中。恐惧,以一种几代人都未曾见过的方式,笼罩着西方社会。

与此同时,中共政权对COVID的相关数据和员工,就进行了严厉的审查,再利用其喉舌和同伙散布谣言。面对这样的现状,西方社会可以说在很大程度上,抛弃了长期摸索得来的传统防疫经验,转而支持类似中共政权所倡导的政策,也即自上而下的极端管控。

最值得注意的是,我们以多种方式封锁了我们的社会,关闭了企业和学校,只留下了“必要的”工作——尽管有充足的数据表明,这些政策的有效性值得怀疑,但是我们仍然坚持这样做。基本的公共卫生原则被抛弃了。我们非但不鼓励有力的科学辩论,反而审查和诽谤那些倡导基本原则的科学家们。他们中,就包括了《大巴林顿宣言》(Great Barrington Declaration)的作者们。

在我们疯狂寻求解决方案的过程中,我们似乎奇迹般地研发出了对抗病毒的疫苗。但是,我们变得迷于这一奇迹的本身,急着部署这些疫苗,反而忽略了关键的保护措施,比如收集适当的药物安全数据。

我们诋毁那些实施早期治疗的临床医生,还有他们认为成功的治疗方法,迫不及待地把疫苗像灵丹妙药一样推给大众,却发现许多人根本不想要。

然后,我们采用各种暴虐的政策来“鼓励”接种,即使是感染风险极低的健康儿童也不例外。我们花了一年半的时间,撕裂了社会,逐渐放弃了我们最珍惜的基本权利,聚集成小团体,创造了一个新的“不洁净”族群,也即那些没有接种疫苗的人。

早在2020年中,斯坦福大学的公共卫生专家——斯科特‧阿特拉斯博士(Dr. Scott Atlas)——就已经利用当时获得的数据,明确地指出,封锁政策造成的人命损失(就死亡人数来说)超过了病毒本身。这一结论至今没有改变。数百万人错过了重要的癌症筛检,自杀的想法在青少年中泛滥——这些都只是一小部分的代价。许多研究表明,新疫苗的副作用,尤其是心肌炎,比普遍认为的更加严重和常见。媒体企业,之前一直在为这些问题政策呐喊助威,而现在也开始提出一些问题。比如,“疫苗注射过多,实际上可能会损伤机体对抗冠状病毒的能力。”经济刺激法案已经花掉了数万亿美元,通货膨胀率正在飙升——人们的荷包开始感受到压力,尤其是中产和工人阶层。

最终的结果是,社会将付出惨痛的代价。我不禁想起,自己在佛罗里达州遇到罗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州长时,他告诉我的话。我们制作了题为《德桑蒂斯:佛州对阵封锁》(DeSantis: Florida vs. Lockdowns)的访谈节目,探讨为什么他采取了不同寻常但实际有效的政策。他当时告诉我:“他们永远不会承认自己错了。”

鉴于我们整个社会,在应对COVID疫情方面所经历的严重失败,以及人类(尤其是政治家)竭尽全力逃避责任的基本属性,我认为,Omicron变种提供了一个台阶,免去了问责或治罪。我们应当废止当前实施的那些非常令人反感的COVID政策,并且暂时抛开对他人的指责。

Omicron变体已经改变了游戏规则。随着初步研究结果的出炉,数据似乎说明了以下几个要点:

·  Omicron变体相比Delta和其它变体,更具有传染性。

· 已有的COVID疫苗,似乎对阻止Omicron感染收效甚微。

· 值得注意的是,有证据表明,Omicron变体正在突破人体对先前变体所产生的自然免疫。

· 感染Omicron变体后产生的症状,远没有其它变体严重,以至于很多科学家都将其症状与普通感冒相比。

·  Omicron变体在人们意料之外——其大幅度的突变让科学家们困惑不已。

不管过去的情形如何,现在接种疫苗和未接种疫苗的人群,两者感染COVID的风险差异已经远远小于之前的病毒变体。无论过去的事实如何,现在未接种疫苗的人相比已经接种的人,并不会对社会产生更大的危害。随着病毒的传播,不管是怎样的疫苗接种状态和感染历史,都会有许多人感染。

人们完全可以不必再纠结对COVID病毒的无症状测试,或者口罩的佩戴。此前对自然免疫能否抵抗病毒感染的迷思,现在也已经无关紧要了。而且与之前变体不同的是,Omicron在遗传学和功能性方面确实有点成谜。

换句话说,这是进行重大转变的绝佳机会,让疫情政策回归到《大巴林顿宣言》(Great Barrington Declaration)和过去的大流行公共卫生标准中所规定的政策。强制疫苗令可以被立即废止,正如拜登总统所建议的那样,这些决定可以“留给各州”,各州领导人也可以效仿。

Omicron新变体,给领导者们提供了一个挽回面子的机会。他们可以借此改变当前专制又广受诟病的政策,找个台阶下,重新制定切实有效的政策,挽回声望,同时帮我们治愈我们的社会。这样的改变,越快越好。

作者简介:

杨杰凯(Jan Jekielek)是英文《大纪元时报》的资深编辑、《美国思想领袖》节目的主持人。杨的职业生涯跨越了学术界、媒体和国际人权工作。他于2009年加入《大纪元时报》后,担任过多个职务,包括网站主编。他制作的大屠杀纪录片《寻找曼尼》(Finding Manny),屡获大奖。杨杰凯的推特账号是@JanJekielek。

原文“Omicron Offers an Off-Ramp From Our Failed Pandemic Policy”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