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强制“清零” 民众害怕:清零到让人生不如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1月04日讯】西安市封城已进入第13天,确诊患者仍持续增多,陕西省委书记日前声称,必须在1月4日实现“社会全面清零”,将相关人员全部转运隔离,引发舆论质疑。网友说,“他们清零清到让人生不如死,就是为了一顶乌纱帽。”

陕西省委书记:西安1月4日必须“清零”

陕西省委书记刘国中1月1日声称,西安“元月4日必须实现社会全面清零的目标”,“B类人员管控转运工作要做到快速、坚决、全到位,必须实现当日清零!”

1月3日,“#西安4号清零”、“#社会面清零”等词条引发网络热议,所谓的“社会面清零”是指所有核酸检测排查不再出现确诊病例。

但很多网友对此感到害怕,质疑西安当局玩数字游戏,以达到“账面上的防疫成功”。有网民说:“他们清零清到让人生不如死,就是为了一顶乌纱帽。”

也有网民直言:“所有的西安染疫风险者都被抓到管控区隔离,剩下的社区就不会再出现筛检阳性者,进而达到西安城内的‘社会面清零’。”

有推特网民评论说,“还剩三天,病毒不会那么听话的,把西安人都转移到外地隔离,有病例不算西安的,就实现清零目标了。也可能和上海一样,拿到了尚方宝剑,有病例隐瞒不报,那也可以瞬间清零。”

2021年12月30日,西安市民做核酸检测。(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网友吴文行发出一段强制隔离视频:“西安两个城中村的人全部集中隔离,卖不出去的房子成为安置点!所谓集中安置,就是变相拘留,没自由了,有病都不一定管。”

西安市民封女士对新唐人说:“发现有疑似病人,他就要拉到外地隔离,有的是整栋楼都拉走了,有在渭南的、有在汉中的、安康的、好多地方呢,而且隔离的条件特别差,都是那种安置楼吧,也没有暖气,不像在家里头什么都有,环境很艰苦的。”

网民“萌柴家的大豆豆”披露:“我闺蜜在位于市中心的雁塔区,亲身体验政府不作为。1.政策朝令夕改。2.不顾民生,发菜分配不均。3.为达到三天内社会面清零的目标,执行一家感染全楼拉到郊区和县城隔离的没人性措施。4.检测只顾快速完成完全不管社交距离。”

网上还纷传,西安开始强制扑杀遭隔离居民家的宠物。一位网民说:“我朋友所在的那个宠物群已经哭倒一片,但是无能无力。”“长丰园,明德八英里那边,今天已经上门开始给宠物做安乐死。”

维权网报导说:“这是中国式抗疫。大陆西安抗疫混乱不堪,已演化成人为的人道主义危机。西安人民最害怕的是这样的生死隔离,而不是新冠病毒。”

作家慕容雪村引用的一段对话可谓一针见血:“这么下去,那些重病在家的,那些孤独无依的,那些有身体障碍的······是会活活饿死的。”“是啊,也应该知道,他们并非死于病毒,也不是死于匮乏,而是死于统治。”

网上流传一段话:“有网友给西安的朋友打电话,问西安的疫情控制住了没有。西安的朋友答,疫情控没控制住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人是真被控制住了!”

《华尔街日报》日前报导,北京中央政府的一些官员参考国外经验,建议抛弃“动态清零”,与病毒共存。知情人士称,“习近平当时很生气”,质问官员们的思想是否变得松懈麻痹?要求继续贯彻清零政策。

西安民众闹饥荒 机关单位:两天送一次菜

西安12月27日突发升级“全城禁足令”后,很多区域开始闹饥荒。不少市民披露“当地菜价飙涨,买不到菜,几乎断粮”。

一些从外地到西安工作的人或租屋者,没有管道采购食物,在网络上怨声载道,“租客都快饿死了政府也不管”、“不给送食物也不提供购买渠道”、“饥荒已经七天买不到一根菜了”。

网上传出的一段视频显示,一名身穿白衣的少年因饥饿出去买馒头,回来时不让进小区,还被几名防疫人员拦截到一边拳打脚踢,馒头散落一地。事件引起群情激愤。

2021年12月23日,在中国陕西省西安市,一名保安在一个住宅区的入口处检查居民的信息,该住宅区在最近的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爆发后受到限制。(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与此同时,西安政府官员家属小区却物资充足。现居美国加州湾区的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理事郑云是西安人。西安封城后,她一直与家乡亲友保持联系。

她表示,当地企事业单位目前的食品供应可以得到保障:“像企事业单位,都会免费地给他们每天送餐。然后居民小区,现在是每两天送一次菜。据说有的地方,现在也开始收费。”

近日微博上流传一张网络聊天截图,图片显示,西安的永松路3号院的住户称,“我们并没有买不到菜”,小区的物业送来了一车菜。但有网友发现,这个小区是市级机关家属院,嘲讽说“再饿不能饿领导”。

除了物质短缺,分配不公,西安的严苛管治,也引发许多悲剧。一位西安居民在“小红书”平台上以《西安救命!!!》为题求援,说自己的父亲心脏病发,但因为社区封闭无法出门,打电话给医院也被以“中高风险区”为由拒收,折腾许久之后终于送医抢救,但结果却是“耽搁太久,抢救失败,我没有爸爸了”。

时评人长平描述说,上千万人居住的城市“瞬间变成大小牢笼”。

(记者罗婷婷综合报导/责任编辑:范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