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西安女生发烧求医的魔幻经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西安研0学生。(12月)26号当天高烧,被六家医院拒诊,一整天都打不通120电话,包括西安的各种防疫电话也是一直无法接通。”

这是一位网名叫“阿斯旺”西安女生在帖子里的自述。她在这篇帖子里讲述了自己在西安发烧求医的魔幻经历,足以看出中共的清零防疫模式是何等的荒谬,何等的反人性!

“阿斯旺”说,12月26日9点40左右,测温发现自己发烧38度2,由于48小时核酸于25日晚九点左右到期,不敢随意出入,因为发烧,也不太敢打滴滴车。她赶紧给导师说明一下自己的情况,因为导师之前嘱咐过,虽然还没有正式入学,但是如果出现什么问题要尽快联系她,从学校这边走会比较方便。但是导师那天监考研究生考试,上交了手机,下午5点多考试结束,他才看到她发的消息。

10点左右,她联系社区,社区让打120。120无法接通,大概打了有七八个电话,这期间她还拨打了市长热线,西安市碑林区的防疫中心,西安市的防疫中心电话,网上能找到的防疫电话,以及各个医院的电话(大概有五六个医院),她差不多全都打过了。其中只有武警医院的电话能够拨通,但他们明确表示不接收发热的病人。而120一直拨不通。

11点左右,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了,她只好报警了,碑林区北沙社区附近的警察说会给她联系社区安排司机送她去医院。于是,她就在家里等,这段时间测量体温发现高烧到了39度。11点50左右,警察打电话问她确认情况,但是并仍旧没有接到司机电话,她告诉他自己现在太难受了。到12:10,还没有人来送她去医院的话,她就自己去了。之后,她回电话给这位警察,自己出门去医院。

12点左右,她打滴滴车,准备去第九人民医院,被告知疫情期间,他们这块不允许打滴滴,无法,她尝试叫了美团跑腿,他们也明确表示没办法送她去。这期间她联系师兄,师兄答应送她去医院,她就先到了师兄在的宿舍区(她还没有正式入学,所以自己在外面租房子。)师兄发现,宿舍那边可以打车,于是带她去第九医院。

12点30左右,到第九医院门口,但被明确告知他们那里不接收发热病人。到这时,她大概已经高烧3个小时,头疼,浑身酸痛,已经差不多站不起来了。

接下来的一个半小时,师兄带着她先后去了中心医院,西京医院,中医医院,西交二附院等等,这些医院,大概前后有六个左右,无一例外,全部拒收发热患者。最离谱的是有一个医院门口放着喇叭通知,发热患者往东50m处就诊,然而全部拒收。

中午一点多的时候,她实在是难受的站不起来了,给爸妈打电话感觉自己要死在西安了。这时间,他们依旧尝试着拨打120急诊,想询问到有一家接收发热患者的医院,然而一次都没有接通过。在去往大概第五家医院的路上,再次报警,向警察说明情况,希望他们能否提供一家接收发热患者的医院情报,或者是能否借助他们内部的情报链帮他们询问一下,毕竟120打不通,所有的医院都联系不上,医院的官方电话也全都无法打通。然而这次接电的警察表示与他无关……有事儿打120,这种事情不归他们管。

到第六家医院,得知他们的发热门诊仍然不接受发热人员的时候,她差不多已经绝望了,这时大概2点左右,此时已经高烧将近五个小时,再加上26号当天零下的气温,又冷又热,已经差不多糊涂了。真真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算是柳暗花明吧。师兄又打车带我去北郊的一家医院(西北大学附属医院,好像是市三院),讲真的压根没报什么希望,但是好巧不巧三院的发热门诊是开着的!终于入院了!因为要先在发热科做核酸、CT和血常规之后才能去急诊开药,所以有在那边耗了一个小时左右,但是医生小姐姐(这个小姐姐是生病了来发热科看病,然后被抓壮丁了,也好惨)看我烧的太厉害了,先给我开了点退烧药,总算暂时缓解了高烧。”她说。

后面就是走治疗流程啦,烧退到38度多一点的时候没有那么难受了,四点多的时候她还吃了点饭。在发热科待到7点左右拿到核酸证明去急诊治疗,后面在急诊又验了血常规、尿常规、流感和出血热,没有问题后22点左右进行了输液,期间体温有回升,凌晨三点输完液之后,体温大概有38度8,但是医生说没什么大问题,点滴的药效估计要一段时间起效,让先回去按时吃药,如果明天还不退烧,就再去打退烧针。

早上7点定了闹钟起床吃药顺便测温,体温降到不到38度了,到27号12点,虽然还有一些小烧,但是已经脱离危险了。

而最令网友“阿斯旺”生气的,是这件事情的后续。

她说:“本来想把这件事止步于此的,知乎的帖子被删了三次。社区人员今天上门要求我删帖,昨天发烧的时候却不管不顾。我拒绝了。新开了一个帖子,而就是这个新帖子的最后一次删帖激怒了我。社区人员看我发了新帖子,这次的删帖设置为我账号上显示的是未删帖,而实际上帖子已删,意思就是只有我一个人可以看到这份帖子。想以此来忽悠我。我真的不理解,舆论可以控制到这种地步吗?我本来只想好好的养病,但这次真的是被激怒了。

今天上午社区给我打了很多电话,希望我删帖。后面甚至登门到访了,我虽然拒绝了,但是承诺给予修改。而最后他们删帖,删到这种忽悠我的地步。属实无话可说。如果社区的工作人员把心思放在控制舆论,推诿责任和忽悠群众上。而不是放在防疫上。那西安的疫情到何时才能好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