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维持美国军队的专业精神

(大纪元专栏作家Bradley A. Thayer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美国的安全、盟国的安全,以及国际政治的稳定,这一切的基石是美国军队

在军方-文职关系因拜登政府的政策、美国社会内部更深层的紧张关系以及中共威胁而变得紧张之际,我们很有必要回顾专业精神的重要性,及其在美国军队中的历史。

政治学家塞缪尔‧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在研究军方-文职关系时提出了“客观文官控制”的概念(objective civilian control),即军队由专业人士组成,而这些专业人士服从文职领导。反过来,文职官员也承认军方在适当的军事领域的自主权。如果允许军官团发展成为一个高度专业的机构,文职官员控制就会得到保证。通过客观控制,军官在他们专长的行动中享有必要的自主权。

美军在冷战时期的历史证明了客观文官控制是有效的,并成为当今美军的典范。

在冷战期间,军方-文职关系经受了几次深刻考验,越南战争是其中最大的一次。在美国军事介入越南之初,约翰逊政府(文职)和参谋长联席会议(军方,the Joint Chiefs of Staff)在赢得战争所需的兵力问题上发生了冲突。

美国陆军参谋长哈罗德‧约翰逊将军(Harold Johnson)在越南战争期间考虑辞职,但他选择继续留任。海军陆战队司令华莱士‧格林(Wallace Greene)和美国陆军上将厄尔‧惠勒(Earle Wheeler)也是如此。约翰逊将军和格林将军的决策在进行陆战期间极其重要。因此,他们的影响是最大的,惠勒作为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同样重要。

格林、约翰逊和惠勒将军继续留任,并忠实执行命令也是正确的决定,并凸显了客观文官控制的重要性。约翰逊和格林曾经提交了他们关于战争所需的部队人数的建议。它被拒绝了。总统发布了他的命令,约翰逊和格林忠实地遵循了这些命令。考虑到美国在越战中的表现,特别是美国陆军在1970年代从越战中的恢复,总统的命令造成了可悲的后果。但从客观控制的标准来衡量,它是成功的。

1975年5月5日发布的一张照片。在越南战争结束时,一名美国士兵看着南越难民挤在越南海岸附近的一艘美国海军船只上。(AFP via Getty Images)

事实上,如果我们比较美军在越战的艰难环境和相当大的军队-文职压力下的客观控制和法国军队在阿尔及利亚战争(the Algerian War, 1954-1962)期间严重违反客观控制的行为,就能明显地看到美军的专业精神。阿尔及利亚战争对法国军队的压力与越南美军的压力类似。然而,法国人违反客观控制的行为引发了三次重大的军方-文职危机。

首先,1958年法国军方对民选文职领导层发动政变,结束了第四共和国,戴高乐将军作为第五共和国的总统上台。

第二,在1961年4月,战争期间发生过阿尔及尔将军政变(Putsch d’Algier)。为了挽救法国在阿尔及利亚的殖民地位,以及欧洲共同体和法国支持穆斯林的最后一次努力,四名退役的法国将军在现役军官的支持下,试图扭转法国从阿尔及利亚撤军的承诺。政变在四天后崩溃,因为军方不支持它。

第三,1962年8月22日,一名在职法国军官与另一名准军事集团的军官和议会中的文职官员结盟,试图暗杀戴高乐及其妻子,因其作出了授予阿尔及利亚独立的最终决定。暗杀以失败告终。

与公开蔑视文职领导层,甚至是第二次世界大战英雄戴高乐,以及法国军方试图发动军事政变和暗杀文职领导层的行径相比,美国军方在越南的专业精神受到推崇。

在越战的后期,专业精神还遇到过其它挑战,这些问题包括种族事件和吸毒。伪造飞行记录和其他记录也是一个问题,战术飞机和B-52轰炸机秘密轰炸柬埔寨时就证明了这一点。这发生在约翰逊政府期间,后来发生在1969-1970年的MENU行动中,该行动被泄露给媒体,并成为尼克松政府和空军的丑闻。

每一次军事行动或重大国家安全决定都受到大量批评,但很少有公开的批评。两个例子值得注意。

首先,美国陆军少将约翰‧辛格劳布(John Singlaub)1977年公开批评卡特政府(文职)考虑缩小美国对大韩民国的承诺规模。

其次,冷战结束时,国防部长迪克‧切尼(Dick Cheney,文职)于1990年9月解雇了空军参谋长迈克尔‧杜根将军(Michael Dugan),因为杜根将军在沙漠风暴行动(Desert Storm)开始后不久与记者讨论了针对萨达姆·侯赛因和其他伊拉克领导人的斩首战略计划。

冷战时期的美国军队是客观控制的典范。客观控制的精神是强大的。这应该归功于在其原则指导下的训练,以及这些原则被军官和士官接纳。因此,文职领导层允许军队在自己的领域内行动。这种互动的结果是打造了一支能够推进和捍卫美国全球利益的军队。这支部队满足了对强大敌人进行广泛威慑的战略、战场和战术要求,并推进了美国国家安全利益所需的战争和干预。

与其主要民主盟友的军方-文职关系相反,美国是客观控制的典范。美国和法国在冷战期间经历了重大的反叛乱的战争。美国保持了客观的文官控制。法国军队在法属印度支那战争期间(French Indochina 1946-1954)维持了这一局面,但在阿尔及利亚则放弃了专业精神,其部分领导层成为反民主力量,并对共和国构成威胁。

在对抗中共的同时,美国军方在美国国内经历了一段时期的意识形态动荡。文职和军事领导层必须理解客观文官控制的必要性。反过来,这要求每个人都了解各自的角色,以及承认军方自主权的必要性。

在与中共的持续竞争中,美国军队必须像冷战期间一样专业。为了保持文官对军队的控制,美国军方必须拥有自主权,这必须得到文职领导层的尊重。

作者简介:

布拉德利‧A‧塞耶(Bradley A. Thayer)是“当前危机中国委员会”(Committee on Current Danger China)的创始成员之一,也是《中国如何看待世界:国际政治中的大汉族主义与权力平衡》(How China See the World: Han-Centrism and the Balance of Power in International Politics)一书的合著者。

原文“Sustaining the Professionalism of the US Military”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