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狼终于真的要来了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长期以来,对于中国经济发展遇到的挑战,外界提到最多的,就是地方债务平台的问题。这个问题因为说得太久都没有真的发生危机,很多人似乎麻木了;也有很多人盲目地相信,中共政权一定找得到办法解决这个问题。然而,时间进入2022年,地方债务平台引发的危机似乎不再只是担心,而是成为现实中中共可能要面临的最大的梦魇了。

临近2022年,在中国经济发展状况方面最应当引起注意的一条消息就是,去年12月23日,黑龙江鹤岗市人民政府在官网正式发布通知宣布,因为鹤岗市实施财政重整计划,财务状况发生重大变化,决定取消公开招聘政府基层工作人员计划。这段话一如既往地运用了官方常用的一些话术,听起来似乎问题不大,但把它用直接的语言表述出来,意思很简单,就是五个字:“政府没钱了”。所谓财政重组,其实就是鹤岗市已经无法给公务员发出薪水鹤岗财政现在已经有黑龙江省财政接管,由省级财政拨款解决鹤岗公务员的薪水问题。

这个消息值得高度注意,一是因为鹤岗煤矿资源丰富,经济发展在2019年的时候还颇有蒸蒸日上的景象。当时百度论坛还曾经有过一篇热搜文章,就叫做《流浪到鹤岗,我五万块买了套房》;之后引发了一些年轻人搬到鹤岗居住和工作。然而,仅仅两年的时间,受到疫情冲击,鹤岗的结构性深层经济问题立刻暴露出来。该市去年财政收入仅23亿元人民币,支出却高达136.8亿人民币,缺口如此巨大,地方政府无论如何也无法掩饰和处理窘境,只能坦承当局财政无以为继的现实。当然,财政重组还不是正式的破产。但我们都知道,中共从维稳的角度出发,绝对不会公开允许地方政府正式宣布破产。因此,实际上宣布财务重组的鹤岗,很有可能是事实上中国第一个破产的地方政府。这个指标意义是极为重大的,将代表中国长期积累的地方政府债务危机问题,终于开始爆雷了。

第二,鹤岗市财政的破产,将是多米诺骨牌倒下的第一张牌,这才是中共真正的梦魇。最新消息是,新华社1月2日报道,河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近日印发了《省与市县共同财政事权支出责任省级分担办法》。该办法说是要“进一步理顺省、市、县之间”的财政关系,但从实际内容上看,明显就是要求上级行政单位要分担下级行政单位的财政开支。按照这个方法,对基本公共服务、教育、医疗卫生领域相关事项,结合地方财政困难程度实行分档分担办法,省财政对各档分担不同比例的支出责任;17个省辖市分为三档,省级分担比例分别为20%、30%、40%。这个分担方法的出台,就是为河南地方政府的财务危机的爆发开始做准备;准备的方法,跟黑龙江一样,无非就是由省一级财政把地方的财政负担自己背起来。

问题是,省一级财政又能有多少钱来弥补地方政府的亏空呢?以黑龙江省为例,去年财政收入和开支分别为1152.5亿人民币和5449.4亿人民币,债务问题并不比鹤岗市好到哪里去。如果多一些这样的地方破产事件,接下来要破产的,就是黑龙江省了。同样的问题,其实也存在于很多经济发展遇到困境的省市。因此,可以非常肯定地判断,多年以来外界一直在喊“狼来了”而狼没有来的中国地方债务问题,在2022年会全面爆发。它将引发的经济和社会效应,对中国的冲击不可小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自由亚洲/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